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36章 融入了圈子

    “还凑合……”黄奎结巴了半天,总算是把话给说了出来。到了这一步他想不承认都不行,在座的所有人都看向了他,从他们的眼神之中,黄奎看出他们对这首歌很满意。

    明明知道好还要硬说不好,那么就掉价了。

    “日曜勤而好学,黄某佩服!早些时候多有得罪,还请见谅!”既然承认,黄奎倒也豁达,直接就拱手一拜,承认错误。

    “好,彩!”黄奎的品格在大家看来的确值得赞扬,于是纷纷喝彩。后者也算松了口气,自己的行动到底是挽回了几分面子。

    “哈哈哈,没想到日曜又出乎我的预料之外!说真的你还真叫人羡慕,习武那么快,学习也那么快,只学了多久,居然都能有如此佳作!不行,不能这样放过你,至少也要赋诗一首,否则今晚日曜可得横着出去才行。”袁绍顿时起哄。

    “对极对极!还得赋诗一首!”曹操也跟着起哄。

    “进学时间不长,还是不要再为难他了!”荀彧却是出面,说到底还是担心李明出丑。

    “诶,这话就不对了!”曹操淡淡一笑,“据我了解,李明初次遇到右车骑大将军的时候,可是言及有几十个老师,甚至幼儿园的都有。说起来,这幼儿园是什么园?”

    大家都看向李明,说真的还真没有听说过这玩意。后者也是羞红了脸,当时不经大脑就直接说出来了,如今怎么看都是个大问题,最后只能硬着头皮说道:“其实就是蒙学,毕竟从小就上,所以戏称为幼儿园。”

    “哈哈哈,你们看,其实大家都忽略了!日曜并非武夫,只怕是出身某个世家豪门,其实他一直都有才华,只是没有展现出来罢了,没想到大家居然还以为他是个纯粹的莽夫?这不,宗文就被骗了!”曹操哈哈大笑。

    “嗯,现在想来的确如此!”袁绍点了点头,“日曜虽然一直以武夫自居,但本身却一直有一种强烈的自信,似乎什么都难不倒他一般。关键是不管见到谁,都能够彬彬有礼,进退有据。否则换了个泥腿子,只怕见到我等,跪地膜拜都还来不及,如何会上前打招呼?

    只是日曜,这就是你的错了,明明可以出仕为官,非要装成莽夫。这不,还让宗文吃了亏,你得自罚三杯!对了,还要赋诗一首!”

    “好好好,我怕了你们好不?”李明无奈,只能自饮三杯。反正都是水,淡的可以,比那些什么红酒还多有不如,反正不会那么容易醉。

    喝完三杯酒,众人纷纷叫好。而李明则是酝酿了一下,然后吟咏到:“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叫胡虏度阴山。”

    “哈,又是一首七言诗,日曜你果然创造出了一种诗体?”荀彧顿时拍手高呼。见大家不明白,于是把李明以前在辛家堡前写的那首诗念了出来。

    这个时候大家顿时恍然,原来李明根本不是什么莽夫,只是习惯了扮猪吃老虎。

    “日曜,这首诗叫什么?”曹操面色有点古怪,直接询问道。

    “出塞!我觉得任何有血性的男人,都怀着那么一个理想。”李明笑道。

    “就冲着这一句,我敬你一杯!”曹操笑了笑,具备一饮而尽。

    其实他何尝没有一个梦想,有朝一日,成为大汉征西将军?男人都想要在沙场上证明自己,但他如今却不得不在官场上,在这群世家子的圈子里面虚度年华。

    不仅是曹操,很多人都朝着李明敬酒,甚至是王御看向李明也多了几分亲切。说到底这一刻开始,大家都认可了李明,换言之李明也终于融入到了他们的这个圈子里面。

    “李公子,这首诗奴家是否可以写下来,作为纪念?”趁着大家敬酒结束,绮梦却是翩翩然问道。

    “随意!”李明淡淡一笑,倒没有追究什么。

    “承蒙李公子厚爱,不若待会在绮罗阁里休息一番,绮梦定然好好伺候公子。”绮梦得到允许,自然是高兴无比,却是娇羞的说了句。

    “哟,美人儿自荐枕席,日曜艳福不浅啊!”曹操顿时起哄,而荀彧倒没有反对什么,甚至都没有任何不满,毕竟男人本身也就这样。逢场作戏而已,这种程度根本不算什么。

    若李明打算把绮梦娶回去做妾,那么说不得他才会反对。李明到底是有身份的人了,娶一个青楼女子回去做妾,就不太妥当了!换了别人,比如没有出仕的二代公子,那么做还能说是年轻不懂事,实际上大世家出身的子弟,还是很爱惜羽毛的!

    “三天后就是李某大婚的日子,这几天可不适合在外面厮混,否则成亲当晚采儿不给我入房,那就悲催了!”李明苦笑道。

    绮梦长得不错,身材也很匀称,胸前那浑圆也是盈盈一握,在她这个年纪已算不错。关键是她的气质很好,比起那些浓妆艳抹的风尘女子而言,完全是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

    只是李明或许真的有那么点精神洁癖,所以对青楼女子不怎么感冒。又不打算娶人家回去,先不说自己前面有过多少人,自己之后天知道又会有多少人,想想就觉得不舒服。

    “那便是绮梦失礼了……”绮梦闻言连忙赔罪,眼神之中的失落和委屈几乎可以直接看得出来,再加上那楚楚可怜的样子,真的叫人忍不住想要抱在怀里怜惜一番。

    到了这一步李明觉得,朱儁让他早点接触到男女之事,或许还真的很对。越是到了高层,接触到的诱惑越多,一个不小心还真的有可能马失前蹄。

    宾客们也不在意这段小插曲,纷纷前来询问这七言诗的诗体,显然也很感兴趣。少数虽然是武将出身,但本身家学也不低,对文学的涵养同样有,也能谈上几句,比如说又喝得酩酊大醉的王御。

    “话说王御那家伙总是这样的吗?”李明低声问曹操。

    “他最早来雒阳的时候,还是意气风发的样子,而且行为举止非常儒雅。只是之后发生了一件事情,他就这样消沉了下去。”曹操低声回道。

    “什么事情能让一个男子汉那么消沉?”李明很好奇。

    “据说他喜欢王允的一个义女,但王允却把她送到了皇宫担任貂蝉女官,未必没有送到后.宫的意思。他那么喜欢那个女人,岂能不失落?若振作不起来,就废了!”曹操回道。

    “哦……啊?!”李明闻言,随即反应过来,莫非这王御喜欢的还是传说中的貂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