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35章 调侃与反击

    这个时代的人其实都在表演,这是李明总结出来的结果。

    大家都如同求偶时的雄鸟,努力的展现自己,因为太低调的人很容易就会被忘记。一旦被忘记那么有什么好处,别人就会忘了你!甚至于你若不出名,尤其是那种出了十里八乡就没有人认识你的,还指望得到谁的赏识,还指望能够征辟或者举孝廉?

    孝经的故事其实就那么一回事,不是让人去按照这上面的意思去尽孝,而是告诉你想要别人知道你孝顺,总得做出点什么来。关着门,谁知道你有多孝顺?

    在李明看来,不管是黄奎的孤芳自赏,还是眼前这个王御的醉眼迷离,甚至肖遥的倨傲,其实都是一种展现自己的手段。实际上比起张默,肖遥给人的印象的确更深刻一些。

    宾客们也陆续到齐,袁绍回到主位上,宴席也就开始。不多时有一群十七八岁的女子陆陆续续走了进来,年纪最大的不超过二十二岁。

    “听闻这绮罗阁,十三四岁的姑娘就要入行,年纪超过二十五岁,就会另外发卖出去。除非大红大紫,那么绮罗阁才会帮忙找一个好人家嫁出去,不过也大多是给人当妾。”戏志才在李明耳边提醒道。

    李明闻言顿时咂舌,这得多大的开销才能做到?不过想到这里的规格,还有进入出这里的人的身份,突然又觉得似乎没什么好奇怪的,别人走的就是高端的路线。

    “李公子,绮梦前来伺候……”这个时候,一名十五岁左右的女子,娇羞的来到李明面前,缓缓行了一礼。

    她没有那种故意献媚的感觉,甚至如同大家闺秀一般端庄守礼。面容看起来也没有可以打扮得非常的妖艳,只是化了点淡妆。眼神也不是那种撩人的感觉,而是充满了知性和清澈,给人一种楚楚动人的感觉。

    x的,这也算是青楼?李明突然觉得自己对青楼的认识似乎颠覆了!这家伙如果不是善于表演的老手,那么就是个刚刚入行的新手,李明暗暗嘀咕道。

    想是那么想,看到其他人的女子已经翩翩落座,李明也不好推辞,只能让绮梦落座。这个时候他才发现,原来座位旁边空出来的位置,是给姑娘坐的。

    至于在所有赴宴者身后的随从,此刻却是眼观鼻鼻观心,他们能够参与这个等级的宴席,已经算是非常侥幸。运气好,一步登天不是梦,不过按照规矩,别人不问,或者没有必要,他们也不能随便发话。

    绮梦落座,缓缓端起酒壶,给李明点了一杯酒。手法看起来很流畅,而且很优雅,这样说明她应该不是那种刚入行的,不过入行那么久的姑娘,居然还能有这般清新脱俗的感觉,莫非真的是演技?

    “今天设宴!”袁绍这个时候发话了,把李明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主要是让大家聚聚,毕竟讨伐黄巾贼之后,我们几乎没有时间聚上一聚。若因此变得生分了,那就不好了!另外还有一件事,孟德还有五天,就要前往济南为官,以后要来聚上一聚,也不容易了!所以今晚好好聚聚,算是给孟德提前送行了!”

    五天后可不是休沐日,所以曹操离开那天很多人都来不了为他送行。于是提前召开这场酒宴,也算是提前为他送行。

    “本初,你连我都瞒住了!”曹操闻言也是一愣,他可没有听过是这样的。

    “我真要说给你送行,你会来吗?来!各位先敬孟德一杯,希望他能早日高升,早点回到雒阳来!”袁绍笑了笑,随即举起酒杯。

    “祝孟德早日高升!”周围显然不少人是曹操的旧识,此刻也是纷纷举杯,其他人同样也是纷纷举起酒杯,向曹操祝福,李明当然也不例外。

    “曹某在此谢过了!先干为敬!”曹操笑了笑,举起酒杯,随即一饮而尽。

    “彩!”所有人顿时大笑。

    “另外认识两个新朋友,弘农杨氏杨兴,以及在御前比武大出风头,右车骑大将军朱儁亲传弟子李明!”袁绍笑吟吟的介绍两人,谁都看得出来,他更看重李明。

    这不奇怪,杨兴虽然出身弘农杨氏,却是旁系子弟,嫡子杨彪已经四十多岁自然不好参与他们这些年轻人的聚会,嫡长子杨修今年才九岁,也不好来这种地方。不过以杨兴的身份,的确没必要那么隆重。

    关键还是李明,出名肯定出名,在御前大大的出名了一把。关键在黄巾作乱期间屡立奇功,更是右车骑大将军朱儁的亲传弟子,说起来还和荀氏有了婚约,自然是前途无量。

    这种人,以后绝对不会是那种小世家,起步至少也是中等世家。大型世家里面肯定也会有他一席之地,到底是底蕴低了点,门阀级别自然和他无缘了。

    “不过是一个酷爱厨艺的莽夫而已,听说还在驻守的时候,去学习过行医和打铁,这种人何须如此看重?”黄奎却是有点不屑的说道,关键还有那么两三个宾客,似乎也多少有这种感觉。

    不管是厨艺还是行医,又或者是打铁和从军,在很多人眼里都是粗鄙或者低贱的工作。大多都是生活在底层的人,才会去做,四个职业里面也就是行医还好些,毕竟谁也不能保证自己不会生病。

    却不想这黄奎似乎和李明怼上了,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骄傲,继续说道:“听闻早些时候,还在荀府唱了一首粗鄙的歌曲,简直是玷污了乐曲二字!”

    “宗文黄奎表字此言差矣,我觉得那首歌才好听,听得我热血澎湃的。说穿了那首歌就不是唱给我们听的,而是给那些士卒听的。

    他们大多不识字,哪听得懂那些拗口的玩意,秦风无衣不少士卒会唱,也不过是会唱,都不懂唱的是什么。还是日曜那首歌好,一听就明白,而且还听得浑身发热,想要找敌人血战一场!”曹操力挺李明,荀彧也是,立场是一回事,那首歌也的确不错。

    “呵,一群粗鄙的士卒,何须那么看重?李中郎将若是喜欢,直接过去和士卒一起快活算了,何必过来找不自在?”黄奎冷冷一笑。

    “音乐没有阶级,你觉得不好,只是因为你对这首歌完全没有共鸣。也对,身处后方只需要动动嘴皮子的阁下,只怕也感受不到前线战士的那种保家卫国的觉悟。”李明反驳。

    “喝酒喝酒,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拿来搞得心情都不好了!”袁绍却是高呼一声。

    在他看来那首歌的曲子和歌词都不错,就是粗鄙,登不得大雅之堂。平时哼唱一下不错,但公共甚至是正规场合却不太适合拿出来。

    在这个基础上,黄奎说得也没错,毕竟最近几十年,文官的势力越来越强,武官被逐渐压制下来。是以文官看武官,总是有点看轻的意味。

    李明那边也不算错,还是立场不同,看到的东西也不同,倾向自然也不同。他们都是士人,和那些粗鄙的贱民和军卒是在不同级别的存在,自然没必要刻意去维护那些人。

    “本初,你让李明加入,我不反对!不过我觉得他的身份,的确没资格加入我们的圈子。纯粹的莽夫要多少有多少,多少人想进入我们这个圈子,都没有资格。李明不过是流民出身,甚至现在还查不到他的籍贯在哪里,若非看在朱儁的面子,他连和我们说话的资格都没有!”黄奎直接说道,这也的确说出了大概三成所有宾客的心思。

    甚至一些随从,都露出了这样的表情。毕竟要说纯粹的武夫,他们也算,而且在众多门客之中脱颖而出,这才能跟着过来赴宴。李明是多么幸运,才能光明正大的入席?

    “世间本无事,庸人自扰之……”李明淡淡一笑。

    他来参加酒宴,主要是袁绍邀请。再加上是给曹操送行的话,那自然是打算开开心心,却不想总有些不甘寂寞的人跳出来,也不知道是不是打算通过打压他,来彰显自己的高贵,这算是花式炒作吗?!

    “呵呵,看来日曜也不是纯粹的武人了。这些日子,读了不少的书呢!”荀彧笑了笑,这刚好是一个切入点。

    “他若是一个读书人,那就用我可以接受的乐曲来上一首,否则我还是看不起他!”黄奎冷笑道,显然是打算给李明一个难堪。

    “你说的?我若唱出来,你打算如何?”李明可没办法忍,自己又没有招谁惹谁,难道在所有宾客里面,就自己好欺负,让你这样嚣张?然后通过打压自己上位?!

    “你有打算如何?”黄奎可不相信李明能当场写出一曲,能让他满意的歌曲。

    “不求你掌嘴,给我诚恳的道个歉便是,如何?”李明冷笑。

    “好,你做得出曲子,我觉得满意,那我输得心服口服!”黄奎却是直接应允了下来。

    李明闻言笑了笑,随即酝酿了一番,这才缓缓唱了出来:“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谈笑中!”

    或许的职业技能怒吼的关系,他唱着这首歌还真的唱出了那种沧桑感。以至于唱了两句,所有人的脸色已经变得凝重起来,直至唱完,许多人甚至忘记喝酒,很享受的品着这首歌曲。

    一曲唱罢,李明拱手问道:“宗文可曾满意?”

    “这真是你所作?”黄奎此刻也是一愣一愣的,很想否定这首歌曲乃是李明所作。

    “歌曲我写出来了,也唱出来,阁下以为如何?”李明冷哼一声,反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