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34章 相聚绮罗阁

    第二天起来,荀采看向李明的表情乖乖的,反正直至李明出门,她也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如果换做是现代,李明感觉她的腮帮子此刻应是鼓着的。

    今天刚好的休沐日,大部分的官吏都会休息。这年头大家的头发都很长,洗一次头非要晒一天。不过李明了解过,倒是不忌讳理发。

    不轻易理发只是孝的一种表现,一直不理发也很糟糕。正规的情况下,是要先请示父母,得到父母或者长辈的同意后,才去理发。也不是剃光,只是修整一下,让头发别那么长,那么杂乱。顺带一提的是,汉朝已经有人专门以理发作为职业。

    休沐日的时候,街上的人就多了不少,军中也是轮流出来玩,所以街上也会看到一些成群结队闲逛的汉子,当然他们最终会去的地方,要么就是酒肆,要么就是半掩门的某个民宅,至于做什么,就不具体描述……

    小贩们热情的推销着自己的商品,甚至会看到一两个胡商在雒阳行商。丝绸之路的确已经切断,但那只是对大汉来说,如此盈利的商路,任何一个合格的商人都不会放弃。

    “倒是一个繁华盛世!”李明苦笑,这或许是大汉最后的繁华了。记忆没错大汉话,很快大汉就要陷入无休止的战乱之中,这场战乱几乎持续了一百多年,横跨了至少三代人。

    三国归晋也没有让天下太平,八王之乱,五胡乱华不仅让华夏,从东西朝进入南北朝时期,而且还出现了一个词二脚羊,那段时间华夏几乎就是暗无天日。

    “这个狗x的乱世,越早结束越好……但指望那些能把内战打成国战的古代人,似乎有天不太靠谱!所以说,难道我非得也成为那诸侯的一员不成?”李明感到犹豫。

    “主公在想些什么?”戏志才问道,这次宴请,李明把戏志才带在身边同去。

    让他意外的是,辛毗居然也是袁绍邀请的名单里面,他则带上了同样在休沐的肖遥。不排除,是后者百般恳求下,才无奈答应下来的。

    “只是想着雒阳不愧是雒阳!”李明笑了笑,“可比我们之前路过的那些城镇要繁华!”

    “二百年的国都,雒阳深受其利,自然是比别的地方繁华的。”戏志才看得出来,李明想的显然不是这个,但后者不说,他自然也不会继续追问下去。

    不知不觉便到了绮罗阁前,在朱雀大街最繁华的地方,这里可是寸金寸土。绮罗阁不仅能够开在这里,主体建筑就超过七百平方米,据说还在不断向周边扩张,总占地面积超过一千五百平方米,没有点背景根本开不起来。或者说,背景不大还真开不起来!

    这里的娱乐项目,也是分为白天和夜晚两种模式,当然也脱离不了男女那点事儿。如果说晚上的绮罗阁,是充满了迷离和脂粉气息的话。那么白天的这里,却是多了几分书卷和雅致的气息。

    没有那种上前拉客的鸨母,龟奴们也少了几分讨好和谄媚,多了几分恭顺和礼貌。说出了来意之后,便有一名龟奴引着四人来到了包间。

    能入席的只有李明和辛毗,至于戏志才和肖遥,则只能坐在李明和辛毗身后待命。至于酒席上的一切,和他们没什么关系。不过能在这种级别的地方露脸,已经算很不错了。

    “日曜和佐治来了?”袁绍作为宴会的发起人,见到李明和辛毗过来,连忙迎了过来,引着两人入席,而且还是比较靠前的地方。

    “兄长?”辛毗刚刚入席,便看见他的兄长辛评,此刻他却是坐在袁绍的背后。

    “佐治长大了!”辛评看着辛毗,感受他的变化,然后会心的笑了笑。他奉父亲的命令,前来投袁阀,袁阀或许得知他居然是辛毗的兄长,所以给予重视,关键他的确有才华。

    这次作为袁绍的随从出席,也是打算露露脸,以后也算是接触到了这个圈子。辛毗自然明白父亲的打算,也不好说些什么,简单打打招呼,便回到了席间。

    这段时间,李明也稍微看了看最前面的四位宾客,最前面的正是曹操那厮,背后跟着一名壮汉,却不知道是哪位,也许是曹家人,也有可能是夏侯氏那边的。

    对面那位李明有点印象,似乎当时就在杨勇身边,而且长得有点像,应该是族亲。也就是说,此人来自弘农杨氏。

    下面两个,一个略微颓废,感觉就是饮酒过度一般,一直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另外一个却是闭目养神,一动不动,李明都怀疑他是不是睡着了,这明显是在装x啊!

    不过既然能够在上宾那边,那么地位至少也是如同曹操那样,至少身份也应该是那些老牌世家出身的人。

    “颍川荀氏荀彧到!”龟奴高呼,随即却是引着荀彧走了进来,他身后跟着一名中年男子,李明却是觉得此人面善,以前似乎就跟在荀绲的身边。

    “文若来了,请坐!”袁绍上前打招呼,后者拱了拱手,寒暄几句后就落座。

    “兄长!”李明上前,来到荀彧面前打招呼。

    “日曜不需要如此客气,今天只是聚聚。前两天御前比武,日曜大放光彩,彧也感到高兴!父亲已经抵达雒阳,过三天就有一个黄道吉日,日曜与舍妹的婚事,就在那天举办吧!”荀彧笑了笑说道,后面那句话应该是荀绲交代的。

    “由兄长和后父安排便是!”日曜笑了笑,早点举办婚礼也好。

    “说起来,三天后还少不得,和日曜喝上一杯了?”袁绍去接待其他的宾客,但曹操却是迎了过来,“刚好还有五天,某就要前往济南任职,日曜可有什么建议?”

    “都知道猛孟德能干,我就是一个莽夫,打打杀杀还懂,让我处理政务,那岂非是为难我?我自顾尚且不暇,如何能够给孟德建议?”李明苦笑道。

    “你若是莽夫的话,那也没几个精明的了!来,带你介绍一下!”曹操笑了笑,拉着李明就朝着上宾那边走去,“弘农杨兴,杨勇的族弟,如今任黄门郎。”

    “幸会!”杨兴倒是客气,起身打了招呼。这次杨勇落败失势,他自然就成功上位。而让杨勇真正失势的主要原因,正是李明之后连赢两场,让凸显出杨勇的无能。

    “这位乃是江夏黄氏黄奎,乃是右扶风黄琬大人嫡长子!”曹操介绍道。

    “幸会!”黄奎与李明没有来往,所以只是拱手回了句,算是社交礼仪性打招呼。

    “这位乃是太原王氏王御,乃前豫州刺史王允的族侄。”曹操这才介绍了最后一人。

    “幸会!”王御呢喃了一声,一副醉眼迷离的样子,没精打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