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30章 刘廷找上门

    李明严命不许把今天的事情传出去,然后这才开始返家。

    回到家之后,却是看到了荀采焦急的扑了过来,在他身上看来看去。最后却是被他拖到了书房里面,期间李明瞄了一下,荀采以前的两个贴身婢女,似乎也已经就位。

    “得了一些秘籍,你帮我翻译一下,这些以后说不定会成为我们家的家学。”李明把兽皮都给拿了出来,放在荀采面前。

    很多世家都有家学,就如同朱儁那边血杀枪法和血煞心法便是他的独门绝学一般。而荀氏在法家方面也是颇有研究,许多心得体会,甚至如何为官,如何为臣,说不得帝王心术都有,这些都是不能外传的东西,只是用来培养下一代,让他们赢在起跑线上。

    李明那么说,荀采自然要重视,李家能不能成为世家,关键还是家学的底蕴。

    她仔细翻了翻,顿时有点惊讶,十卷里面有五卷居然都是方术用的秘籍,可惜的是并不太全,修炼秘籍或方术法术都是只有前三层。另外五卷有三卷是武技,两卷是秘籍。

    让人无语的是,其中一卷秘籍便是那最低级的斗战决,其中一卷武技便是那破阵枪法。算下来,真正能用的,也就两卷武技和一卷秘籍而已。

    “无法学习方术技能!”这是李明打算研习方术秘籍的时候,面板传递来的消息。有这个提示一般都意味着,如果强行修炼的话,会和现有的体系产生冲突,然后会很惨。

    “雷龙九变?我还以为是修炼的秘籍,原来是法术!话说,这不就是建御雷的那个攻击手段么?”五卷秘籍里面,有一本李明稍微有点在意,可惜的是这玩意同样只有前三层的修炼法门。

    要修炼雷龙九变,那么就要首先修炼雷法。没有雷属性的真气,根本就释放不出这个法术。简单来说,方术的秘籍只是为了改造体内的真气属性,而法术却是讲究如何最高效率把这种真气释放出来的手段。

    缺少了法术典籍,就算能使出雷电,威力也是大打折扣。更加让人无语的是,真气一旦成型,则不可转修其他属性,换言之修炼了雷法,那么这辈子都是雷法。想要当个全系法师,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最坑爹的是,每个人都有一定的适性,也就是和这个法术的契合性,契合性越高,才能成功修炼这门秘籍,否则的话甚至都无法入门。强行修炼,那经脉会毁掉,最终变成废人,是以从先秦开始,方术士的人数一直很少。

    唯有两卷武技和一门秘籍还凑合能用,一门是不入品的斩岩,说穿了就是一招横扫,和重劈有点相近,主要是行炁的路线不同,威力也不太一样。

    另外一门却是重兵武技,名曰蛮牛冲,和狼牙突有点像,却是黄级中品秘籍,招数使出来的时候,很大概率会击退目标,对于长杆武器来说非常实用。

    最后一门秘籍灵猿功,名字一看就知道是黄级秘籍。秘籍主要以提升敏捷为主,对力量提升不大。数据化的角度来看,大概就是每一层2武力和5敏捷这个意思。

    算是黄级低品吧?这个给张默倒是不错,刚好把斗战决替换下来。

    “老爷,外面有一位商人求见,说老爷看了他的名刺便会见他的。”已经当上了管家的老李在外面敲了敲门,朝着屋内说了句。

    “喔?把他的名刺拿过来看看……”李明闻言也停止了翻阅,走出去在老李手中把名刺拿了过来,看到上面刘廷二字,不由得露出了然的表情。

    或者说是在预料范围内吧?刘宏突然改了他的差事,刘廷自然是要找上门来,告诉他具体的原因,还有后续的安排什么的。本来以为会更快,没想到来得那么慢。

    不多时,在会客厅里面,刘廷一副生意人的样子走了进来,身边跟着的依然是那个冷着脸,一副随时要和别人拼命的申月。

    “恭喜李中郎将高升!”刘廷眼看李明挥退了旁人,拱了拱手道贺。

    “高升算不上,不过是个杂号中郎将。”李明没好气的说道,不满之情洋溢其中。

    “有些事情不是我可以干预的,云台服务于陛下,所以最终能决定如何用人的还是陛下。陵阳我们已经另外安排人手接任,而日曜则留在雒阳,等候佳音便是!这个职位只是过渡,目的是让你留在雒阳,迟一些会有新的职位等着你,不过那是两三年后的事情了!”刘廷笑吟吟的说道。

    大汉三年一次考评,决定是否升迁或平调。甚至是贬职。如今世家把持朝野,就算是陛下也不能说提拔某人就提拔某人,三年一个过渡,这的确说得过去。或许也是顺带看看,考验考验他,确定是否能用再提拔。

    “哪里的话,日曜身为臣子,当然陛下如何安排,日曜就做什么!赴汤蹈火什么的,在所不惜!”李明拍了拍胸膛,说了几句表忠心的话。

    “如果臣子都有日曜这样的觉悟,那大汉岂能没落至此……可惜陛下早就有些心灰意懒,不再锐意进取……”刘廷闻言不免感慨道。

    “你这话就说得很奇怪了!”李明淡淡一笑,“你既然身为大皇子,而且还想着大汉中兴,那为什么不尝试着去问鼎一下那个位置?”

    “你这算是挑拨离间吗?”刘廷脸色顿时冷了下来。

    “我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李明耸了耸肩,“纵观大汉这近百年的更替,大多都是幼帝即位,以至于大权不断旁落。外戚和宦官两个势力交迭不休,最终却是让世家门阀占了便宜。陛下如今是春秋鼎盛……”

    “这可不是人臣该说的话!”申月第一次发话,但刘廷没有阻止。

    “这刚好才是人臣应该说的话!”李明摇了摇头,“否则我巴不得其他两位皇子顺利即位,何必要向他说这番,最终会给自己找不痛快的话语?”

    随即看向刘廷,眼神微微眯了起来问道:“还是说,你连正当的和你两个弟弟竞争一下,这样的勇气都没有?还是说,至今你在不断催眠自己,让自己相信没有资格问鼎皇位这件事情?”

    看得出来,此刻的刘廷,呼吸和心跳已经开始加速,他的确是开始心动了!心动是好事啊!心动了最好再行动,这样就没空监视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