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27章 雷法与追人

    汉帝的心情是高兴的,李明很给他涨面子。对倭人的忌惮也随着两场胜利,顿时就烟消云散。不过倭人的实力他记下了,若这样实力的真有一千多个,那倒是很有意思!

    这场御前比武,就这样在诡异的气氛之中结束。

    倭人最终告辞离开,即日将离开大汉返回邪马台。而大汉也答应邪马台国的要求,以邪马台为倭人代表,不再接受其他倭人势力的朝贡。

    同时作为倭人朝贡的回礼,刘宏也回赏了不少的珍宝,说不定远远超过了进贡的礼物。

    “须佐之男,建御雷既然是我错手所杀,由我出面安葬如何?”李明拱手问道。

    “如此大善!”须佐之男不知道对方为何如此示好,结果还是把建御雷的尸体留给了李明,典杰和肖遥很快就回过神来,上前将建御雷的尸体带了下去。

    人群之中突然走出两人,刘宏对很是疑惑。身旁的宦官见状,上前低声说了几句,后者点了点头说道:“原来如此……”

    随着倭人告辞,宴会自然也顺利落幕。让人意外的是,刘宏却是在最后任命李明为讨寇中郎将,驻守雒阳,顿时让不少人下巴掉了一地。这意味着,李明的陵阳县县令的任命取消,哪怕官职上有所提升,但依然得不偿失。

    很多人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刘宏要下达这样的命令。随即再次宣布了如辛毗、张默、戏志才、肖遥和典杰等人的安排,最终依然是在李明麾下听用,结果没有什么改变。同时允许李明招募旧部,扩充至5000人的编制。

    到了这个地步,大家才明白,刘宏是铁了心的要把李明留在雒阳。

    李明想不明白刘宏为什么要变卦,但最终还是选择先不管。离开皇宫之后,肖遥和典杰找了上来,显然已经把建御雷的尸体处理好。

    “找到什么了吗?”李明见两人上前,顿时好奇的问道。死于他手下的敌人,身上总能出现一些什么东西,比如装备,比如秘籍。

    “找到一卷秘籍,用的是先秦小篆书写!”肖遥低声回道,同时把一卷沾血的卷轴递给了李明。后者点了点头,直接收入袖中。

    “大人,结果我们不去陵阳了?”典杰突然问了句,他也是在别的地方打听到了消息。

    “看来暂时没办法成行了!”李明摇了摇头,想来最近几天,刘廷又会找到自己吧?到时候具体是什么情况,又要如何处理,再说好了!

    反而他很好奇,在建御雷身上,能够掉出什么秘籍。最后回到家中,把自己关在书房里面,才偷偷摸摸拿了出来。结果看了看上面的文字,无奈把荀采叫过来,让她帮忙翻译。

    先秦小篆,在李明看来就tmd和甲骨文也没什么区别,反正看不懂!连蒙带猜还能凑合,只是这可是秘籍,翻译错误可是要出事的!

    “明哥哥,你是从哪里弄来这本雷法?”荀采看了看内容,不免惊呼起来,“这可是方士之中,也非常罕见的秘籍,虽然只是残卷,而且只有前两层的修炼法门,看情况也只能修炼到黄级的程度。”

    内气化电,然后以电刺激血肉以淬体,最后又以强大的血肉提炼出更多的内气,继而转化为更强大的电能。

    第一层修炼完成,皮肤坚硬如石头,力大如牛,后天之炁随时可以转化为电能;第二层修炼完成,丹田处自成雷府,挥手间可释放出一道雷蛇,杀死正面的敌人。

    到了这个地步,修炼出来的内气已经自带雷属性,若是用于施展雷法也就罢了。若是切换成别的东西,甚至是武技,那么暴戾的电流伤害敌人的同时,也会反噬己身。简单来说,就是修炼了这部雷法的话,就别指望能走魔武双修的路线了。

    “雷法在先秦已经失传,听闻巴蜀张道陵,曾经找到先秦雷法残卷,继而将其完善大半。莫非这卷雷法,是走了五斗米教的路子得到的?”荀采很担心的看向李明,只因为这这五斗米教,在巴蜀的名声并不好。

    “我说这是在一个倭人身上发现的,你会相信吗?而且他本身也擅长使用电,看来应该是修炼了这门雷法。如果说是从小就有修炼,那么自然不可能是在五斗米教那边得到!”李明立刻就发现了一些端倪。

    “的确,我已经问过兄长,来自邪马台国的倭人,是第一次来到大汉!”荀采点头。

    “所以问题就在于,他手里,或者说他学习的雷法,到底来自哪里?之前我还有点费解,但听了你那么一说,我懂了,只怕和张道陵一样,这倭人所得也来自先秦古籍!”李明非常肯定的回道。

    “他们派人过来挖了先秦古墓?”荀采只想到了这个可能性。

    “非也,他们自称是徐福后裔!”李明笑眯眯的说道,看来根本不是派人来拿,而是华夏有人把东西带了出去。或许徐福打算借此自立为帝,在外国风流快活,只是没想到结果带出去的秘籍,却是便宜了这些倭人。

    “不行,不能容许这些华夏的宝贵典籍,落入外邦之手!以后要想办法,把它们带回来才行!”李明暗暗下了决心,这也促成了他日后的倭岛之旅。

    去是可以,总要摸摸底,这倭人明摆着没有用尽全力,以至于之前的切磋根本试探不出对方的真正实力。如果倭国危险,那么他又何必过去找虐?

    “备马,我要出去!”李明连忙说道。

    “明哥哥,天色已晚,外面都已经宵禁了!”荀采顿时是被闹得哭笑不得。

    李明闻言这才恍然大悟,最后笑了笑,这才被荀采缠着说了今晚的情况。

    得知李明又当了军官,还是讨寇中郎将,荀采的神色也不免凝重起来。显然,她也想不通刘宏为什么要那么安排。或许,也只有刘宏自己,才知道事情的真相。

    次日天亮,李明就去鸿胪寺拜访倭人,才得知一行人刚走不久。李明连忙追了出去,最终在雒阳城外,追到了他们的车队。

    “何时走得如此仓皇?”李明饶有兴致的问道。

    “国内动荡不安,自然需要早点回去。”须佐之男笑了笑,拱手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