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19章 开导小朱皓

    次日,在朱儁府上的演武场上,李明和荀采正在切磋。后者或许是满肚子的不爽,所以今天可是拼了全力朝着李明杀了过去。

    李明大概也能猜到为什么会这样,于是不断防守,时不时虚晃一枪,也是一沾而过。

    “不打了!明哥哥你总是让人家!”荀采顿时收回了长剑,不满意的跺了跺脚。

    “你是我媳妇,我敢全力出手嘛?”李明坏笑着走上前去,将她搂在怀里。

    “人家一身臭汗的……不要这样……”荀采娇羞的说道。

    “我家采儿那是香汗淋漓,哪里臭了?”李明调笑道,随即还用力闻了闻,那味道混合着少女的体香,的确是香甜无比。

    “好了好了,人家不怪你了好不?有人在看着呢……”荀采被李明呼出的气弄得痒痒的,随即朝着不远处看了一眼,立刻挣扎起来。

    李明闻言立刻松开了荀采,转头一看,原来是朱皓不知不觉已经站在他们身后。

    “师弟,今天不需要温习吗?”李明有点不好意思的问道,这两天李明稍微了解一下,朱皓平时都会去雒阳的私塾就读,要么就是在回到房中温习,平时很少会来演武场。

    “今天不需上私塾……”朱皓愣了愣,随即拱手回道,“师兄,习武真的那么有趣?”

    “这得看人,有些人爱武如痴,就如同有些人拿到书就会手不释卷。有些人觉得这就是莽汉贱民做的事情,练武就丢了身份。当然也有些人不喜欢暴力,认为人与人之间互相伤害是不对的,所以不喜欢习武。”李明不明白朱皓为什么那么问,只是想了想回答道。

    “人和人要打架?大家和和气气坐下来谈不行吗?”朱皓顿时眼前一亮,立刻追问道。

    “人和人为什么要打架,说真的我也说不清楚。我以前倒是听过一句话,叫做战争是为政治服务的,是政治的延续。计谋和谈判得不到的东西,我们往往只能通过战争来获得。”李明挠了挠脑袋,说教还真不是他擅长的事情。

    “我大汉富饶四海,什么东西没有?需要通过战争来获取?”朱皓却是继续追问起来。

    “这或许涉及到战争的另外一个概念,概括来说,就是人无害虎意,虎有伤人心。朝廷逼过谁,结果板楯蛮造反,武陵蛮造反,江夏蛮造反,甚至还闹出了一个太平教造反。北方羌人、乌桓、匈奴和鲜卑他们可什么都缺,又没办法通过谈判得到,自然是要通过武力,在我们大汉来夺取他们需要的东西。

    这个时候你连拿起武器的力气都没有,甚至连抵抗的能力都没有,如何抵抗他们的入侵?还是说,你要坐看我大汉子民被异族或者反贼屠杀,坐看那些百姓向你苦苦哀求,但你却自身难保?又或者说,有一天异族和反贼杀到了你的面前,你拿什么去保护你的家人?

    武力其实就这样,一方面代表着进攻,一方面又代表着守护。昔日孔子都是一个击剑高手,但依然创出儒家学说。君子六艺之中,射御也是涉及武艺,可见儒家虽然提倡仁义,但并未否定武力,只是提倡正确的使用武力,而不是把武力变成暴力!”李明耐心的说道。

    “原来如此!”朱皓顿时眼前一亮,整个人变得兴奋起来。“那如何才算是正确的使用武力?如何才能避免让武力沦为暴力?”

    “这个还不简单?”荀采直接走了上来,“为守护弱者而用武,那就是仁!为君王之令而用武,那就是忠!为帮助朋友而用武,那就是义!为了保护家人而用武,那就是孝!”

    “爹爹,也是这样的吗?”朱皓不免问了句。

    “师尊又不是杀人狂魔,若非因为这些道理,岂会轻易披甲上阵?”李明大笑。

    “可是我有一次看着他满身血气而归,却一副很高兴的样子,当时我吓坏了!”朱皓终于是说出了他不喜欢练武的原因。

    “当时是什么情况?”李明好奇的问道。

    “当时父亲担任交州刺史,率军大破梁龙而归,当时他甲胄上都是血,却是大笑着把我抱起来,那股血腥味把我呛得厉害,父亲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让我害怕……”朱皓回道。

    这个就是朱儁的锅了,当时朱皓才几岁,想来不过才一二岁的年纪,结果被一个浑身是血的家伙一回来就抱起来亲昵,不留下心理阴影才怪了!

    “梁龙率众造反,屠戮我大汉百姓。师尊身为汉臣,平定叛乱,使得梁龙没办法继续危害地方,更多的百姓不至于背井离乡,或者被反贼所杀。从这个角度来看,师尊也算是做了一件大大的好事,他高兴也并不奇怪。

    至于气息,估计是杀气,战场厮杀,岂能不沾染点杀气,只能说师尊太高兴了,所以没有考虑到他当时的情况,对你的影响。也有可能,是让你提早感受一下沙场的气息,毕竟你是他的接班人,以后说不定也是要从军的。”李明笑道。

    “父亲希望我从军?”朱皓身体猛地一颤。

    “虽然师尊已经转为文官,但本质上还是武将出身。况且朱家的底蕴还不够,直接转化为文官家族,还不具备这个条件。不过师弟你要从文,他自然也是拼尽全力为你铺路,别的不说,那雒阳私塾,以及大量的书籍,岂会是那么好弄到的?”李明拍了拍他的脑袋。

    “那,师兄你觉得,我是继续读书好,还是专心习武好?”朱皓有点焦急的问道。

    “师弟你读书也有几年,功底打得不错,专心习武显然不好。如果对武学有兴趣,读书之余适当练武,适当研读一下兵书便是。不能成为猛将,当儒将也挺不错。”李明大笑。

    “多谢师兄开导,皓明白了!”朱皓闻言,顿时激动的回道。

    随即,自然是向李明请教了习武的手段。这朱皓自从有了心理阴影之后,就没有习武,所以身体素质有点低。于是李明推荐他,先从基础的体能训练开始。

    到了下午,朱儁大概是处理好事情回来,看着朱皓居然在那里锻炼,顿时大感意外。这个孩子自从两岁开始,别说习武,就是演武场都没有来几次。如今看着他居然在艰苦的打熬基础,顿时欣慰无比。

    又看到李明从旁指点,顿时就明白了一切。这个弟子的确没有收错,最初本来只打算找个接班人,没想到居然有如此之多的意外之喜。

    如今朱皓也开始练武,那是不是也该给他找个不错的武术教师好些?思来想去,朱儁不由得沉浸在这个幸福的烦恼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