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17章 唯一的选择

    “不得不说,李偏将很聪明,很难想象你居然是流民出身!说真的,我曾经尝试调查过你,只是雒阳周边,叫做李明的人有三十多个,不过年纪与你相当的却一个都没有。”刘廷拍了拍手,随即缓缓说道。

    “所以说,你认为我是一个逃奴,或者是隐姓埋名,意图不轨的匪类?”李明眉头一挑,刘廷的话里威胁意味很重,这让他非常不爽。

    杀意直接露了出来,他的确解释不清楚自己的身份,毕竟他并没有关于前任的记忆。甚至不敢肯定,前任是不是叫做李明。

    “李偏将绝对是一个流民,只是身份不明这点让我有点在意。朱儁已经作证,你绝对是从无开始修炼,否则的话他不会收你为徒,哪怕你天赋异禀。只是身为云台的人,我总要查清楚所有成员的身份和立场,才能放心。否则,便是对父皇的不负责!”刘廷拱了拱手,算是向李明道歉。

    “或者说,反而就是这种来历不明才好。别人查不出什么,你的一切都是保密,这样的存在更适合在云台发展,这也是我极力要把你发展进来的原因。不过没有荀氏的推荐的话,也不会那么简单呢!”刘廷缓缓说道。

    “我很好奇这些都是谁教你的?”李明冷笑,他可不相信一个小孩子能有这样的心性。

    “废话也不说了,是谁教我的,你自己猜去吧!”刘廷淡淡一笑,没有直接回答,“暗子其实根本不需要在意自己到底有什么任务,又要去做些什么。有些暗子一辈子都不会启用,也许你会变成这样。但并不影响,我们提前在这些地方布局!”

    “你这个回答我很不满意!”李明没好气的说道,这和没说没什么区别。

    “但也不是你可以了解的!”刘廷直接反驳道,“李偏将,说出你的选择!”

    “我那些部下,尤其是我的那三个家将如何处理?”李明问道。

    “如果是前面两个的话,那么他们必然要被另外安排。”刘廷优哉游哉的说道。

    “那岂非你是打定主意,要把我赶去陵阳对吧?”李明没好气的说道,既然已经家将,那么如何能够任由他们在别的地方任职?

    “刘某什么时候说,非要让李偏将去陵阳了?”刘廷一副委屈的样子问道,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说出的话语。

    “曙光……”荀彧终于是没办法坐下去了,“关键不是去哪里,越困难的地方,陛下自然不会亏待了去那里的臣子!”

    。李明闻言顿时一阵,随即面色变得古怪起来,最后似乎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缓缓抬头说道:“好吧,我去陵阳县!”

    “说真的,我对李偏将的能力,稍微有点失望。看来虽然你不是一个纯粹的武夫,但也绝对没那么聪明。还是说没有戏志才在你身边,你就没办法很好的对情况作出正确的判断?不妨告诉李偏将好了,从一开始,你的选择,只有一个,那就是陵阳县!”刘廷回道。

    李明顿时被噎了一下,显然刚才位置的所有选择,其实都是一种试探。忠诚,判断能力,反正大概都是那么一回事。顿时对刘廷的印象,瞬间跌落谷底,这家伙心机太深,这种人不适合当朋友。

    “不过至少反应不慢,以来历不明的流民出身而言,你的表现也算马马虎虎。很抱歉对你进行考验,但这是云台用人的惯例,把有能力的人放在合适的地方,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陵阳是陛下给你安排的地方,当然如果你表现不合格,那么自然会安排别的地方给你,如果实在不堪,最多就是担任中原或者冀州某地的下县县令。”刘廷拍了拍手,表示对李明通关的赞赏。

    “任命会在近期下达,为了弥补你,陛下会给你关内侯的爵位。这样李县令抵达陵阳县,至少也不会因为出身问题被人看不起。另外兰台前三层,可以向你们六人开放一天,能看多少书籍,就算你们的气运!”刘廷说完,直接起身,给申月使了一个眼神,随即两人告辞而去。

    “他都是这样试人的吗?”李明有点不爽的看着离开的刘廷。

    “曙光必须知道,他今年不过十二,如果不表现得深沉和稳重的话,那么如何能在云台担任副总管一职?在那里,不会有谁会因为他的身份对他尊敬,云台的人只会尊重能力比他们强的存在。”荀彧苦笑道。他本来打算继续提醒,只可惜刘廷来得不慢不快。

    仿佛,一开始就算准了时间才来的,让他根本没办法及时交待考验的事情。就是这种算计能力,才让刘廷在云台之中,让人下意识的忽略他的年纪。

    “不管如何,陵阳也不坏。况且朱儁也是会稽郡人,在江南多少有些人脉,陵阳虽然是丹阳郡治下,有他为曙光打好关系,想来也不会有人为难曙光才对。或许他就是算准了这点,才会安排曙光前往陵阳的吧?而且或许还有更好的选择,只是曙光没有争取到。”荀彧缓缓宽慰道。

    “好吧!没想到,我居然被一个小屁孩给算计了!”李明无奈的嘀咕道。

    荀攸闻言却是无语,暗道:算起来,你的年纪似乎也没有比刘廷大多少!但和他比起来,也不知道谁更像是一个孩子!

    离开了荀府之后,刘廷和申月却是直接坐上了一辆马车,然后最终回到了他们落脚的地方。确定什么人之后,刘廷才解除了那种深沉的样子,直接瘫坐在软榻上面。

    “夜国,我今晚表现得没问题吧?没想到李明的反应居然都被你料到了,你果然是最厉害的!”刘廷非常佩服的看向申月。

    “我不过是把一般人可能的回答罗列了出来,只是李明居然,完全按照我预设的思路进行回答,这非常的少见。太顺利了,反而让我觉得他是不是隐瞒了什么。”申月这个时候终于发话,早些时候的冷漠和杀意已经消失,反而变得儒雅大方起来。

    “夜国你又在胡乱怀疑别人了,你开出的测试,他通过了,结果不外乎就是这样。”刘廷有点嫌麻烦的说道,看来他也不是那种比较沉稳的存在。

    “或许吧……”申月摇了摇头,却是把李明这个人记在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