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16章 特殊的客人

    今晚的夜宴主要以家人为主,荀攸和荀彧都在,不过荀绲、荀谌和荀衍等人却不在。

    这也是让李明最奇怪的,说是有特殊的客人过来,结果却没有别的外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是李明看了看在座位上的荀采,后者会意的摇了摇头,表示她也不清楚。

    “哈哈哈,没想到舍妹一趟从军之旅,与妹夫居然已经能做到他心通。”荀彧拱了拱手笑道。今晚他才是主人,自然是需要出面招待李明的。

    “到底要成为一家人,自然不好再有隔阂。”李明淡淡一笑。

    “诶呀!”荀彧顿时拍了拍脑门,“如此让两位分开两天,却是彧之过错了!”

    “话说大舅哥,咱们都快一家人,今晚谁那么神秘,居然能让你那么急着把我招过来?”李明低声询问到。

    “他还没来,你总会见到。他的身份有点特殊,若说话有得罪曙光的地方,还请不要和他一般见识。”荀彧拱了拱手,算是给李明打了预防针。

    “什么人那么厉害,居然能文若如此对待?”李明真的想不明白,“不会是……”

    说完,朝着北边拱了拱手,那里是皇宫的方向。暗指什么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很可惜,估计要让你失望了!”这个时候,门外却是来了一个少年郎,年约十二岁左右。很神奇的是,他天生带着一股威严,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河间刘氏商会少当家刘廷,见过李偏将!”少年郎,也就是刘廷拱了拱手。

    “刘氏商会管事申月,见过李偏将!”少年郎旁边的年轻人,却是上前行礼。此人外表甚是俊美,估计也就是潘安级别的存在。看到他的时候,李明甚至有种相形见绌的感觉。

    只是一个区区商人家的少主,还有一个管事,用得着荀彧如此隆重对待?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们的身份下面,只怕还有别的身份。

    “呵呵,李偏将果然不好糊弄……文若兄……”刘廷看向荀彧,后者笑了笑,把所有的下人都给屏退,而申月却是仔细查看了一番,确定没有人,才回头对刘廷点了点头。

    “在场的都是自己人,也不必隐瞒什么,吾名叫刘廷,效力于云台,这位申月,乃云台主管的嫡长子。至于云台,则直接服务于今上!”刘廷这才自我介绍了一番,当然也不忘记介绍一下申月。

    “大皇子?”李明眉头一皱,按照记忆刘宏就两个儿子,要么就是刘辩,要么就是刘协。前者似乎被董卓毒杀了,百度上是那么说的,而后者却是当了汉献帝。

    至于这刘廷,算是什么品种的大皇子,却是不得而知了。

    “家母只是皇宫一个普通宫女,之后也被假意打杀,秘密送出宫去,否则也不会有廷的降生。我的存在对皇家来说就是一个秘密,再说我也不过是庶出,母亲家也没什么势力,是以皇位必然与我无缘……后机缘巧合加入云台,如今觍为云台副主管。”刘廷笑道。

    “你这样说,就不怕我传出去?”李明不免有点担心,其实他更担心这个刘廷是不是会因为这样,而杀他灭口。

    “李偏将既然能问出这样的话,断然不会外传!”刘廷大笑,很难想象他才十二岁。

    话虽如此,就在刚才,李明还能够感觉到申月蠢蠢欲动的杀意。基本上只要他有什么异动,只怕会当场被他袭击。偏偏如今不是纯粹数据化了,真要挨一刀那可就酸爽了。

    “我很好奇,这位按说也是你现任上司的公子,为什么你们的关系那么好?而且,你这个大皇子加入云台,他岂会不知?又如何会不加干涉?”李明其实还有点怀疑刘廷的身份,主要是历史上没有这个人,也没有说刘宏有第三个孩子,更别说是皇长子。

    “很简单!”刘廷笑了笑,“母亲离开皇宫后,便秘密寄养在申预府上。再则某乃今上长子,我的存在也只有申家和父皇知道,成为副主管后,父皇对云台自然能更安心一些!”

    原来如此,这算是把刘廷拉到明面上,借此向汉帝表忠啊!关键刘廷从小就生活在他府上,自然不会做出争权夺利,拖他后腿的事情!

    “好了,今晚是赴宴的时候,先吃饭!稍后有些事情想问问李偏将,这才是今晚的主题!可惜,未能尝到李偏将的手艺!”刘廷笑了笑,直接带着申月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你身上有别的女人的味道……”李明却是直接被荀采拉到了她的座位上。随即闻了闻,顿时嘟着嘴说道。

    “最近得到了一处房产,恩师把他府上的两个婢女送给了我……”李明不敢隐瞒,“昨晚,的确是有点把持不住。是我的错,你打算怎么罚我?”

    “今晚人家就要把你吃了!”荀采羞红着脸说道。

    “这种处罚来的更猛烈点都可以啊!”李明淡淡一笑,却不想荀采直接把手伸到了他腰间的软肉处,九十度扭动了起来。

    话说,莫非不管是什么时代,什么背景的女性,这一招都能无师自通。本来李明一度怀疑,这一招这只是存在于都市传说或者那些狗血言情剧里面的。

    今晚的酒菜都很简单,没有歌舞伴奏,不过小小的喝上几杯,大家却也算是慢慢熟络了起来。刘廷就是一个善于交际的年轻人,十二岁却有十五六岁,甚至二十岁的老成,看似随意,却如同老鹰般看准猎物,随时会扑杀过去的感觉。

    至于申月,却如同一只忠犬,护卫在刘廷的身边。平时一言不发,但眼神若有若无的在所有人身上一扫而过,如同埋伏在侧的狮子,随时会朝着目标发动进攻。

    “吃饱喝足,那么就说说正事好了!”刘廷笑了笑,“如今有三个去处,却不知道李偏将选择去哪里?一个是西北,一个是江南,最后一个是长沙。以李偏将的功劳,再加上袁阀的保举,以及云台的推动,在长沙担任一个郡守不成问题。在西北也能担任郡守,唯有在江南的话,只能担任一个县令了。”

    “为何江南的就是县令?”李明不免想不明白。

    “很简单,江南世族林立,我们很难渗透进去,能弄到一个县令已算不易。不过江南水土丰腴,发展起来倒是容易得多。不过三地都有蛮族作乱,能不能镇压下来,坐稳这个位置,还要看李偏将你的手段。”刘廷笑道。

    “陛下打算让我做些什么?”李明坦言问道,能安排他去这几个地方,必有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