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15章 荀府的夜宴

    睡前的沐浴更衣,两个美婢依然是前来伺候,从宽衣到擦背基本上完全没有避讳。

    朱儁甚至命人,把两个婢女的卖身文书给李明,意思是两人以后就是他的人了。尤其是后者最近要乔迁新居,身边没有几个丫鬟伺候怎么行?

    二女穿着薄薄的单衣进来伺候的时候,李明内心是拒绝的。只是话没有说出口,看着二女楚楚可怜的表情,刚好说出去的话又咽了回去,最后乖乖的由着她们伺候。

    “老爷……婢子小桃,不要忘了奴婢……”最终,一个婢女褪去单衣,进入到浴桶之中,然后也就没什么然后,李明只知道那晚几乎是战了个痛。

    到了第二天之后,李明已经能够感觉到,自己对女人的感觉,变得开始淡然起来。阳光照进来的时候,二女艰难起床,为李明宽衣,为他打水洗漱,不敢有丝毫怠慢。

    李明没有说,要收她们为妾,而后者也明白这点,只是本分的做着自己的工作。不过两人心中,却是松了口气。李明要了两人,至少意味着两人不必去陪其他的客人,甚至要作为礼物,送给某个和李明关系不错的客人。

    更不必服用专门的药物,使得自己永远不会来天葵,今生也别指望能当母亲了。而且服用这种药物之后,她们的寿命也会下降到四十多岁,正是人老珠黄的时候。

    “不错!看来成熟了不少!”出了门,进入到演武场的时候,朱儁看着李明笑了笑。

    “我知道你看你有点怪我,可知为何我要如何安排?”朱儁缓缓问道。

    “弟子不敢怪罪师尊!”李明坦然说道。

    “其实很简单!无论是血杀枪法还是血煞心经,修炼的时候阳气太盛,长时间修炼不仅容易迷失自己,也容易阳火攻心。是以需要适当采阴补阳,这才能避免走火入魔!

    这也怪为师,这套武技和秘籍,只能算是半成品,否则断然不会这样。日后如果你能进行改良,使其不会阳火攻心,那么倒也不需要继续这样。

    至于她们二女,不过是低贱的婢女,三年前才买回来进行调养。就姿色而言,也就凑合着拿来当启蒙用,若非送给曙光,只怕也不过是用来伺候客人就寝的。

    你没见过那些世家大族,专门从小豢养一群婢女充当舞姬,不仅找专门的舞师教她们跳舞,而且还请鸨母教她们如何一眸一笑都能撩人心扉。

    甚至会高价邀请宫中的女官,教导她们学习礼法和仪容,于是这样的女子往往一出面,就能勾魂夺魄,让你义无反顾的爱上她。许多后续计谋,往往就是这样的情况下进行展开。

    除非你打算永远都不进入这个圈子,那么你必然要经历这样的考验。你若非我的弟子,那么也就罢了,但既然是,那么我自然不能看着你沉迷其中。须知色是刮骨刀,多少英雄都在其中堕落。我可不希望,有一天也看到你变成这样!”朱儁语重心长的说道。

    “只是她们……”李明欲言又止。

    “她们是你的人,是你的所有物。要怎么对她们是你的事情。要么维持现状,要么就送给别人,要么直接给一笔钱打发走,甚至逐出门外。要么也可以娶其为妾,不过不推荐这样,她们的身份不值得你这样!而且在你娶妻之前,不适合纳妾!”朱儁严肃的说道。

    这个回答很有时代特色,李明顿时哑口无言。

    “记住你的身份,你已经不是一个无依无靠的流民。你即将有一座府邸,有大量的下人和婢女!你必须要拿出威严出来,前往不要被下面的婢女或者下人欺负到头上来!”朱儁放下手中长枪,来到李明面前,非常郑重的说道。

    “弟子受教……”李明必须承认,他有些心态还没有调整过来。

    今天李明本来打算,过去袁氏赠送的宅院里面看看,合适就这两天搬过去。却不想还没有出门,荀氏已经派了家中管家,递来一张请帖,邀请李明今晚过去赴宴。

    “今晚?”李明很奇怪,怎么感觉荀氏很急的样子?否则一般都不是提前一两天什么的,才发出邀请的吗?难道说,他们算准了自己有空,才这样的?!

    “今晚有贵客到,少爷打算介绍给姑爷,所以才匆忙了一些。”管家似乎明白李明的反应,于是实话实说。

    贵客,居然能够让荀彧不顾礼法,如此仓促把他请过去的,那肯定是非常重量级的。李明闻言点了点头,表示今晚会按时抵达。把管家送出门去,就回去和朱儁说了这件事情。

    “既然是贵客,那自然有见一面的必要。反正现在赏赐还没有下来,你去赴宴便是,顺便把荀采带回来,准备都要有属于你自己的家了,她这个未婚妻不去看看怎么行?”朱儁闻言点了点头,最后却是调侃起来。

    “师尊……”李明怎么觉得朱儁就是催促他把荀采早点吃了的感觉。

    “你不懂!”朱儁笑了笑,“荀采那小妮子屁股大,是个能生养的。你也不算小了,又在军中混,早点留下子嗣,为师也能够放心许多。”

    “………………”李明顿时无语,朱儁敢情是刚刚当了师尊,就想要当师公啊?

    午饭过后,在演武场和朱儁又切磋了一番。自从功法切换为血煞心经之后,修罗枪法使用起来也就没有了阻滞,后天之气运转起来也变得流畅了不少。

    不同种类的功法行气手段都不同,但不同的功法似乎也会造成武技施展出现问题。而对于李明来说,如果这个功法存在问题,那么自然会得到提示说无法学会,除非硬生生用手动的方式去学习,但李明觉得自己应该不会那么自虐。

    “你掌握得很好,以后还需要好好练炁,练炁才是根本,武技再强也没什么意义。另外色不可以无,但不可滥,你还年轻,多少女人没有,两个普通的贱婢,切莫沉迷其中!”结束了切磋之后,朱儁继续叮嘱道,毕竟年轻人也很容易食髓知味,刚刚成了男人,他生怕李明会沉溺其中。

    “谨遵师命!”李明拱手回道。

    回到房中,小桃和小香二女纷纷迎了上来。看着李明满身臭汗,又知晓他今晚要赴宴,立刻开始张罗,给李明打水洗澡,然后准备好干爽得体的衣服,表现得甚是体贴。

    “好好表现,以后断然不会亏待你们!”李明只是平淡的说了句,却是让二女的情绪都变得激动了不少。如此廉价的感动,李明都不由得暗暗在心中叹了口气。

    晚上出门的时候,李明已经换好了一件飘逸的儒袍。他本身也没有多少肌肉,所以穿起来倒有几分飘逸的感觉。只可惜嘴巴上只有些许绒毛,是故完全没有那种文士的稳重感,更像是哪家出来的纨绔子弟。

    本来二女还说要给李明熏香,这被李明拒绝了,一个男人身上香喷喷的算几个意思。

    朱儁已经准备好了马车,自然有专门的车夫搭载李明前往荀府。抵达车夫和门房说了句,后者立刻进入通秉,不多时就把李明迎了下来,在前面领着他进入荀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