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11章 归宅与提议

    朱儁在雒阳也有府邸,不过在寸土寸金的都城,自然不可能是什么大院落。一座有着独立小院的府邸,有专门的客房和练武场,这在雒阳也算很不错了。

    “寒酸了一些,为师出身寒门,本来就没有多少家产。能买下这座宅院,说起来还是你师娘家的资助。”朱儁显然也觉得不太好意思,毕竟这座宅院不仅略微偏僻,而且比起其他大臣的宅邸来说,也算是非常差劲的。

    比如说免职在家在故太尉杨赐,仗着弘农杨氏的底蕴,府邸仅次于王府,不敢超过只是因担心僭越。袁阀、王阀、黄阀等都有这样院子,其中袁阀在雒阳就有三座府邸。

    “老爷回来了!”门房看到了朱儁回来,留下一人接待,另外一人立刻转身进房呼喊。

    “爹爹!”一个七八岁的少年郎跑了出来,直接就扑入朱儁的怀中。

    “皓儿,又长大了!”朱儁摸了摸这孩子的脑袋,难得露出了和蔼的表情。随即想起了什么,把孩子推到李明面前介绍道,“此乃为师的长子朱皓,今年七岁,以后你们要多多亲近亲近。只可惜,这孩子不喜欢舞刀弄枪,只喜欢舞文弄墨,都是他母亲惯出来的!”

    李明微微点了点头表示理解,朱儁调侃可以,他就不好点评什么。不过这种感觉有点像肖遥,祖上战功显赫,后代却是走文臣路线,只希望朱皓最终学有所成,这样走纯文官的路线,就未必不是一条出路!

    “这位是爹爹在路上收的亲传弟子李明,以后就算你的兄长,要好好和他亲近!”朱儁随即向朱皓介绍了李明的身份。

    “皓儿见过兄长!”朱皓闻言立刻整理了一下仪容,然后郑重的行了一礼。一举一动倒是规规矩矩,有种小大人的感觉,只是难免显得有点生疏了。

    “叫明哥或者叫我表字曙光即可,小弟你这样显得太生分了!”李明很随意的说道。

    这却是让朱皓不由得一愣,毕竟他母亲没有教过这样的情况下如何去做。最后只能看向父亲,试图求助。

    “他是你兄长,既然那么说了就这样称呼便是……至于表字的问题,李明,有件事情我必须要和你商量一下……”朱儁不免尴尬的看着李明。

    “但凭师尊吩咐!”李明疑惑,他的表字怎么了?

    “当时你并非我亲传弟子,而且当时及冠的典礼太潦草了!你是我朱儁的弟子,而且还是亲传弟子,自然不可以如此马虎了事。我欲短期内,召集一帮好友前来作为见证,然后再为你行冠礼,至于表字,到时候也会给你换一个,曙光这个名字,不算太好!”朱儁有点尴尬的说道,当时只是感慨大汉的现状不由得说了句。

    当时在长社,说到李明的时候,皇甫嵩就曾问他:“打算送把柄给有心人中伤你吗?”

    朱儁这才恍然大悟,这个表字不太合适,果然还是要换一个才好。只是当时正在打仗,李明又北上,就拖到了现在。

    至于李明,其实他想要换一个表字已经很久。每次听到曙光这个表字,他其实才是意见最多的。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都会在脑海里面,浮现出曙光男科这玩意……

    好吧,只能说好的名字都被后世那些乱七八糟的玩意用烂了。菊花也不再是观赏用,茄子和苦瓜也不是纯粹是食用,就连老婆也不一定是活着的,甚至可以不是三次元的。慢着,自己这样胡思乱想是不是有歪楼的嫌疑了?

    “曙光可有疑义?”朱儁见李明沉默,不由得询问到。换了个人根本没有这个机会,只是李明既然是亲传弟子,那么朱儁也不得不照顾他的感受。

    “以前我们是上下级,如今明乃师尊座下弟子,一切但凭师尊安排便是!”李明笑了笑,拱手郑重行了一礼。

    “哈哈哈,很好很好,不愧是我满意的弟子!”朱儁大笑,一旁的朱皓却是有点羡慕,这样的父亲,他从来没有见过。就算他学有所成,父亲也只是微微一笑,勉励几句罢了。

    果然,我也应该习武吗?朱皓不由得怀疑起来!

    在他看来,李明受宠的主要原因,就是他是一个武夫,而他却没有走武道的路线,打算走文官路线。朱儁没有明确反对,但他还是感觉得出,他对此还是有点遗憾的。

    “夫君,怎么在门外呆着,还不进来?诶呀,可是有客人上门?”这个时候,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走了出来,朝着朱儁打了招呼,同时好奇的看向李明。

    “弟子李明,见过师娘!”李明如何猜不出这妇女的身份,立刻恭顺的行了一礼。

    “他便是我收的亲传弟子李明,此番征讨黄巾贼,他居功甚伟。不过在雒阳还没有落脚的地方,所以这段时间就先住在我们这里!”朱儁当即把李明向妇女介绍道。

    “这便是夫君家书所言的李曙光啊?果然是一表人才!好了,你们两个也别在外面呆着,快快进来!”朱夫人笑了笑,示意两人进来。

    “这怪我,随我进去吧!”朱儁大笑,示意李明跟上,随即就直接走了进去。李明笑了笑,尾随其后跟了上去,最后才是朱夫人和朱皓两人。

    进入屋中,自然有仆妇送来清水和毛巾,当然不是棉质,而是麻质,质地有点粗糙,却不是那种粗麻布,而是纤维比较紧凑的细麻布,怎么都好过直接用手直接来洗。

    洗漱完毕,朱儁这才想起来,向李明询问到:“荀采要不要接过来?”

    “刚来洛阳,黄门郎荀攸却是派人,把采儿请回了府上。”李明苦笑道,当时荀采哀求着不肯回去,荀攸的脸都郁闷得如同便秘一样。

    尤其是仗着自己的辈分,叫嚷着“这样欺负姑姑的公达,真是一点都不可爱”这样的话时,已经27岁的荀攸,不由得看向李明,这种奇怪的说话语气,荀家可教不出来。

    后者四十五度仰望天空,一副无辜的表情。没办法荀采这妮子接受程度很高,尤其是她认为好玩的知识,就会如同海绵一样不断吸收进去。结果不知不觉,就会卖萌了!

    最后是荀彧亲自出马,好说歹说才把妹子劝了回去。临行之前也没忘记,与李明约好迟点到荀府小聚一番。然后拍了拍荀攸的肩膀宽慰了一番,这才告辞离开。

    “这荀氏不厚道,我徒儿的女人也能随便请回去的?而且我不是说了吗?趁热打铁,好歹先把荀采吃了,看他们荀氏还敢不敢这样?”朱儁却是顿时抱怨了起来。

    李明不由苦笑,以当时的环境,若真的这样把荀采给吃了,那才真说不过去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