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10章 帝都雒阳城

    都说帝都雒阳,刘邦最初打算定都的地方,只是打得惨毁的厉害,就迁都去了长安。然后历经王莽和东汉建立,长安废了,于是刘秀又迁都回了雒阳。

    “这个雒阳的雒,不是三点水那个洛?”李明其实一直很想吐槽这个。几次接触到雒阳这个词,才发现这个雒阳的雒和后世的那个洛不同,开始还以为看错了。

    “主公说得很奇怪!”戏志才笑了笑,“雒阳位于雒水之阳,故称之为雒阳,什么时候改名叫做洛阳了?”

    “那应该说我记错了吧?”李明想了想,最终觉得可能是后世才改了名字吧?不过就一个称呼问题,在意这些的估计也只有那些强迫症了,反正自己不是就好。

    “还有一天就要进入雒阳附近,说起来,我等入伍,似乎就是在这附近?”张默却是突然说了句,这是只有他才能说的。

    果然,李明左右看了看,还真是他最初遇到朱儁的地方,相隔也有三个多月,这里多少有些变化,但还能看得出来。

    路边的饿殍似乎已经被收敛起来,也有可能是被野兽给叼走了。人吃野兽而得生,最终沦为野兽的食物,算是因果循环吧?

    “记得当时差不多是四月不到,结果如今已经是七月低,三个月时间我从默默无名成为大汉偏将,还真是造化弄人。只可惜是个杂号偏将,到头来能混到一个校尉的职位,就算是不错了!”李明耸了耸肩。

    多出来的非正式编制肯定要解散,如今能成为偏将,主要是因为是战时。战争已经结束,那么自然不需要那么多的军队,大司农这个财政经济的主官,肯定是要出面干预的。

    “也就是主公,换了个人能混到校尉都已经算是祖上积德了。而且封赏完毕后,最多也就是去那些小县城里面,担任一个县尉什么的。”戏志才笑道。

    “不是县令?”李明记得似乎刘备就担任了县令,是闻喜县还是安喜县来着?他看过地图,闻喜县的话就是在雒阳附近,而安喜县似乎是在冀州那边。

    “也有可能!如同左右中郎将,至少也得是一个州刺史!”戏志才点评道。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我也算是攀上金大腿了!”李明淡淡一笑,不管是和朱儁的师徒名分,还是和皇甫嵩的缘分,都注定他不会吃亏。

    第二天中午,一行人终于来到了帝都雒阳。李明以前在图片里面看见过,如今看到活的,只觉得多了几分历史感,但沧桑感或者说那种古朴的感觉,还真感觉不出来。

    城墙完全是青石打造,没有埃及金字塔那么大,却也是大块青石垒砌起来,这需要多少人力物力才能做到这一步,李明不由得感慨道,也只有国都,才会如此挥霍吧?

    城门估计是包铁,不过那么大一扇城门,要撞破怕也不是那么简单。话说自己什么意思,怎么刚来就在计较着如何攻城了?李明觉得,或许自己是职业病犯了!

    “欢迎来到雒阳!这里或许是你一飞冲天的!”曹操来到李明面前,指了指这座大汉都城说道。

    “孟德可有什么内部消息没有?比如说我可以做到什么程度之类的……”李明小心翼翼的问道,说真的赏赐没下来难免有点心慌慌的。

    “袁阀会出力,你的封赏不会差。别的不说,至少他们会给你争一个关内侯的身份。这玩意没有以前那么珍贵了,不过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封的!”曹操耸了耸肩,这是在李明身上学来的,就是显得有点轻浮了,不过他觉得很有意思。

    “一个没用的尊号有什么用……”李明不由得沮丧起来。

    “虽然只是一个没用的尊号,但也是第十九等爵位,仅次于列侯。有了这个身份,原本你那身份的短板,也就得到了弥补,至少没有人再敢小看你。也有更多人愿意和你结交,而不会觉得丢面子。你的人脉会得到扩张,你能调动的势力也会随着你的人脉的扩张而提升,你说有没有用?”曹操笑道。

    “如此说来倒是很有用!要不要给宦官行贿?”李明担心的问道。

    “哈哈哈哈……去吧!背后肯定得被那些士人喷死,大家避之不及的事情你却硬要凑上去?就算能短时间得到很大的利益,但也会在士人圈子里面丢分。况且你我的身份,就算不行贿,问题不大!”曹操先是大笑,最后却是低声提醒道。

    所谓的身份,自然是云台这个身份,有了这个身份,也就意味着算是帝党。但作为暗子,还要去找宦官行贿,就太多余了。说不得最好还要假装正气凛然的样子,最好公开和宦官针锋相对,越是让世家相信,那么以后得到的好处,在云台的地位就越高。

    嗯,是否可以理解为这样?李明不由得怀疑!

    不多时,李明已经随着大部队进入了雒阳城中。按照规矩,本来大家要下马,但陛下说了,允许他们骑马入城。不管如何,这都是凯旋而归的将士,那就值得百姓瞻仰一番!

    在大街上走着,两边都是密密麻麻的人群,偶尔看到几个年轻貌美的女子,似乎在朝着他抛来媚眼。只是随即看了看荀采,那嘟起嘴一副不爽模样的脸,又苦笑着看向前方。

    看了看两边的商贩,朱雀大街上没有那种路边摊,都是大店家。商品也算琳琅满目,就是不知道有他需要的调味料没有。直接有种子就最好,话说这样一来,是不是还要学习一下农耕之类的技术?

    想着想着,军队已经回到了军营之中,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们这些将官有房子的可以回去,没有的最好留在军中,否则赏赐下来人不在,传旨的黄门直接以大不敬论处,那可就太悲催了一些。

    “还在这里愣着什么?”朱儁却是来到李明的身边,“随我回府……”

    “恩师……”李明不由得低下头,毕竟因为他的关系,朱勇阵亡了。

    “战场哪有不死人的!朱勇的家人我会安顿好,你没有错!”朱儁笑了笑,拍了拍李明的肩膀安慰道。朱勇就是一个家丁,连外门弟子都算不上,在战场上也就是个消耗品。

    李明不同,这个弟子他很满意,无论是为人处世,还是武学,都学习得很快。关键是一段时间不见,很想念他下厨做的饭菜了。另外,还要找个时间,给他正式及冠才行,表字也换一个吧!当时名分还没有确定,到底是太随意了,这个表字,不算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