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07章 肖遥的选择

    入夜,巨鹿县的战斗已经到了尾声,除了必要计算战功的人头外,其他的尸体都集中起来进行火化,以至于整个巨鹿县外,都传出了一阵烤肉的焦香味。

    “编入我军的六百俘虏,除了两百人还活着外,其他的已经全部阵亡。其中有三十多个都是有家传武学的,只可惜他们死了都没有能把秘籍留下来。”戏志才把战果汇报了上来,说到这里的时候,不免感慨万分。

    战斗肯定是要死人,但随着他们的阵亡,不少秘籍也从此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只希望他们家传的武学,是那些大路货,否则的话绝对是天大的憾事。

    “宁可带入棺材,也不要留给外人,世家的性格不就是这样……”李明摇了摇头,传子不传媳,传男不传女,要是没有这种习惯的话,那么那么多工艺和技术,还会失传吗?

    只是传出去了呢?那么武技就会贬值,习武的门槛变低,世家就没办法继续高高在上,享受世人的仰望,而统治者也会感到威胁!

    是以封建社会,技术和工艺还好说,武技秘籍方面,不能外传显然已经算是潜规则。

    “说起来,我这里有些秘籍,剩下还有几个有家传武学的,你看能不能和他们交换一下?”李明尝试着把秘籍拿出来,换回一些低级秘籍进行储备也好。

    “主公仁厚,我去尝试看看,如果武技不错,便交换也罢!”戏志才点了点头,简单扫了扫这些秘籍的名录,然后直接告辞离开。

    “对了,志才你的身体羸弱,这部秘籍你拿去修炼,对你有好处!”李明想了想,拿出了那本养元功直接交给了戏志才。

    “这个,属下愧不敢当啊!”一上来就是黄级中品的秘籍,戏志才直接被吓到了。

    “你乃我的左右手,至少文事方面我还要多多依靠你。你的身体差了可不行啊!”李明笑道,还是把秘籍递给了他。

    “戏某叩谢主公大恩!”戏志才感动的拜服在地,向李明行了一个大礼。

    “你我无需如此,好好修炼,而且别让自己累着。”李明郑重的说道,因为最近他想起来,戏志才似乎早亡,具体是什么原因亡故的却不得而知。

    “喏!”戏志才拱了拱手,心中的确是非常感动。给他一个发挥全力的舞台,然后又义无反顾的放权不说,关键还亲自给他下厨,并且还关心他的身体,这样的主公上哪找?

    离开了营帐,却是发现肖遥欲言又止,戏志才知道这个表弟有心事打算和他商量,于是叹了口气,示意让他跟着自己。

    找了个偏僻的地方,看着左右无人,这才问道:“鹏飞,可有心事?但说无妨!”

    “表兄,我想投靠袁阀……”肖遥欲言又止,最后拱手说道。

    “为何会有这样的想法?”戏志才双眼微微一睁,随即反问。

    “袁阀资源如此丰厚,若去投靠他,肖家可振兴!如今刚好袁阀的少主就在这里,这是个好机会!”肖遥有点激动的说道。

    “他可认识你?而你又有什么值得他关注的地方吗?”戏志才笑了笑问道。

    “我……”肖遥很想说武功或者家世什么的,但仔细一想又沉默了下来。肖家已经没落,武学也不过是黄级下品武学,袁阀什么身份,如何会看得上他。

    “今天你应该和袁绍接触过,可曾看见他正眼看过你哪怕一眼?”戏志才再问。

    “这个……表兄你不必劝我了……肖某的确没什么值得袁阀看上的地方。”肖遥苦笑,现在仔细一想,才发现自己根本不配进入别人的圈子里面。

    早些时候,完全是因为对方的家底亮瞎了眼。结果如今仔细回想,才发现自己和对方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就算别人要找狗腿子,也应该是以文臣为主,他最多算是狗腿子文臣里面武力最高的那个,但说出去那就是丢人啊!

    “你可知道,我什么把你引荐给李明?”戏志才问道。

    “起于微末,我等雪中送炭,总好过袁阀这样锦上添花。”肖遥到底是读过几年书,不再妄想之后,思路自然也变得清晰起来。

    “这其实不重要!”戏志才摇了摇头,“主要是他的性格!李明就算已经成了朱儁的亲传弟子,而且地位越来越高,对待属下的态度却是完全没有改变。他能够和铁匠,甚至是庖厨打交道,还不是那种赴宴应酬的交往。身为一军之主,他能亲自给我们下厨做菜,你觉得换了个人,能做到这一步?”

    随即指了指自己,说道:“我也算是后来才投靠他,却立刻被委以重任,他看重不是我们的出身,也不是我们年龄和投靠的先后,他看重的只是我们的才华!同时他舍得放权,我在他麾下,能够毫无顾忌的发挥才华,而不需要担心被别人排挤。”

    顿了顿,指了指肖遥继续说道:“你也一样,只要你有足够的才华,那么如今的军侯地位绝对不是终点。但你也要明白一点,好处不会平白无故掉下来,你想要得到更多的好处,只有付出更多的东西!”

    “我也要认他为主?”肖遥到底年轻气盛,能闯荡一番事业,何须寄人篱下?说道要认主,顿时有点反感。哪怕是认主,至少也要认一个能得到更多好处的。

    “你若投靠袁阀,只怕尊严尽失,也得不到多少好处!”戏志才摇了摇头,“最关键的是,你甚至都没有被别人收容的可能性!”

    然后拍了拍肖遥的肩膀,郑重的说道:“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如今主公麾下正缺人手,你若是不抓住机会,那么机会就会到别人手里。希望上位的人不止你一个,但自古能上位者,万不存一,你有什么资格和条件,去嫌这嫌那的?”

    话就说到这里,如果肖遥还是看不清楚形势,那他也不会再帮他说话。

    “表兄你比我有才华,既然你都看出来了,那么我还有什么好说的。我这就去投靠他,认他为主就是……”肖遥有点不情愿的说道。

    “正好,我这里就有一个你表现的好机会!”戏志才笑了笑,“把你们家的惊涛刀法抄一份出来,如果有心得体会最好也给我抄一份出来。主公命我与有家传武学的交换功法武技,这里刚好有一本碎岩击可以和你交换。之后我再美言几句,大事可成!”

    “一切,但凭表兄安排便是!”肖遥挣扎了一番,最后还是选择妥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