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95章 定计欲奇袭

    有劳无法得到相应的报酬,世家豪门却可以通过别的手段,得到普通人一辈子都得不到的东西。甚至就算犯了错,也能够得到免责,至少也能最大限度的减免罪责。

    随后仔细想了想,李明又觉得释然了,远的就不说了,此刻的自己,何尝不也是在这个圈子里面。入伍至今,从一个默默无名之人,直接走到了偏将的地步。看看人家张默,从军也有段时间了,最初遇到他的时候,不过是一个队率而已。

    李明觉得,直接有必要慢慢习惯这些,否则的话这路只会越来越窄。心里其实是非常清楚,这精英圈子里的黑暗,自己目前看到的也不过是区区冰山一角而已。

    第二天参加军议的时候,李福和方晟已经不在,他们如今暂时是拘禁的状态,职位暂时被解除,自然是没有资格参加的。再说两校几乎被打残,也没办法再组织起战斗力。

    “今天,张珂,你来出战,只许败,不许胜!”皇甫嵩见大家到齐,这才对张珂说道。

    “喏!”张珂拱了拱手,似乎已经知道皇甫嵩的意思,不过看得出来,他有点不情愿。

    “将军,不是只许胜不许败吗?”李明却是奇怪了,打仗还要专门被打败的?

    “哦,说来曙光你还不知道这事!”皇甫嵩笑了笑,“黄巾贼连败卢植和董卓,内心必然膨胀,我和孟德,以及本初商量过,以怠军之法,通过不断战败来让他们的信心爆棚。然后趁着他们最松懈的时候,发动一次夜袭!则广宗可一战可定!”

    说完,还向李明介绍了一下营帐之中的另外一个年轻人:“这位便是袁绍,袁本初!他可是出身名门,乃汝南袁氏这一代最杰出的后辈!早些时候,在卢植麾下担任佐军司马一职,你们这些年轻人,以后还要多多亲近亲近!”

    “曙光见过袁兄!”李明闻言连忙拱手问好。

    “嗯,李偏将一表人才,以后真的应该亲近亲近!”袁绍点了点头,拱手说道。在李明看来,他的这番言论虽然看起来很亲近,但又有种社交语言的感觉,完全没有情感在内。

    “你把袁阀麾下的李福废了,他能对你有好脸色?”曹操笑了笑,大概是看出了李明的疑惑,于是低声在他耳边说道。

    李明顿时恍然大悟,敢情这袁绍和自己还有那么点过节?只怕李福那边的处理结果,未必没有这个袁绍从中周旋的结果。

    至于对与不对的问题,根本不在考虑范围,麾下的人,肯定是要出力去保,否则剩下的那些,还有谁会对袁阀忠心,没有投靠还在观望的人,又如何会心甘情愿投入麾下?

    李明觉得,如果自己麾下的人也出了问题,只怕他也没办法做到绝对的公正。

    张珂似乎也不是第一次出战了,这次出战更是打出了败犬的姿态。直接与黄巾贼的主力部队拼上一番,甚至完全是一副消极怠工的样子,打了不到五分钟,就狼狈地逃了回来。

    只是对方居然也没有趁胜追击,离开城门不到五百米,就立刻被城头上的锣声唤回。

    “看来张梁还有理智,没有得意忘形!”皇甫嵩叹了口气,又派出了陈门去战。

    陈门的风格比较保守,几乎是该怎么来就怎么来。不过能混到步兵校尉的,自然也不是什么好鸟。交战不到二十分钟,卖了一个破绽被打败,然后迅速撤了回来。

    这一次,贼军却是追出了五百五十米,却是在鸣金收兵的呼唤下,不得不退了回去。

    “曙光可知,最初他们只是在离城不到一百米的地方和我们交战。十几天下来,他们已经走出了五百五十米。他们走得越远,意味着他们越来越自大,认为我们不过如此。关键还是下面的那些将士,对张梁的命令,越来越反感。

    当然张梁那边也是如此,最初是离开五十米,他们就要收兵回去。如今只有超过五百米,才会被鸣金收兵。”曹操笑了笑,然后在皇甫嵩的指挥下,也是直接杀了出去。

    相比之下,曹操就是一个演技派的代表。杀出去的时候气势汹汹,交战的时候也是奋勇杀贼,结果却不想对方的将领一堆过来,却是直接吓得屁滚尿流,直接就冲了回来,路上还撞开了几个拦路的士卒。

    “孟德这是第几场了?”李明无语的看着退到后方的曹操,此刻他整理了一下衣冠,又恢复了风度翩翩的样子。

    “第十场了!一开始的时候,假装勉强被对方打败,十场下来是见到对方杀来就直接遁走。嘿嘿,你看看他的样子,笑得多么高兴,差点就想要全军突袭了!哼,要不是没有必然杀入城内的手段,定叫他们全军覆没不可!”曹操回道。

    “只是我们虽然诈输,士卒们的损耗却是真的……”李明不免叹了口气,一天消磨下来至少二三百人阵亡,这是不是有点不太划算。

    “所以我上阵的时候,就趁机多杀一些!他们原本有三四万士卒在里面,结果这几天你猜里面还剩下多少?我们这边固然损失了一些士卒,但战损依然是在一比十的程度,换言之我们阵亡了二三百人,但他们至少也阵亡了数千人,所以不亏!”曹操笑道。

    果然,这帮军汉就是一群不肯吃亏的货色。只是角色之间互相切换,有些杀得少,有些杀得多,关键是又都被杀得狼狈而逃,对方居然选择性忽略了这个事实。

    “那我是不是也要上阵?”李明指了指自己。

    “将军说了,曙光你入伍时间短,关键是年轻气盛,估计装不出那个样子。”曹操笑了笑说道,言下之意就是:你好好休息就是!

    这多少有点鄙视的意思,不过李明此刻却只能乖乖接受这个设定。说真的,他的确不是演技派的。装输容易,不使用技能也而就算了,但为了打败而打败,这感觉很不爽。

    如此又是几天,皇甫嵩一直都在失败。闲着无聊的李明,只能时不时把部下拉出来切磋一番,或者陪荀采在营地周围逛一逛,期间还尴尬去弄些月事带回来。

    “嘭”的一声,随着最后一支箭矢上靶,这也意味着李明的乱射又提升了一级!

    不仅仅是乱射,其他的武技至少也提升了一个等级。最苦x的是斗战心经,李明几乎每天晚上都以修炼替代睡眠,但结果却是花了那么多的时间,才把经验条提升到了80。

    提升最快的,其实反而是气疗术这玩意。有时候收不住手,不小心把肖遥或者朱勇打伤,还不得不为他们运功疗伤一番,结果经验值就蹭蹭的上涨。

    期间李明邀请了袁绍赴宴,华夏人就是这样,没什么不是酒桌上谈不了的。喝不了酒,吃一顿可口的美食,那自然也是可以!

    只是袁绍非常的克制,李明看得出他其实对美味同样按耐不住。但却偏偏要一口一口的慢慢进食,故作高雅。关键吃完之后,还不忘记教训李明几句,说这庖厨之道,甚是低贱,不宜深入!

    之后曹操就出面了,直接对袁绍说道:“曙光又不是庖厨,只是与我等亲近,这才亲自下手。这是义之所在,何必要贬得一文不值?再说本初,吃过这一顿,以后难道你就不想再吃到这样的美味了?”

    袁绍顿时支支吾吾,索性故作高深,不再发话。曹操却是暗示了一下,说这袁阀本身就会装,别以为他们多么高尚,回头你派几个帮厨,把厨艺交给他,看他接受不?

    李明照做,果然袁绍第二天的态度顿时就亲近了不少,似乎之前李福的事情已经不复存在一般。到了这个地步,袁绍在李明的印象之中,直接被打上了闷骚的标签。

    到了第七天的清晨,皇甫嵩把大家都召集了过来,言:“时机已经成熟,黄巾贼已经对我们放松了戒备!大家回去约束好士卒,好好休息!今晚亥时出击!”

    “喏!”故意败仗了好几场,大家心里都憋着一把火,终于得到了出击的命令,纷纷摩拳擦掌,打算好好表现一番。

    “末将愿意充当先锋!诸位同袍辛苦了那么久,李某过意不去,只希望能够在前面,为诸位开路!”李明当即出面拱手说道。

    虽然皇甫嵩直接发话,但是他一直没有出战,在军中诸多将领之间,多少还是有点怨念。索性直接出来,把最危险的先锋给接了下来。

    “嗯!曙光有心了,那就由你来担任先锋!”皇甫嵩点了点头,许诺了李明的请求。

    先锋意味着很大程度会最先遭到反击,自然也是最危险的。不过若是能够杀上城头,并且给后军创造登墙的机会,那么自然是大功一件。

    将李明居然把先锋揽入怀中,其他将官倒也没有计较,反而多日来的怨念瞬间消弭。

    军议完毕,李明直接回去宣布了这个结果,麾下将领们也是纷纷兴奋起来。这些天被李明拉着切磋有点狠,已经让他们有点心有余悸。

    比起在军中操练士卒,和李明切磋什么的,上阵杀敌才是他们的最爱。当然,典杰和张默除外,前者本来就并非喜欢当兵才入伍,而后者则以李明为重,对军功没有那么热烈。

    唯一无奈的是荀采,明明的亲卫队长,今晚却是没办法护卫在李明身边。女人最麻烦的就是这几天,虽然练武体质好,就算是这段期间对身体的影响并不大,只是内气有点紊乱,无法很好的进行调度,武艺发挥不出八成。

    “明哥,不管如何,战场之上,必须要好好保全自己!”夜晚,李明已经穿好了铠甲,准备上阵杀敌,荀采仔细的帮助他检查了身上的铠甲和武器,然后耐心的说道。

    “放心好了,区区黄巾贼,还伤不了我!”李明笑了笑,在荀采的额头亲了亲,然后直接离开了营帐外。

    “出征吧!小声点,别惊动了敌人!”李明来到阵中,看着所有士卒高呼道。

    “喏!”士卒们纷纷拱手,低声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