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94章 诬陷与裁定

    第二天回到武安县,却是得知方晟和李福并未返回这里的消息。

    “他们两个去哪里了?变成迷路小孩了吗?”李明不免调侃道。

    “非也!”辛毗上前,“他们应该是提前回去了!一则不希望再看到我们,二则只怕没安好心,打算提前回去,告将军的黑状!说不得还要两校的损失,都推到将军身上!”

    李明闻言,突然举得辛毗说得很有道理,甚至他几乎可以肯定对方就是这样打算的。毕竟换位思考,站在他的立场遇到这种事情,只怕也要想办法先把责任给推出去先!

    “将军,要不我们也直接回去吧?”典杰立刻上前提议道。

    “士卒们已经赶了一天路,再则天色已晚,不适合连夜赶路!”李明摇了摇头,“再说左中郎将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岂会听了别人的片面之言,就毫无保留的偏袒他们?我们好好吃饭,好好休息,第二天再启程回去便是!”

    要说偏袒,那肯定是有的,两人都是世家子弟,关键是李福背后还有袁阀。虽然不能肯定,袁阀对李福有多么看重,却也不至于能把黑的变成白的!

    戏志才和辛毗显然也意识到这点,倒也没有说些什么,只是优哉游哉的下了马。两人一个体质比较弱,一个年纪还小,一天的颠簸劳累,外加战斗已经让他们精疲力尽。

    此战前半部分完全是压着对方打,后半部分褚飞燕的冲锋,多少造成了一些损耗,但问题不大。阵亡的士卒不超过二百人,受伤的比较多,有六百多人。这六百多人里,能回到战场的,大概是三百多人,换言之这场战斗,有五百人的战损。

    杀敌三千骑,缴获合格的战马六百余,考虑到一人双马的情况,能组建一支五百人的骑兵部队。如果不吝惜马力,组建一支千人的骑兵部队已经不成问题。

    另外还有两千多受伤或者死亡的战马,死亡的当场放血割肉,直接做了当天的口粮,几乎每个士卒都分到了不少马肉。

    受伤的就带回来,张默直接就拉到了市场上直接出售,赚了几百贯回来。如果是完好的战马,没有几千贯都未必能买到。只可惜如今这些战马,也只剩下肉和皮还有利用价值。

    “果然是庖丁刀法!”李明回到营帐的时候,荀采已经把拼好并且抄写好的秘籍递了过来,拿起来一看,顿时无语。

    “这的确是一本黄级中品武技,应该是一名庖厨所创,刀法共有三招!”荀采取出长剑,直接演示了起来,“第一招是放血,长剑探出,迎向敌人攻击力道薄弱之处,破坏招数的平衡,以达到减弱武技的效果;第二招是开膛,武技力道变弱,则瞄准着力点进行追击,荡开敌人武器,或者打出破绽;第三招是剖心,继续追击,直取敌人心脏、肾脏、咽喉和双眼,这一招要求长剑快而准,摒弃多余的动作,务求一击毙命!”

    比划完毕,荀采简单评价了一下:“这本武技难得攻守兼备,可只攻不守,也可以只守不攻,甚至能够以守代攻。就是招数的名讳有点粗陋,却依然难掩,这是一本优秀黄级中品武技的事实!”

    荀采好歹也是有眼光的,她既然说是不错,那么这本秘籍自然是不错的!

    荀采离开之后,李明也就这秘籍比划了一番,自然而然的学会了这个庖丁刀法。却不想同时收到了提示,庖丁刀法和剁肉刀法意境相通,是否融合?李明想都不想,就融合了!

    一门不入品的武技,一门黄级中品的武技。一门是屠户所创的武技,一门是庖丁所创的武技,就在这一刻融合在了一起,最终变成了庖丁解牛刀!

    庖丁解牛刀lv1:黄级中品,进攻1个目标,并造成120和100的两次伤害,20触发致命伤害;20打断武技,打断后进行150威力的追击,50触发致命伤害。消耗mp50点,冷却时间30秒。

    融合出来的武技,品级却是并未提升,不过剁肉刀法的概念,却是融入了庖丁刀法里面。原本的庖丁刀法,其实只有一次攻击,如今提升到了两次,而且按照对秘籍的理解,随着等级提升,还能进行三连击,而且每一击都有可能造成致命伤害。

    “主公,您叫我?”李明正在推演这门功法,并且将它抄写下来的时候,张默却是走了进来,拱手请示。

    “说起来我都忘记了……”李明拍了拍脑袋,“今天你亲自作为诱饵,过程虽然没有危险,却也是冒着很大的风险。况且你这段时间表现不错,所以这两本秘籍,你拿去看吧!”

    李明简单找了找,翻出混元诀,以及那本庖丁解牛刀交到了张默的手中。

    他和自己不同,完全是寒门出身,否则也没必要投靠在自己门下。早些时候朱儁也说了,张默也算是自己人,那么混元诀和大风破阵枪也就可以传授与他。考虑到他打算走刀剑的路线,经过一番考虑,便把刚刚学会的庖丁解牛刀,直接交给了他。

    “属下叩谢主公!”张默接过秘籍,顿时感动的跪了下来,给李明行了大礼。别看只是两本秘籍,多少一般人一辈子,也未必有机会接触到。

    “好好表现,你变强,自然也能更好的帮助到我!”李明笑了笑说道。

    “喏!”张默拱手回道,随即把两本秘籍贴身藏好。

    按照规矩,这两本秘籍他只能看,不能抄录,也不能够外传,学会之后就要交还回来。极端点的,甚至只能在这里看,还限定能看多少多少时间。

    “这两门秘籍,就作为你的家传秘籍便是!”李明看了看他,最后缓缓说了句。

    “属下感激不尽!”张默闻言更是激动,这意味着这两门秘籍,他可以在不外传的情况下,不通过李明允许,就传给他的嫡系子嗣。

    次日,全军休整完毕后,开始朝着广宗方向前进,在五天后回到了军营之中。

    “李偏将,左中郎将请你过去一趟!”刚刚进入军营,却不想曹操已经迎了过来。

    “曹司马,那两个家伙,可是在左中郎将面前,告了我的黑状?”李明笑了笑问道。

    “正如曙光所言,他们两天前就急急忙忙回来,然后直接哭诉,说曙光把敌人引到他们营中,使得他们遭到了突袭,自己却是去捡了便宜……情况是怎么样的?”曹操显然也没有相信他们的鬼话,不过对事情的真相还是非常好奇。

    “还能怎么样?”李明冷哼一声,“约定举烟为号,烽火已经点燃,他们却在营地里面拖拉着不肯出击,结果遭到贼军的突袭,难道还能怪我了?”

    来之前戏志才已经教过他了,根本不需要废话那么多,咬定两人迟迟不作为,结果导致了这次溃败。至于引敌军攻击袍泽的事情,不管如何都直接否定,只说是事先约好的!

    “若是如此,他们两人的确太不像话了!两军交战,既然已经知道随时要开战,却一点准备都没有做好,打败了居然还想着把责任推给别人!”曹操闻言,也是愤恨的说道。

    “慢着慢着,孟德你不厚道啊!”李明刚想赞同,随即却是反应过来,“怎么我感觉你这是在诈我?莫非你还真的打算,偏袒他们两个?如果是这样,我和你可要友尽了啊!”

    “哈哈哈,曙光倒是反应够快,是曹某孟浪了!”曹操拱手告罪,说真的,他过来的确是得到了皇甫嵩的委派,打探一下李明的口风。

    说穿了,就是他在裁判的立场,必然是要了解事情的全部经过,才好做出公正的判定。显然李明和对方都会各执一词,于是他自然要想办法,尽量还原当时的实际情况。

    进入了营帐之中,却是看到方晟和李福已经呆在这里,此刻却是不断的朝着皇甫嵩哭诉着李明的行为,言语之间,把李明说的一文不值,甚至罪大滔天。

    “怎么感觉按照他们的说法,只怕最终黄巾贼造反都得推到我的身上来了?”李明指了指自己,一副委屈的样子看向曹操。

    “妙哉,妙哉!”曹操顿时拍手叫好,这两人的确是有点不厚道了。

    “好了!”皇甫嵩示意大家安静,“你们两个也别说了,事情的经过我已经派人了解过。别的不说,尔等二人提前两天抵达武安县,之后到底做了什么,你们心里清楚!

    之后既然抵达前线,不好好做好开战准备,遭到突袭居然还好厚着脸皮回来,把责任都推到曙光身上?他们不过五千步卒,还能硬生生把五千骑兵,给赶到你们这里?”

    实际上这也是最站不住脚跟的地方,当时李明用了计,让对方怀疑他们有好几万大军从西面八方朝着自己包围过去,这才不得不朝着东面退却。可别人不知道,只要没办法识破这点,那么方晟和李福的借口根本站不住脚!

    “尔等延误战机,造成两校溃败,罪不可赦!来人,给我把他们两个绑了,我要亲自写一份奏折给陛下,严明此事。至于尔等的判决,由朝廷来决定!尔等对这判决,还有什么话好说的?”皇甫嵩终于是做出了判决。

    “我等没有意见,谢将军,谢将军!”两人闻言不由得松了口气,连忙认错。

    “这次曙光你立下了战功,稍后在奏折里面,便为你表功!以后好好努力,为朝廷讨贼!”皇甫嵩这才回头,对李明说道。

    “喏!”李明恭顺的领命,其实心里多少还有点奇怪,怎么两人认错那么快?

    回到帐中,问了戏志才才知道,原来禀告朝廷,等待处决这件事情,其实还有很大的可操作性。只要能够讨好十常侍,运气最不好也只是革职查办,运气好也是调到别的地方任职,甚至考虑到消灭了三千贼军的战果上面,将功抵过。

    反而皇甫嵩最后对他说的一句话,却多少有点敲打的意思,意思是:“好好讨贼,不要再算计同袍了!”当然这句话可有可无,就看李明心不心虚。

    “这tmd,什么世道!”李明闻言,却是顿时不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