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89章 方晟的算计

    “好了,比试结束!胜者……”皇甫嵩见状,也知道大局已定,于是打算宣布结果。

    “且慢!末将不服!”却不想李福却是咬了咬牙,直接高呼一声。

    “胜负已分,为何不服?”皇甫嵩不免脸色一黑,长枪已经点在他的咽喉处,李福居然公然反悔?别说是他,此刻典杰等人也是面色不善,看向李福的眼神充满了不屑。

    “某乃骑将,本来就不善步战!若李明真有能耐,应该在骑战战胜某,否则我不服!”李福却是直接耍起横来。

    “说的有道理!”屯骑校尉方晟也是出面应和道。只有张珂或许还有些羞耻心,倒也没有跟着起哄,关键是他麾下的部队,也不是骑兵部队,自然不好以骑将自居。

    “你也是那么认为的?”看着张珂打算蒙混过关,李明看向张珂,“你们三个打我一个,被打败了,也好意思耍赖?”

    随即捡起斩将剑,收回鞘中,双手环抱,直接高呼:“再看看你们刚才是怎么表现的?三个人看起来是同心协力,但到头来都是各顾各的。这样实际上我个一对一又有何区别?你们身为北军五校,好歹也算是一个体系里面的将官。

    若是上阵杀敌,你们不懂得互相配合,互相支援,反而只想着自己建功立业,把其他袍泽弃于不顾,大汉的将官都如你们这样,也难怪板楯蛮打了那么久都没有平定!”

    路上的时候,皇甫嵩就和他说过一些朝廷里面的私密事情。其中就有板楯蛮叛乱的事情,这话题是从擦边球那个话题里面,引申出来的。最近十几年,大汉各地都有叛乱,不是江夏蛮就是板楯蛮,关键是打了好几年都没有消灭。

    其中多少牵扯到一些更深层次的斗争,不过大汉集合一国之力,对付区区蛮夷,打了好几年都没有打下来,虽然不能说是将官无能,但李明就是要把这个和他们挂钩。

    “好胆!”方晟和李福顿时气恼,其他几人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

    “好了,之前的比试,李明获胜!按照约定,你们应该遵守规矩!儿郎们还看着,别给我大汉军方丢脸!”皇甫嵩直接怒吼一声,他也不希望大家的关系闹僵。

    “校尉大人哟!有胆打赌,没胆履约啊?以后你们还能在儿郎们的面前抬起头来吗?”典杰直接站了出来,朗声高呼,李明麾下的将领和士卒们也是纷纷起哄。

    “我喊便是了!”张珂率先无法接受,无奈只能站出来,朝着西南方向喊了三声“右中郎将好眼光”,其实喊出这个并不丢脸,李明显然也是留有余地的!

    “喊便喊,谁怕过谁?”方晟和李福见状,顿时也是无奈,只能跟着张珂高呼三声。

    “三位校尉敢作敢当,不失我军人风度!”李明拍了拍手,大笑着称赞道。肖遥等人一愣,却不想戏志才和辛毗暗暗捅了捅他们的腰部,顿时也是纷纷欢呼称赞起来。

    “哈哈哈,不愧是我大汉军官!输了不可耻,敢作敢当方为真男儿!”皇甫嵩也打了个圆场,到了这个地步,事情自然也算是告一段落。

    北军五校尉,除了方晟和李福,此刻也是纷纷来到李明身边。大家都是军人,李明展现出了足够的实力,也初步得到了他们的认可。就算是张珂,也没有一开始那么高傲。

    “今晚我下厨,大家吃顿好的?”李明笑了笑提议道。

    “哟,如果是这样,我们今晚就有口福了!你们不知,曙光的厨艺同样出色,只要吃了他做的饭菜,以后再吃一般的饭菜,已经有种食不下咽的感觉了!说真的,这一路北上,本将的口味都被养刁了!”皇甫嵩闻言顿时来了兴致。

    “哼,不过是个低贱的厨子!”方晟低声说了句,他也算有自知之明,没有那么大声。不过那个声调,周围的人却是都听到了。

    至于他旁边的李福,此刻也是差不多的表情,看得出来这两人其实是口服心不服。

    “哈哈哈!既然两位校尉嫌弃,那大可不来也罢!”李明大笑,“也就是今天天色已晚,否则的话,说不得还向两位请教一下骑战!”

    “有你服气的时候,你等着瞧!”两人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当然,李明自然是真的下厨,做了些拿手好菜。只可惜前线的菜肴就那么点,而且名贵的调味料要么价格太贵,要么就是真的没有存货,李明也拿不出什么好菜出来。

    饶是如此,剩下三个校尉,却也是狼吞虎咽,仿若饿死鬼投胎般。相比之下,皇甫嵩等人倒是表现得稍微好一些,到底是好吃的东西吃得多了。

    “可惜无酒,否则必然与李贤弟痛饮一番!”步兵校尉陈门大笑,而长水校尉也是含笑点了点头,两人已经明确的向李明表达了善意。

    “白天张某多有得罪,李偏将莫要放在心上才是……”张珂也出面道歉。

    “好说,好说!”李明点了点头,“大家都是袍泽,当然是有功一起立,有过一起担!”

    “正是,正是!”三人也是纷纷回应。

    与此同时,在方晟的营帐之中,方晟和李福却是吃着普通的饭食。按说他们的级别,这饭菜也算是有有肉有菜,但是比起不远处的传来的笑声,两人只觉得自己在嚼腊。

    “什么世道?”李福直接把吃了一口的鸡腿丢到盘子里面,“一个来路不明的小子,居然也能和我们平起平坐?如果不是朱儁的青睐,他能够有今天?居然还大言不惭!”

    “但今天他以一敌三,打败了我们,却是不争的事实!”方晟叹了口气。

    “那是切磋,沙场之上谁没有些拼命的本事?更别说我们都是以马战见长,步战获胜算几个本事?难道阵前斗将,还直接约好了下马打?”李福就是不爽,他背叛了家族投入袁阀门下,付出了不少的努力,受到了不少的鄙视和耻辱,才达到了这个地步。

    李明一个来历不明的野小子,不到两三个月就成了偏将,这让他很不服气。

    “要整他?”方晟也不太服气,毕竟他混到这一步也不容易,看到别人爬得那么快,心里也是非常不舒服,“简单,前天不是收到消息,张角麾下有一支黄巾骑兵在游弋,时不时骚扰我方辎重吗?不要不然,就把他调出去,专门对付这支骑兵好了!”

    “那骑兵可有五千余人,他麾下也刚好五千人,哈哈,这刚好!”李福闻言,顿时也是拍案而起,直接就认可了这个提议。

    随即眼睛一转,在隐蔽的地方掏出一小瓶东西:“方兄,今晚我们小酌一杯?”

    “善!”方晟也是有点馋了,出征开始就没有喝过多少次酒,酒虫都抗议了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