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8章 完虐与意向

    打赢直接带2000人,输了只能从200人开始带起。就算肖遥再装x,此刻呼吸也难免急促起来。于是匆匆摆开姿态,直接抢攻过来。

    重兵本身走的是就以攻代守的路子,至少根本不适合防御和防御反击。如果肖遥直接让自己先上,李明说不定会看低他一眼。

    “正劈!”肖遥没有使出刀法,允许是他不会刀法,不过这一招却是劈得帅气,没什么多余的动作,直接就朝着李明劈了过来。

    “旋风枪法!”李明猛地旋枪,拿了肖遥这一刀,随即枪身一转,朝他削去。

    “啊!”肖遥没想到李明这居然是防御反击的招数,仓促抵抗,却是震得退了两步。要知道,韩当在面对这一招的时候,可是硬扛下来的!

    “原来如此!”李明大概明白了,这家伙的武力也就是在七十多点上下,否则不是被震退,而是眉尖刀直接脱手。

    说真的,他如今的智力有65点,这意味着他的记性应该不会很糟糕。只是想来想去,三国时代似乎也没有一个叫做肖遥的存在。如果说武力只有70点上下,那就不奇怪了,三国历史那么漫长,阵亡几个70点武力上下的副将,似乎没什么好奇怪的。

    也有可能因为他出自寒门,所以甚至历史之中,都没有给他留下那么一笔。

    “小心了!”长枪旋转,第二招直接紧跟着朝着肖遥杀了过去。

    “来得好!”肖遥咬了咬牙,直接快速的挥舞起眉尖刀,短时间内就劈出数刀。如果说一刀没办法抵消,那就两刀,两到不行就三刀!

    三刀下来,抵消了第二击;随即又是三刀下来,终于是把旋风枪法硬抗了下来。只是此刻对他虎口生痛,看得出来他几乎已经山穷水尽。

    “好了,以后你就是军侯了!”李明收枪回来,看向肖遥说道。

    “喏……”肖遥虽然不甘心,此刻却也明白双方的差距。他已经双手发麻,而李明却是游刃有余。若继续比下去,结果只会更加难看。

    “你应该没有练过炁吧?”李明不由问到,第一招开始就感觉到了。肖遥的力气足够大,但使用的时候却不顺畅,呼吸也非常的杂乱,这是明显没有练过炁的征兆。

    “肖家现存一套惊涛刀法,乃黄级下品武技。练炁之法……已经失传……”肖遥摇了摇头,若真的能练炁,他又如何会如此的弱?

    “你既然加入了我的麾下,这里有本斗战决,你拿回去好好修炼!”李明想了想,吩咐张默把斗战决拿了出来,交给了肖遥。

    “承蒙将军厚爱,属下愿效犬马之劳!”肖遥也不傻,拿了好处自然要尽忠。须知一般人入伍,没有立下足够的战功之前,甚至都没有资格得到秘籍。

    “年轻人,好好干!”李明笑了笑说道,肖遥今年也就十七岁,比张默还年轻不少。按说是和自己同岁,不过身份的差别,让李明说出这番话后,居然一点违和感都没有。

    说起张默,李明这才想起一件事情,随即把戏志才叫到了自己的营帐内。

    外面已经吩咐了出去,营帐周围二十米内,不允许任何进来。亲卫才不管为什么这样下令,得到命令后,第一时间就把周围圈了起来。

    “志才,你既然投入我的麾下,那么有些东西我也要和你交底!”李明严肃的看向戏志才,“我有一种特殊的手段,能够让人刀枪不入一段时间,让你获得迅速变强的实力。”

    甚至在lv20的时候,可以获得一个职业技能,李明也很好奇豪杰、军师和方士的职业技能到底是什么。

    “或许就算你不上阵杀敌也没关系,也有文官系的能力,或许能够让你变得才思敏捷,洞察先机什么的。”李明继续解释,毕竟戏志才的情况,也不适合猛将或者豪杰。

    “主公这种手段,能够经常使用吗?”戏志才问道。

    “也不是市场能使用,有一定的限制,比如说我目前只能对一个人使用……”李明尝试着解释道。

    “如此属下更加不敢接受这种能力!”戏志才拱手一拜,“主公如今需要的是一批忠心,而且实力强大的下属。只是出谋划策,某与辛毗便足矣!”

    “但有了这股力量后,说不定志才可以在后方进行辅助。说不得可以如同那些道士一样,隔空施法对付一大片的敌人。”李明继续提议,说真的他也不清楚军师和方士的情况,不过一般来说这两个职业,不都是这样的么?

    “如此属下更不能接受!主公或许不知,汉律规定,所有将领不得豢养方士。军中不允许有巫卜和方士的存在!”戏志才郑重的说道。

    “什么时候有这条规定的?”李明有点奇怪。

    “其实不仅是军中,朝臣也不允许过多和方士接触。只因为以前就发生过巫蛊案,臣子以巫蛊诅咒陛下的情况。虽然最终事情被化解,却也触动了皇室的底线。是故昭告天下,禁止世家和朝臣,将领豢养和接触方士。

    诏书称,方士就应该是方外之士,潜心修炼就好,不好过多干预世俗,否则也将被问罪。主公若是打算培养方士,只怕得有足够的能力,去面对朝廷的责问,甚至是处罚的情况下,才好去做!”戏志才拱手说道。

    不仅仅是方士,军师估计也有问题,施法或者别的手段,哪怕能够鼓舞军心也罢,只怕也会被有心人认定为是方士。若是一次中伤,以李明的身份,就算朱儁出面担保,只怕也没有效果。

    “怎么那么麻烦的!?”李明顿时头痛,本来打算看看军师和方士是怎么样的表现形式,结果却是被告知短期内不好培养这两种职业,这让他不由得头痛。

    “还是那句话,主公当前需要的是更多,能够分担战阵压力的强将,而不是在背后出谋划策,施展法术的方士。辛校尉,甚至刚刚加入的那个肖遥,皆是不错的人选,或许主公可以考虑考虑。”戏志才提议道。

    “再说吧!”李明摇了摇头,随即看向戏志才,“你和肖遥认识?”

    “肖家与戏家,乃是表亲!”戏志才知道瞒不过,索性坦然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