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9章 美味与惊喜

    “小婿其实也没有别的爱好,从小没有吃过什么好东西,故而总是琢磨着去做好吃的。想着这广厦三千,夜眠仅需六尺。家财万贯,日食不过三餐。有时候抛开那些功名利禄,专心照顾好自己和家人,其实才是最幸福的事情……”李明举杯,敬荀绲时说道。

    “哈哈哈哈!”荀绲闻言顿时大笑,“还是贤婿看得开!”

    “此话虽然朴素,却也是至理名言!”荀彧对这番话也是非常满意,他很佩服李明的这种洒脱,只可惜身为世家子,却不能认同这个观念。

    唯有身处在这个圈子里面,才明白这个圈子里面暗流涌动。周围其实根本没有纯粹的朋友,所有人都不过是口蜜腹剑,就等着在你身上咬下一口。

    李明以前说的一句话他们非常认同:出仕就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挤掉一个算一个!越往上位置越少,敌人却是越来越多!却是要小心,自己不要变成那个被挤下来的那个!

    “父亲,菜都凉了!”荀采看着他们在那里客套,顿时不满的说道。

    “来,大家品尝一番!”荀绲闻言笑了笑,终于是下了筷子,按照规矩,他若不下筷,那么在场的所有人,自然也不会下筷。

    荀绲最初尝试的是生姜炒猪肚,不过他没有直接吃进嘴巴里面,心里很清楚,这个猪肚是什么东西。这种肮脏的玩意,为什么李明会拿来做菜,关键居然那么香,这才是他真正好奇的地方。

    随即,他却是偶然看见荀采夹起一块,放进嘴巴里面咀嚼起来,而且越嚼越香的样子。顿时好奇,直接放在口中,终于是吃了起来。

    一股喷香的味道瞬间席卷而来,没有想象中的骚味或者臭味,反而有种醇香的味道。或者说那还是猪的味道,但却和记忆里面的猪肉完全不同。生姜没有抹杀这种味道,反而把这种味道变得更加的纯粹。

    “非常美味,真是没有想到!”荀绲点了点头,此等美味不亚于烤羔羊或者鱼脍。

    “羊肉串,这股异香是何物?”荀绲拿起一串羊肉串,孜然的味道扑面而来,只觉得这股奇异的味道,和羊肉是那么的相配。

    放在嘴巴里面嚼了嚼,只觉得口齿流香,完全没有羊肉的膻味,哪怕这不羔羊肉。关键是这股异香,没想到居然真的和烤羊肉如此搭配,感觉这样的羊肉串,吃多少都不够!

    回过神来的时候,五串羊肉串,已经完全吃完。作为一个经学大家,荀绲已经很久没有,在人前吃得那么快,感觉有点尴尬。

    抬头看了看众人,结果发现大家都沉浸在吃饭的美味体验之中,居然没有发现他的尴尬。其实荀谌等人早就发现,只是自然不好让父亲丢脸,索性装作不知。

    关键是,这些菜肴真的很美味,也很下饭,一番粟米饭下肚,只觉得意犹未尽,又命人端上来一碗。仔细想想,以前似乎还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情况。

    “贤婿,这个鸡,似乎是叫做叫花鸡,却不知道因何而得名?”荀绲对于最后一道荤菜,也就是这道叫花鸡最是好奇,居然要用到荷叶,于是抬头问道。

    “说起来怕岳父嫌弃……”李明有点不好意思回答。

    “但说无妨!”荀绲笑了笑,这个鸡的味道喷香可口,只是闻着已经食指大动。

    “小婿以前曾经和流民为伍,有一次真正要饿坏的时候,一个叫花子,其实也就是乞讨者,带我吃了这个烤鸡!”李明苦笑,稍微把背景说了出来,好在没有倒大家的胃口,甚至荀衍还饶有兴致的看了过来,希望他能继续。

    “其实鸡也并非乞讨者家养,而是偷别人家的。他本身就是一个乞儿,自然也没办法弄到盐巴和锅灶,索性用尖利的石片杀了鸡之后,直接清洗好内脏,又塞了回去。

    最后带着毛抹上泥巴,做成一个泥壳,然后就埋入浅坑里面,并且在上面烧火。许久后砸开这个泥壳,鸡毛直接就被泥壳带了下来,肌肉却是鲜嫩无比。

    小婿其实也是在这个基础上,把腌制过的鸡肉,配上荷叶包裹起来制作而成。相比起来多了几分荷叶的清香,却少了几分原汁原味!也算是为了纪念那个救命恩人,所以小婿也就把这道菜,叫做叫花鸡!”李明缓缓说道。

    真正让他遗憾的是,这次没有处罚美味加成,虽然已经算是非常美味,但李明反而更加好奇,若是能够得到美味加成,到底能够创造出怎么样的美味出来。

    “没想到只因为乞儿的窘境,就创造出了这道美味,倒是有趣!”荀绲大笑,这道菜的出现绝对是一个偶然,但没想到却被发扬光大。

    “百姓的智慧的无穷无尽的,只要善加引导,他们能够创造出无限的可能性。也只有更多人投入其中,衣食住行才会变得越来越丰富多彩,大汉才能迎来真正的盛世!”李明也是有感而发。

    “哦,贤婿此言,倒是颇为新颖!”荀绲淡淡一笑,只是语气之中,多少带着些生硬。

    “也就是小婿当时有感而发而已,见笑了!”李明慌忙回道。

    就算傻x也知道,当着世家的面去捧那些百姓,不是和自己过不去么?这个必须要改!想要在在这个时代混下去,那就必须要改!是的,我是世家的女婿,所以我应该在世家的利益角度去思考问题!

    宴席最终还是散去,荀绲对李明的态度还算满意。说到底李明是从寒门出来的,对百姓有特别的感觉并不奇怪,好在他的立场还算坚定,如此倒也不需要再担心什么了。

    如果他继续坚持这样的观点,只怕这辈子都别指望,能进入他们的圈子里面了。

    “说起来,采儿呢?曙光明天就要出征了,怎么不来送送他?”在荀府大门处,荀绲左右看了看询问道。

    “小姐说不忍看着姑爷离开,已经回房了!”荀采的婢女慌忙回道。

    “贤婿,我这女儿……”荀绲慌忙告罪。

    “没事,采儿的心思,我理解!”李明笑了笑,直接上马离去。

    回到军中,这里已经进入了最后的收尾阶段,明天正式拔营,然后就要前往颍阴。李明回到营帐之中,命人打水过来,沐浴更衣好休息。

    “大人,我来伺候你沐浴如何?”有女声传来,李明猛然回头一看,却不想正是荀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