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6章 邀请与好处

    “小子出身寒门,朝廷的事情听得不多……”李明索性直接甩锅,反正他的身份,要直接接触到这种级别的事情,也不太现实。

    “那在贤婿的眼里,陛下是怎么样的人?”李明和荀采已经订了亲,荀绲自然也开始称呼李明为贤婿。

    “我不知道陛下是什么样的人,我只知道出生之后到现在,大汉就没有太平过。不是这里叛乱就是那里叛乱,时不时还闹一个天灾,一个两个都说是陛下失德,所以上天降下惩罚。”李明也是中规中矩的回答道。

    “那是别人的看法,贤婿是如何认为的呢?”荀绲进一步询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李明觉得荀绲和荀采很像,想要知道一件事情,就会这样不断地的逼问,直至得到答案。当然这个答案未必需要是正确的,他们只想得到自己认为最正确的那个答案。慢着,按照这个推断的话,那么荀绲到底希望得到什么答案?

    或者说,他的心中,到底什么答案才是最正确的?

    陛下很昏庸?陛下无为而治搞得天下大乱?不知道为什么,李明感觉荀绲并不是想要得到这样的答案。那么反其道而为之?不不不,这样是不是太刻意了一些……

    “我觉得陛下或许是有些苦衷吧?”李明索性选择了一个折中的答案。

    “贤婿果真这样认为?”荀绲不由感到诧异,最后笑了笑问道。

    “我知道得不多,但我觉得一个皇帝,不应该舍得看到自己的帝国没落下去……”李明知道自己似乎接近真相,索性回答得更加大胆一些。

    “贤婿果然慧眼!”荀绲满意的点了点头,可见李明的确是回答到了他心中最完美的答案,“陛下登基以来,政令就没有能离开司州,甚至都没有离开过雒阳。是故就算天下大乱,他也只能默默看着,却无能为力。”

    “贤侄,有一场大富贵,不知道你可有兴趣?”荀绲笑吟吟的问道。

    “单凭岳父吩咐!”李明拱手回道。

    “陛下没有你想得那么不堪,他也在想办法夺取话事权。去年开始他培养宦官,积极拉拢地方官员,已经初步具备与杨氏、黄氏、王氏和袁氏分庭抗礼的能力。

    在军中,陛下手里只有皇甫嵩一人,此人到底出身世家,必要的时候难免会摇摆不定。所以为陛下在军中物色一些合适的人才,便是我荀氏的责任。”荀绲笑吟吟的说道。

    “可是,为什么荀氏要接受这个吃力不讨好,而且又很危险的工作?”李明很奇怪,按照他的理解,世家不都是家国天下的吗?拼着得罪其他世家来帮助汉帝?!

    “说到底无非是利益!”荀绲摇了摇头,“当今天下,朝廷也好,田地也好,都已经被太原王氏、江夏黄氏、汝南袁氏和弘农杨氏瓜分。更有许多二三流的世家依附其下,任其爪牙。如陇西李氏和颍川陈氏,以及我颍川荀氏,则是被他们不断打压。

    这个局面维持下去,我们这些家族也只能继续半死不活的维持下去。唯有打破这样的局面,我们家族才有发展的可能性。目前唯一能与他们对抗的,也只有陛下一人尔!”

    简单来说,就是几个正式崛起的世家太强势,所以压得一群老牌世家喘不过气。眼看继续下去,家族就要半死不活,甚至有可能彻底灭亡,没办法只能团结起来硬抗。

    但是真正硬抗做不到,那是作死,于是就暗中支援陛下和这些世家硬抗。他们家族表面上迎合这些大世家,两边逢源,赚取最大的好处。

    或许这些年下来,在官场上,汉帝已经具备了和这些世家打擂台的能力。但军方势力薄弱,所以荀绲找上门来,把自己招为女婿。一则或许真的是荀采的青睐,二则自己的能力和身份,更好符合当前的需要。也就是说,这场婚姻,依然有政治婚姻的因素在内!

    x的,果然不愧是老狐狸,说什么自由恋爱,到头来连自己的女儿都给算进去了!

    “却不知小婿,该做些什么?”李明试探着问道。

    “现阶段不需要贤婿做些什么,只需要做好自己!”荀绲对李明的态度很满意,“需要的时候,自然有名为云台的存在前来与贤婿接触,到时候自然会安排任务。如果任务艰险贤婿无法完成,也是可以推辞的,只是如此一来,难免会让贤婿的评价降低。

    至于好处,那也是有的!我荀氏本来并不以练炁或者武技见长,贤婿可知道,这斗战心经和疾风枪法,从何而来?”

    “岳父的意思是……陛下?”李明本来也奇怪,玄级心法价值不菲,荀绲怎么可能舍得拿出来作为嫁妆,敢情是借花献佛,慨他人之慷。

    “皇室藏书,非我等所能轻易接触!若贤婿好好努力,一本地级的武技,甚至一本地级的心法,也未必不能获得!”荀绲笑道。

    不得不说,这一刻李明的呼吸的确是加速了起来。

    “可是师尊那边……”李明不免担心。

    “你只是为陛下工作,又不是让你改换师门!”荀绲早就知道李明的想法。按照他的说法,那就是朱儁算是李明的门派,但给陛下干活是他学成之后的就职地点。

    这个李明似乎理解,以前看小说就有过这样的桥段。有人在某某名门大派毕业出来,然后投身八扇门当差什么的。从现代的角度来说,就是学校和工作单位的区别。

    只是如果自己出了事情,会不会牵连到朱儁?

    他的身份可不是什么记名弟子或者普通弟子,作为亲传弟子而言,相当于预备掌门人。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的一举一动,其实何尝不能代表朱儁的意思?

    “朱儁也是云台的人!”荀绲看着李明皱眉,似乎知道他在担心什么,于是笑道。

    这个答案的确是让李明噎了一下,要不要那么劲爆。

    “只可惜朱儁没有答应直接加入云台,而是以外围成员的身份存在。不过想来,应该不会拒绝贤婿加入云台才是。”荀绲亲切的笑道。

    说真的,这种什么反应都被人掌控的感觉,很不舒服。

    “岳父,若是陛下终究斗不过世家呢?”李明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们荀氏光明磊落,怎会攀附阉党?”荀绲顿时变脸,义愤填膺的说道。

    李明当即就明白了,眼前这位就是一只老狐狸!成了精的那种!你咋不上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