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4章 打断与青睐

    “张默,随我出来一下!”让辛毗和戏志才处理后续的事宜之后,李明把张默叫到了外面,找了个空旷的地方进行切磋。

    “全力杀过来,对我施展技能!”李明吩咐道,后者点了点头,也不问为什么,直接就朝着李明杀了过来,破阵枪法直接施展出来。

    却不想刚刚起势,李明骤然出手,点在了武器上面,这个技能居然硬生生被打断。张默也很奇怪,按说他应该已经施展出了技能,但为什么会失效了?

    “果然是这样!”李明点了点头,“之前我被包围的时候,我有一次大风破阵枪成功施展,但还没有用出来,就因为距离问题直接被打断。后来和彭脱切磋也是,不管是虎威强袭枪,还是大风破阵枪,对方以灵蛇刀法进行反击,结果也是多次打断我的技能。”

    “主公的意思是,在某些情况下,技能的施展会被打断?”张默立刻就明白了。

    “早些时候和韩司马切磋的时候,当时我也是施展了技能,结果对方却轻松挡了下来。当时我只以为是双方实力差距太大之故。如今看来,主要符合某些条件,那么技能就有可能会被打断,甚至有可能普通攻击都有可能被打断!”李明认真的分析道。

    “那到底是哪几种情况呢?”张默也很关心这个问题,毕竟他也数据化了。

    “首先,肯定是建立在双方实力的差距上,武力或者敏捷,甚至两者相差太大,很有可能就会被对方打断技能或者进攻;其次就是武技品级,以不入品的武技和别人对战的时候,很有可能会被别人的高级武技打断;最后,大概就是施展的先决条件,我们手持长枪直接杀入敌阵,最好还是要保持足够的距离,否则很容易被人打断。

    毕竟长枪的缺点就摆在那里,近距离战斗的话非常被动。甚至到时候连基础攻击都施展不出来,这样就太尴尬了。这次我也要反省一下,若非对方都是一群新兵,否则的话我已经被擒拿了下来。”李明仔细回想之前的战斗,自己显然是骄傲过头了,哪怕是数据化,他也并非就是天下无敌。

    尤其是那致命一击,直接就是1000点伤害,换做是刚穿越的那一阵,早就完蛋了。

    “主公慧眼!”张默闻言拱了拱手,说真的他没有尝试过直接冲入敌阵,这样玩得太嗨了。不过技能打断这种事,对他来说还是非常重要的,必须列入重点参考。

    “按说如果长距离,那么可以通过弓术;中等距离,那么还有长枪,短距离的话还有环首刀,只是超近距离,难道要我们赤手空拳去肉搏?”李明也有点郁闷,总不能为了一场战斗,直接在身上带一大堆的武器吧?

    “其实主公无需担心!”张默笑了笑,“这次只是例外,以后我等从旁侧影,把敌人分割开来,使其无法对主公进行合围。而主公游走在战场之中,确保距离的状态下最大限度的杀伤敌人便是!”

    李明闻言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只是为什么那么简单的事情,他却没有想到呢?

    事情得到了很好的解决,李明也就不再纠结那么多。张默在军中也有事务,自然不能久留,于是告辞而去。闲着无聊,李明索性直接策马回到原来的营地,到后厨准备饭食。

    尚未到后厨,却不想就有亲兵前来汇报,说颖阳的一种士绅听闻李明以少胜多,大破波才别部,纷纷送来礼物前来慰问。同时颍川荀氏也发来请帖,请李明到府上一叙。似乎还注明是家宴,没有其他人。

    “呵,担心我不去还是咋的?”听了亲兵的话,李明已经大概知道荀绲的意思。要知道早些时候,他可是拒绝了荀绲好几次的饮宴邀请。

    “礼物收下,我沐浴更衣便去赴宴!”荀绲已经把姿态放得那么低,自己再不去那就是矫情了。李明可没办法得罪那种大佬,也只能硬着头皮去了,只希望别考学问就好。

    身上的甲胄已经卸了下来,难免还有一股血腥味。他被人砍不会流血,砍了别人却是溅了自己一身血,严格说起来,身上还有不少血迹来着。

    半个时辰后,沐浴更衣完毕的李明,仔细闻了闻,感觉身上依然有些淡淡的血腥味。这让他不免有点懊恼,如果有香皂或者沐浴液就好了,奈何他也没有条件制造出这种玩意。

    策马入城,如今颖阳城已经解除了城禁,大门重新开启。守门的士卒看见是李明策马入城,甚至都没有阻拦,只是崇拜的看着他的背影。

    “贤侄果然是神勇!”荀绲有点拘束的看着李明,情况他听说了,一个人只身杀入敌阵之中,连斩副将和主将,更是直接或者间接杀掉三千被裹挟的百姓,以及两千余黄巾贼。

    五千条生命,他到底是怎么杀的?荀绲不免好奇,就算是五千只羊放在那里给他宰,难道不会累?更别说,如今李明依然精神奕奕,而且身上还看不到任何伤口的样子,就算是见惯了场面的荀绲,此刻多少也是有点被吓到了。

    莫非,此人真的是妖孽幻化而成?说起来,最近的确有谣传,说李明乃妖孽所化!

    “不敢当,李某这点水平,还远远不够看……”李明谦虚的说道,如果单纯以武力和敏捷而言,这个世界能秒杀他的人还多得是。

    “哈哈……贤侄太过谦虚了,请入座!”荀绲却不太觉得李明是在谦虚,这个水平还差的远的话,那到底要什么程度才能算合格?一拳直接把一座山给达成齑粉吗?

    今晚果然是家宴,赴宴的都是荀氏子弟,的确是没有外人在。难得是,荀采也在列。或许是看到李明,调皮的朝着他招了招手。随即,却是在荀绲的瞪眼下正襟危坐。

    “今晚请贤侄过来,一则是为了感谢贤侄再次守住了颖阳,不让这里的百姓,也不让荀氏身陷兵灾!”荀绲拍了拍手,顿时有侍女把两个盒子拿了过来。

    “贤侄早些时候送来的兵法,荀某已经校对完毕。三十六计虽然简单,却已经涵盖了战场所需要的大部分谋略,价值不亚于孙子兵法!是故荀某也不好占贤侄的便宜,这本孙子兵法全本,还请笑纳!”荀绲笑吟吟的指了指其中一个盒子。

    随即又指向另外一个盒子,继续说道:“这里有本斗战心经,乃是玄级下品练炁之法,本来是荀某给采儿的嫁妆之一,如今也送给贤侄,以答谢贤侄的解围之恩!”

    “承蒙荀公厚爱!”李明有点小激动了,玄级练炁法的话,只怕不少小世家都没有。荀绲也还真是舍得,那么高级的东西,居然作为嫁妆。

    慢着,嫁妆?不知道为什么,李明似乎明白了荀绲的某些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