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6章 人约黄昏后

    “你……”锦衣女子闻言,顿时羞红了脸,狠狠的跺了跺脚。

    “李校尉如何断定,她非约你出来的人?”一个倩影缓缓在不远处的渔船里面走了出来,正是荀府的千金荀采。

    “李某,对自己的鼻子还是很有自信的!”李明逃出锦囊,放在鼻子前深深吸了一口,做出一副陶醉,而且很享受的表情。

    “李校尉,请放庄重点!”荀采顿时羞红了脸,上前一把夺回锦囊,出言提醒道。

    “所以说,荀女弟把李某叫到这里来,难道不是为了和李某私会吗?”李明笑道。

    “当然不是……”荀采都快哭了,第一次遇到那么蛮横的男人。以前接触过的,大多都是谦谦有礼的正人君子,哪有这直接把私会这种词挂在嘴边的。

    “李某事务繁多,只怕陪不得荀女弟在此嬉戏,告辞!”李明笑了笑,转身离开。倒不是说打算戏耍荀采,或者打算欲擒故纵,而是他真的对文青女子不感兴趣。

    和外表无关,这类女子总是幻想着浪漫和美好!或许出尘脱俗,带着点仙气,在李明看来这反而不接地气,同时总希望男人去迎合她们的幻想,所以不是很喜欢这种女人。

    关键还是荀绲的态度,李明并不认为,他会成为荀绲的备选佳婿。什么由荀采来挑选,实际上还不是把挑选范围,限定在青年俊杰之中?到头来不管和谁成亲,结果都不会太偏!

    “为什么你总是要走?”荀采顿时有点怒意,俏脸出现了一丝酡红,这是她第一次对别人用那么大声说话,有点羞涩,当然多少也有点生气。

    李明第一次出现,是在荀府宴会上,当时他侃侃而谈,一首歌曲连她的心都起了涟漪。却不想随即他便挥袖而去,任凭荀绲挽留而不回头。

    之后三番五次推脱,不再参加宴会,无奈之下只能让贴身丫鬟,请他出来相会。没想到见面不到三分钟,他又要离开。

    “李某是军人,随时可能会为国捐躯。如果我们深交下去,李某在荀女弟的心中地位越重要,到时候只会让你更加的伤心。再说李某到底是个粗人,胸中的文墨就那么点,实在不好再拿出来献丑!最关键的一点,若李某与你深交,那你未来的夫婿,会否心有芥蒂?”李明没有回头,只是缓缓说道,说完便直接离开,不再停留。

    “采的夫君,还轮不到别人做主!”荀采却是突然吼了一声。

    “那是李某唐突了,抱歉!告辞……”李明停了下来,道声歉,随即继续离开。

    “我打算和你私会,难道李校尉也不肯留下陪我一下?”荀采羞红着脸说道。

    “这个……那好……”李明顿时一个踉跄,差点就摔倒在地。当一个女人直接说和一个男人私会的时候,这需要多大的勇气。无奈之下,只能硬着头皮走了回去。

    “那个……校尉为了重要拒人于千里之外?”荀采娇嗔道,直接就是兴师问罪来了。

    “好吧,我实话实说……别笑我……”李明挠了挠头,此刻他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其实我真的不同文墨,无论是歌曲,还是诗歌都是我的老师所做,我不过是斗胆挪用。当时若继续呆下去,只怕必然会暴露,还不如离开,省得丢脸……”

    “你骗人,右中郎将可没有写过写过这样的诗词,也没有谱写过这样的歌曲!”荀采却是不信,毕竟荀绲在这几天,已经把李明的一切都给打探清楚。

    别小看文人,尤其是名士的门路,哪怕是通讯落后的古代,只要荀绲真的要打听一个人的消息,那么李明几乎根本没有隐瞒的可能性。

    顺带的,荀绲当然也怀疑过那些诗词和歌曲,并非出自李明。但调查了朱儁后,却发现朱儁也未曾有这样的作品,如此就有很大概率,出自李明之手!

    “我在正式拜入师尊麾下前,就有三十几个老师,只是你们不知道而已!”李明顿时回答到,假装才子总有露陷的一天,他不知道那些穿越同行都是怎么圆过来的。

    “却不知是哪位大儒,还是隐居世外的仙人?荀氏乃是荀子之后,交友广泛,大汉境内想要调查某人,都不是问题!更别说如此佳作,寻常人士,已经到处炫耀,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有如此佳作。然而荀氏三天的调查,却发现从未有过类似的作品面世……”荀采直接滔滔不绝的反驳道,那意思根本就是小样看你还敢在我面前装!

    李明没办法反驳,同时也不敢小看荀氏,这情报调查能力是不是太强了点?

    “荀采只想问问校尉,可是荀采长得丑陋不堪,或者刁蛮任性,让你厌恶?甚至不愿意与之交谈?”看着李明沉默,荀采继续趁胜追击。

    “绝对没有……刁蛮方面,有待考证吧?”李明下意识说了句,随即才意识到不对。

    “是小女子孟浪了……”荀采这才反应过来,脸蛋顿时红得如熟透的西红柿般。

    “那个,李明并未有看轻或者厌恶荀女弟的意思。只是大家都是不同世界的,也没什么共通的话题,第一次见面,难免会感到新鲜。接触久了,只怕荀女弟也会赶到厌倦吧?

    且李某身在军中,随时都要上前线抛头颅,洒热血……仔细想想,荀公会允许自己的爱女,和一个随时有可能战死沙场的军汉深入交流吗?”李明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采要和谁做朋友,那是采的自由!”荀采把手放在胸前,随即看向李明,非常亲切的笑道,“而且将军神勇,也不必如此妄自菲薄,若有朝一日建功立业,封候拜将,又有谁敢小看于你?”

    “好吧,就冲你这番话,我李明交你这个朋友!”李明笑了笑,朝着荀采拱了拱手。

    “哼,荀采如今还不屑与校尉交朋友了!”荀采却是调皮的朝着李明吐了吐舌头。

    “不想当朋友,莫非还打算当李某的恋人?”李明笑了笑,直接将她揽入怀中。

    后者先是一愣,随即剧烈的反抗起来。不管如何情况进步太快,身体本能的抵触起来。

    “请校尉庄重一些!”荀采整理了一下衣衫,羞涩的说道。

    “当初是谁说要和李某私会来着!?”李明得意的反问道。

    “请校尉把这句话忘掉!”荀采当即强硬的要求到。

    “所以你今晚把某约出来,就是打算发这些牢骚吗?”李明没好气的问道。

    “当然不是!”荀采当即摇了摇头,“当日宴会上,听闻那首歌,发现曲调和曲风,与当世歌曲多有不同,却不知将军如何想出那首歌曲的?可否,教授于采?”

    李明闻言顿时尴尬了,他不是已经正式说明了,这首歌不是他所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