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0章 论如何装X

    荀绲的夸奖,一旁的荀采居然也是美目迷离,似乎对李明非常欣赏的样子。

    这同时也是把李明推上了风头浪尖,就算不是出于嫉妒,只怕这些士子对他也未必会服气。李明心中一惊,当即把4个属性点都加在智力上,好歹把智力提升到58点再说。

    属性提升幅度不小,李明顿时觉得脑袋稍微清明了些许,注意力居然也提升了些。

    “李校尉如此称赞武官,那岂非是说我等士子,是在虚度光阴了?”最先发难的,没想到正是陈群陈长文,他缓缓起身,拱手行了一礼,这才侃侃而谈,礼数倒是周到。

    这说法有点断章取义,不过拿李明那首诗做文章,倒也算是正中要害。李明几乎不需要怀疑,如果自己没办法妥善的回答,那么很容易就会得罪天下的士人。

    话说这智力提升了,记忆似乎也好了不少。不知道为什么,听着这家伙在这里装x,李明却是想起了,以前宿舍的哥们曾经说过的一番话:“遇到那些文青要装逼的,那他说语文,你就给他说数学;他要说社会,你可以和他说生物;他要说哲学,你可以说物理。先想办法把话题带走,再制造一个高度去踩他,千万不要让重新掌握节奏,你就赢了!”

    现在想想,自己又不是文学系的,对古文和经典又不了解,真要引经据典那是找虐。还不如另辟蹊径,说不得还有翻盘的可能性!谢了,哥们!

    “哈!如果在座的各位都以为,自己是在虚度光阴的话,那又何须在意别人说了什么?”李明顿时哈哈哈大笑起来,“各位都是栋梁之才,寒窗苦读也不过是为了治国安邦!如果对自己没有信心,李某军中倒是欢迎各位,如今黄巾逆贼群起,大汉正需要有着一腔热血的男子,前去保家卫国!”

    随即朝着陈群遥遥一拜,说道:“李某从来没有轻看天下士子,若非有各位治世安邦,如何有老百姓的好日子过?只是远水救不了近火,当此世道,若没有军人顶在前面,如何平定叛乱,又如何给各位施展治世安邦手段的机会?

    或者说,文长认为,当此世道,只需要前往贼军阵前,说些孔孟道理,陈述厉害,就能让他们改过向善,举手投诚了?

    还有句话,之前我在辛家堡也说了,这出仕如同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天下有多少士子,但真正能够举孝廉出仕者又有几个?

    有才华自可专心读书,等到举孝廉,得以出仕!有才华却没有名气,又或者出身寒门无人引荐,今生估计很难举孝廉者,何不另辟蹊径?

    家师朱儁,先是从文,后从军,之后又担任交州刺史,不多时又回中枢从文。黄巾之乱后再次披甲上阵,可见文武的界限,本身就非常模糊。大家都是为了大汉的安定繁荣而出力,何必真要差别待遇?”

    不得不说,李明的说法的确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尤其是寒门的几个弟子,他们自然很清楚寒门要出头几乎不可能的事实,如果能先从军,然后再想办法转为文官……未必不是一条出路啊!

    结果没有人出面赞成,当然也没有人直接出面批评他,姑且也算是默认了这个说法。

    “贤侄果然耿直,只是如此是不是显得功利了?”荀绲也觉得气氛有点微妙,不免打断了话题,直接提问道。

    “若空有治国安邦之能,却因为声名不显而无法出仕,那一身本事如何又有何用,满腔的抱负,又如何得以实现?功利过了自然不好,但若能让更多人,得到施展自己才华的机会,那么为什么不能稍微功利一些?”李明反问道。

    寒门那边不由得默默的点了点头,其中那个叫做戏忠的,看向李明的眼光也越来越清明起来。在此之前,他就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仿佛一直都在宿醉的状态,就没醒过。

    其实想想也不奇怪,荀氏嫁女,怎么都不可能嫁给一个寒门子弟!就算能,估计也是入赘,这年头只怕也不会有哪个男人,会愿意入赘,当个上门女婿!

    “李校尉!”荀采却是突然发话,“李校尉打算功名马上取,小女子佩服不已!只是听闻颖阳外一战,二千士卒只剩下四百生还,可见战争之残酷。校尉赚取功名之时,是否想过家中亲人,又或者士卒们家中的亲人?若你们牺牲了,他们该怎么办?”

    “荀女弟,先有国,才有家!如今国难当头,我等从军之人,抛头颅,洒热血,莫非只是为了军功簿上寥寥几笔?正是那些顶在前线的战士,我等如今才能在这里饮宴!

    谁都有父母妻儿老小,当兵为了谁?不就是为了兄弟姐妹,父老乡亲吗?你不扛枪我不扛枪,谁来包围祖国,谁来保卫家,谁有来保卫那心中的她?”李明拱手,缓缓说道。

    说来惭愧,最后两句完全是歌词来着,说来李明也词穷了,和这些文人咬文嚼字的好麻烦啊!果然,还是军人舒服,一个不爽随便骂娘!

    荀采闻言也是芳心暗动,显然是把李明所谓心中的那个她,代入到自己身上。顿时美目朦胧,脸颊也变得羞红起来。

    “多少人战死沙场,最后落得默默无名……”陈群不免感慨道。

    “他们战死了,但他们也都还活着!”李明笑了笑,主要是这个时候他突然想起了一首歌,很想唱出来,没有配乐,索性清唱:“也许我告别,将不再回来,你是否理解?你是否明白?也许我倒下,将不再起来,你是否还要永久的期待?”

    很多人很奇怪,李明怎么就唱起歌来了,而且这首歌听起来完全没有韵律,但仔细一听似乎又很有新奇感,似乎暗合某种音律。

    李明可不管他们,继续唱起来:“如果是这样,你不要悲哀,大汉帝国旗帜上有我们血染的风采。如果是这样,你不要悲哀,大汉帝国旗帜上有我们血染的风采……血染的风采!”

    “采!”寒门那边,顿时就有不少人站了起来,为李明喝彩。

    “贤侄,你真是让我惊喜连连!”荀绲摇了摇头,这首歌太有感觉了。壮士百战死,多少士卒埋骨他乡,原来并未白死。

    大汉帝国旗帜上,大汉帝国土壤里,原来所有烈士依然活着吗?

    不得不说,作为一个纯粹文人的荀绲,此时此刻,对武人和军人的印象改变了许多。而李明也成功,把所有人都带到了沟子里,陈群站在那里,顿时觉得尴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