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9章 歌舞与引战

    荀氏族人虽然出仕不多,但在颍川却是大大的名士。尤其荀绲还兼任颍川书院祭酒,哪怕的世家豪门,只怕都要给他们面子。

    尤其荀氏八龙天下闻名,若能成为荀绲的女婿,那么显然是一条迅速成名的捷径。

    在上菜的时候,辛毗如是低声对李明说道。其实如果有机会,他未必不会争一争,奈何荀采已经十七,他却不过十六岁,老妻少夫,终究不美!

    酒菜已经上来,由于颖阳刚刚解围,想要弄到更好的材料却是没办法。不过这一顿酒宴,倒也是三肉两素,还算丰盛。每桌两杯黄酒,若有需要自然有侍女帮忙斟酒。

    不多时,乐师歌女缓缓走来,随即更有二十个妙龄女子,穿着丝绸舞衣缓缓入场。关键所在,却是若隐若现,引人遐想。

    “她们是荀府豢养的舞姬,姿色还算凑合,以校尉对颖阳的大恩,若有看上的,与荀家主说一声,今晚自然送到将军营帐之中。”郭图看到李明呆在那里,笑了笑,低声说道。

    “送?”李明有点反应不过来了。

    “不过区区卑贱的舞姬而已,如果校尉真好这口,郭府的舞姬姿色也有几个不错的,改日直接送往校尉营中?”郭图笑了笑,开始介绍起他们家的舞姬来。

    “哼……”对面的陈群轻哼一声,显然是对李明那猪哥的表情报以鄙视。

    “不不不,公则误会我的意思了!”李明似乎反应了过来,连忙解释,“我的意思是,就把她们当成货物一样送给别人?”

    “校尉……”辛毗不忍听下去了,“歌姬舞姬本来就是豢养来招待客人的,若客人看上,甚至会赠送给对方。也不需要可怜她们,比起饿死街头,如今能在荀府锦衣玉食,已经算是非常幸运。若能嫁给世家公子为妾,那她们就真的一飞冲天了!”

    不舒服,多少有点呗!李某是好人,良心多少有点过不去……但不知道为何,心里更多还是喜悦啊!这制度太好了,不愧是古代,必须要坚定拥护!

    最后总结,自己若无力改变什么,何必当那个强出头的傻x?李明不是瞎子,周围的士人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随着乐师奏乐,舞蹈也随之开始,汉舞清新,苍劲,壮美。和春秋时期刚刚脱胎于祭舞的舞曲比起来,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

    只是这场宴会用的舞曲,和后世的艳舞却似乎同根同源。不同的是后世穿着的是性感暴露的服装,以大胆挑逗为主;此刻的舞蹈,却是以隐晦的挑逗,还恰到好处的把自己的身材展现出来的朦胧美为主。

    宽大蓬松的丝绸舞衣,看起来把舞姬们完美的包裹了起来。然而她们的身材却透过光线,在所有人面前若隐若现,更显玲珑剔透,引人浮想联翩。李明这个时候也不得不佩服,古代人还真会玩!

    舞女们时不时会看向与会的宾客,甚至偶尔会隐晦的投来挑逗的眼神。不到十五分钟的时间,至少有十多个舞女,朝着李明投来了这样的眼神。

    李明心里清楚,她们并非看上了谁,只是纯粹在为自己的命运作斗争。与其留在府上,当个公交车,还不如得到某个宾客的看重,从此脱离苦海。

    说不得,她们甚至在幻想,自己能为某人生下一男半女,如此地位稳固,生活美满。严格说起来,她们的年纪都不大,都是十六七岁左右,正是对浪漫和爱情充满幻想之时。

    李明却是觉得无趣,他在军中,军中最忌讳的就是带着女人。尤其他还是校尉,一军之主,若是他带头往营地里面带女人,那如何维持军营的纪律?

    换言之,就算心动也不能行动!再说知道她们是什么属性后,李明也没有太大的兴趣,作为一个宅男,实际上他的确有那么点精神洁癖……

    随即朝着荀绲那边看了看,却是发现这老小子,正在笑吟吟的看着歌舞。但李明却是敏锐的发现,他看的不是歌舞,而是与会的众人。

    环视周围,与会的颍川子弟,都能镇定自若,默默的欣赏歌舞。唯有寒门那边,以及中位的几个人,露出了猪哥的表情。

    “切!这荀老头真的可恶,这是打算看看他们谁是正人君子?知道你要招女婿,那有想法的,就算不是正人君子,也要装作是正人君子。到时候与其招了一个伪君子当女婿,还不如招一个真小人好一些!”李明顿时就明白了荀绲的想法,不免吐槽起来。

    “没想到李校尉居然发现了?呵呵,其实怎么样都无所谓,毕竟真正挑选夫婿的乃是荀采,而非是他。再则,若能连他们都给瞒过去,那自然也能瞒得了别人。这种人虚伪则虚伪,但在官场之中厮混,又有哪个不虚伪?”郭图笑了笑,低声说道。

    李明顿时心中我了个槽,暗道:自己那么小声这厮居然都能听到?同时只觉得,如果真的按照郭图所言,这官场,还真不是他这种纯洁的人可以待的!

    曲终人散,歌姬们停留了好三分钟,这才缓缓告辞而去。她们停在那里的感觉,就如同货物一般,等待着别人挑选一般,只可惜她们是注定要失望了。

    “好好好,歌好曲更好!”郭嘉顿时拍了拍手,高声称赞道,其余所谓的才子,也是纷纷点评了一番,直接从音乐和舞蹈的角度来评价,却是只字不提歌姬舞姬的事情。

    “虚伪!”李明暗啐一口,不过转念也算了然,先不说这次宴会的因素,只说他们家中,哪个没有十几二十个歌姬舞姬的,从小熏陶下,见怪不怪也是有可能的。

    或者说,对于世家子弟来说,对**的控制,也是重点培育的一个方面。

    “听闻……李校尉在路过辛家堡的时候,曾赋一首诗……此诗荀某听了,也觉得热血,却不知李校尉,可还有别的佳作?”荀绲笑了笑,然后直接问道。

    “荀家主是长辈,按说称呼李某表字曙光即可!至于佳作本天成,妙手偶得之,实在难以强求别的!”李明谦虚的说道。

    “哈哈哈,那荀某就倚老卖老,称李校尉一声贤侄也罢!以前本以为,那首诗是谁人代笔,可听贤侄所言佳作本天成,妙手偶得之,却是道尽了诗歌的真谛,这下荀某却是不再怀疑了!各位,也要多学学李贤侄这种谦虚的精神才是!”荀绲大笑。

    李明此刻可高兴不起来,只因为他能明显的感觉到,周围士人对他的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