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8章 颍川多俊杰

    正规来说,荀家只是邀请了李明一人,不过按照惯例,李明能够带一个人随同。

    和后来所谓的宴会在晚上举行不同,这时候的宴会大多都是在白天举行。才早上十点多,李明已经随着辛毗来到了荀府外。

    “两位请进!”管家早已等候多时,见到两人到来,礼貌的迎接两人进去。

    直至进入大厅,李明才知道原来宴会邀请的并非他一人。不仅郭图在,还有不少年轻俊杰。之所以那么说,只因为不少人看起来才二十来岁的样子。

    当然,如辛毗这样十六岁左右的也不是没有,郭图身边,就坐着个十四岁的少年郎。

    管家给李明安排了座位,不偏不倚,却是在中间的位置。李明左右看了看,顿时了然。上首处的几个位置,入座者或年纪偏大,衣服华贵,举止儒雅大方,显然是出身世家大族。

    中间的部分,则是一些小世家,衣服也是一般。最末端,不少与会者虽然年轻,但穿着的都是粗布袍服,虽然收拾得很干净,却显得非常破旧,这些人当是出身寒门!

    不过李明还是很佩服荀老爷子,并没有因为是寒门子弟,就拒之门外。

    “李校尉,又见面了!”郭图正好在李明旁边,随着李明入座,拱手打了声招呼,随即介绍了一下身边的这名少年,“此乃郭某族弟郭嘉!奉孝,来见过李校尉!”

    “颍川郭嘉,见过郭校尉!”小郭嘉却是随性打了声招呼,便是作罢。

    “我这族弟,从小放荡不羁,还请见谅!”郭图拱手,算是替郭嘉的失礼道歉。

    “哈哈哈哈!令弟看似放荡,实则大智大慧,日后必然不凡!”李明大笑,就算对三国历史不熟悉,郭嘉郭奉孝的大名,还是听过的。

    他在三国似乎非常有名,似乎是曹操麾下的顶级谋士来着,还有个称号,叫什么来着?好吧,李明的确对三国不熟悉!

    “他能别那么顽皮就好了!”郭图谦虚,但难掩心中的喜悦。李明虽然微不足道,但如此称赞族弟,对他以后的名声还是很有好处的。若李明以后成为名将,那么影响更大!

    郭嘉没有说什么,只是眼神闪烁了几下。周围的宾客脸色却多少有点古怪,有些觉得李明说得有点过了,有些和郭嘉有过接触的,却觉得这个评价还算合理。只是心中不免奇怪,这李明似乎第一次见郭嘉,又如何知道他有大智大慧?

    “李校尉似乎也是第一次来颍川,不知道在何处听说过郭奉孝之名?”李明斜对面,位于上首处的一名年轻男子不由问道。

    “未知阁下……”李明拱了拱手,疑惑的问道。

    “颍川陈群,李校尉称某表字长文即可!!”后者拱手回道。

    “颍川陈氏嫡子,祖父陈寔,父亲陈纪,叔父陈谌皆乃当时大才!”辛毗低声提醒道。

    陈群那些父辈祖辈李明不认识,但对陈群还算认识,他似乎提出过九品中正制,是曹丕的重要臣子。按说能做到这一步的,能力绝对不差!

    “如此,长文也称李某表字曙光即可!至于之前所问,其实李某的确是第一次来颍川,但也听说过颍川多俊杰的说法,尤其颍川书院的学生,各个都是未来的栋梁之才!”李明笑了笑,“且不说奉孝,公则也是当世俊杰。而如果我所料不虚,在座的各位,应该都有不凡之处!包括长文,以后成就也必然不凡!”

    周围的人闻言,顿时也就了然。原来李明不是真正有识人之明,只是纯粹奉承他们。鄙视归鄙视,心里却还是非常得意,到底是被人称之为栋梁之才。

    “原来如此……”陈群点了点头,也不再发问,心中的确是把李明看低了一层。

    唯有郭嘉,还有末座里面的一个男子,神色有点复杂。李明这番话的确有讨好奉承的意味,却非常自然不做作,关键是语气非常肯定,似乎真的认为他们就该是这样一般。

    他凭什么,那么认定,他们以后的成果必然不凡?

    “家主到!”管家高呼一声,荀绲却是缓缓走了出来,还带着一个少女,约十七岁。

    “各位,老朽来迟,还望各位见谅!”荀绲未曾坐下,却是首先拱手告罪道。

    “无妨,无妨!”众人纷纷拱手致意,后者这才点了点头,缓缓坐下。却不想那少女,也是坐在他的旁边。

    “李校尉初次参加宴会,只怕大家都不认识,且容荀某引荐一番……”荀绲落座后,却是直接向大家介绍了李明的身份,还有他的功劳。点明如果非他,只怕颖阳要受兵祸。

    换言之,也算是救了大家一条小命,所以别以为他是武人,就小看人家。当然,这句话荀绲没有说出来,不过大家都不是傻瓜,听得出来。

    随即,荀绲又为李明介绍了与会的众人,李明才知道这里大多都是颍川书院的弟子。上首处的几人,最上面的三个则是他的儿子,期中两个分别是荀衍和荀谌,最后一个便是有王佐之才的荀彧。三人此刻不过二十来岁,风度翩翩,一表人才。

    除此之外还有陈群、钟繇、崔琰、郭图,郭嘉等人,有些听说过,有些没听说过,李明只能感叹自己的孤陋寡闻。还有一些如同阴瑜、戏忠等名字的,却是真的陌生得很,也不知道到底是历史里面的什么人,在三国都有什么成就。

    好歹也大概知道,在座的大部分,还真都是颍川书院的弟子。难怪之前自己说颍川书院的时候,不少人都露出了得意的表情。

    同时不免有点郁闷,那么多文人墨客之中,把自己这个粗鄙军汉安插进来算几个意思?让自己丢人吗?似乎,自己也没有得罪过荀绲吧?

    “这次邀请大家过来,不为别的!”荀绲介绍完毕,却是直接进入了正题,“小女荀采,年十七,已经到了出阁的日子!只是小女从小宠惯了,不肯听家里安排,只想着自己找个夫君。”

    “各位皆是最出色的青年才俊,此番邀请各位前来,除了打算交流一番感情外,荀某也希望在各位之中,择一贤婿!”荀绲朝着众人拱了拱手,笑吟吟的说道。

    好吧,原来是个招亲的宴会。只是何苦要把他叫过来,当绿叶吗?还是让荀家小姐有个对比,好知道如何挑选自己的夫君?这荀绲,也太寒碜人了!

    “当然现在我们不说这些,管家,人既到齐,那就开宴吧!”荀绲转身交代了句。

    管家领命,当即回去安排,不多时酒菜便由侍女,陆陆续续端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