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8章 煽动与扩招

    县令很小气,提供了大概五十石的粮食,三头猪和两只羊,以及一些酒水就打发了。

    不过作为一个下县而言,能拿出那么多东西犒赏军旅,也不能说很小气。只是至始至终县令再也没有出现过,这种不屑于他们为伍的感觉让人很不爽。

    李明此刻就有种:你们早点吃完休息好,第二天就给我滚蛋的即视感!

    县尉把李明带到了驿站,已经有专门的人手出来招待。当然,以李明的地位,自然不能享受最高的,不过也得到了间干净整洁的房间。

    “不管如何,校尉都是本县的恩人!若非校尉及时相助,只怕本县不保!”县尉告别之前,郑重的道了声谢,随即低声说道,“那县令其实就是个孬种,对着自己人强硬,之前却是被吓得不敢出县衙,说不得还在计较着要不要投降!”

    “说不得县尊也是在思考破敌之策呢?”李明拱手回道,在背后说人是非到底不对。

    “就当是这样呗!”县尉笑了笑,告辞而去。

    “把辛毗叫过来!”目送县尉离开,李明这才对朱勇吩咐道。

    “有什么打算?或许你没有注意到,你如果有什么坏主意的时候,嘴角会微微翘起!”朱勇仔细看了看李明,然后低声问道。

    “这个我以后会注意,不过具体是为了什么,明天你就知道了!”李明淡淡一笑。

    朱勇闻言也不好继续说些什么,直接点了点头前往城外安排。

    晚上的伙食还算不错,有鸡有鱼,有烤羊肉和粟米饭,甚至还有一小碗黄酒。肉食是城里的商人提供,这是李明偶然打听到的结果。范广说是犒赏,其实根本就是借花献佛。

    这也直接使得,李明对他的评价又降了几分!

    次日,随着县城大门开启,辛毗也被李明带到了县城的衙门前面。与此同时,按照李明的意思,朱勇、张默和杨乐三人把百姓都给叫了出来,围在了这里。

    李明看了看下首处的百姓,他们大多的表情都非常的麻木,或者对于大部分人来说,他们最大的奢望就是在明天依然活着。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也不敢奢求什么!

    相比之下,少数商人或者士人一类的存在,却是衣服光鲜,神采奕奕。这只占据了不到一成的存在,和这些占据了九成的百姓,形成了贤明的对比!

    “郏县的乡亲们!”李明高呼一声,“我乃右中郎将朱儁麾下校尉李明!封将军命令,前来讨伐黄巾散兵,就在昨天,已经尽诛三千贼寇!郏县暂时安全了!”

    闻言,顿时不少百姓都抬起头来。昨天的战斗是在下午进行,所以具体什么情况,他们还不得而知。本以为只是杀散,没想到居然是尽诛!

    看到李明的时候,顿时再次被他的年轻说震惊,他才多大,可年满二十?不到二十岁,就已经带兵诛杀了三千多名贼兵,这太不可思议了!

    “同时!”李明顿了顿,“本校尉即将启程,讨伐其他几个县城外面的黄巾散兵。只是经过昨日一战,兵员有所损耗,所以希望在郏县征兵!只要年满二十,三十五岁以下青壮者,皆可报名!衣甲武器我来提供,甚至每人一贯钱安家费!”

    这番话自然引起了人群的骚动,战争必然要死人,人手不足自然要征兵补充,这不奇怪。尤其是在如今,大部分只要给口饭吃都有人入伍的情况下,还有一贯钱的安家费,这是想都不敢想的。

    只是大家蠢蠢欲动,却不敢上前。一则没有战斗的决心,二则也没有战斗的勇气。在郏县,哪怕一顿饱一顿饿,好歹能够活下去。没有了生存危机,并非谁都想入伍。

    “我还道你打算怎么样,敢情打算直接在这里招兵?你到底怎么想的?”朱勇顿时低声问道,在他看来李明完全是胡闹!

    “你说的,只要是有产的良民,就能征召入伍!他们都是郏县的居民,每个人都有产业,那肯定是良家子弟,为何不能征召入伍?”李明朝着前面的众人比划了一下说道。

    “话虽如此……”朱勇还打算进一步劝说李明放弃这个打算。

    “看看我身边这个军侯!”李明把辛毗拉了过来,“他是不远处辛家堡的二公子,今年不过十六岁,甚至尚未及冠!但是他乃是堂堂大汉子民,眼看如今黄巾贼正在各地肆虐,使得民不聊生,百业凋零。他一个十六岁的少年郎,都能够为了国家大义,毅然投笔从戎!”

    随即在所有百姓身上扫了扫,缓缓说道:“难道说,你们连一个少年都比不上?难道说,你们就能眼睁睁看着大汉江山,被黄巾贼肆意破坏而无动于衷?看着你们的土地,看着你们的故乡,直接被这些黄巾贼破坏而麻木不仁?”

    “或者说!”随即猛地一瞪,“你们难道就打算一辈子这样混过去就算了?难道你们就不打算建功立业,萌荫后代?难道说,你们就甘心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活着,只希望明天能够继续活着就算了?难道你们就不希望,有朝一日,甲胄加身,成为一代名将?

    乡亲们,现在正是建功立业的大好机会!这是一个改变命运的大好机会,现在一个美好的未来就放在你们面前。你看看,辛毗刚刚入伍,直接就混了一个军侯啊!

    参军入伍或许充满了危险,或许有很多人没办法等到命运改变的那天。但是比起你们现在这样,难道不值得你们赌上一赌?公侯将相,宁有种乎?!”

    “我赌了!”顿时,就有一个百姓高呼一声,与此同时引起了一连串的连锁反应。

    整个郏县县城有人口近十万,算上周围过来逃难的,也有十三四万余。青壮不敢说多,三四万总会有,符合李明要求的,少说也有一两万余。

    那么点时间,这两万余人,已经同时发出了嘶吼,条件不符合的,顿时非常不甘心。

    “我感觉你这不是在招兵,而是煽动他们造反!”朱勇低声说道,“你不该把他们都集中起来,现在只要有心人煽动一下,他们就会起来造反!”

    “那就不是我该头痛的问题了!”李明淡淡一笑,随即用眼角扫了扫县衙那边。

    “你用得着这样膈应人家吗?”朱勇顿时明白李明的企图。

    “安民本来就是县令的责任,我只是一个莽汉,只负责打仗!”李明耸了耸肩。

    招兵工作非常顺利,或者说甚至有不少十九岁或者三十六岁的人过来询问能否入伍。百姓们被压抑得太厉害,骤然醒悟过来,参军的热情空前的火热。

    李明见状,索性提高了招兵标准。三十岁以下的不要,家里独子有妻儿的不要。

    如此千挑万选,最终才选拔出了一千一百人,凑齐了两千人的编制。如此一来,他这个空投校尉,也终于是名副其实了。只是战斗力方面,几乎不需要去考虑……

    “一般来说,面对这样的情况,你们是怎么做的?不必告诉我,帮我安排下去!”李明找到了朱勇,也不给他回答的机会,直接就给了他任务。

    朱勇刚想发话,却不想直接被噎了回去。随即只能乖乖按照习惯,把原有的九百人打散,与这一千一百人混编。

    不少人升级当了伍长,也有不少人当了什长。朱勇、杨乐、辛毗和张默都提拔为军司马,各统领一曲士卒合计400人。李明独领一曲,作为亲卫兵。

    派去报功的使者也在这个时候回来,带来了朱儁的任命。鉴于李明尽诛郏县黄巾散兵,正式任命李明为讨贼校尉,统兵两千。至于下属的军官名单,由他安排并且上报。

    同时,让使者给李明带来两个字:“胡闹!”

    显然,是不满李明单枪匹马杀入敌阵之中的行为。李明闻言,看了看朱勇,后者将头侧到一边,假装在那里看风景。不用想,告密的就是这厮了!

    “校尉,县尊吩咐,黄巾贼尚未平定,还望校尉早早出发!”县尉却也是来到了李明面前,“他很生气,在里面摔了点东西,但不敢直接出来!”

    “让他狗眼看人低!”李明却是有种爽快感。

    “话虽如此,文人之间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万一他在外面胡乱污蔑些什么,对李校尉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县尉闻言,低声提醒道。

    “李某本来一无所有,又何须害怕失去什么?”李明笑了笑,缓缓上前,“儿郎们!时不我待,全军集结!即日出征!”

    “喏!”老兵们心里没底,新兵心里更没底,朱勇四人却是率先高呼起来。

    “喏!”老板们闻言不敢怠慢,纷纷高呼。新兵也不敢怠慢,纷纷应和。他们本来还以为会整训一番才会出战,却没想到那么快就要出战。

    好在武器铠甲都有,穿上皮甲,拿起武器,心里顿时安心了不少。最大的遗憾,不是没有,这支两千人的部队,纯粹是长枪和刀盾兵,并没有合适的弓箭手。关键是,现在也没有时间,去训练一支弓箭手!

    “这样是不是太冒险了!”辛毗有点紧张。

    “我们的时间非常值钱!所以,没时间慢慢等他们磨合!”李明咬了咬牙,“边走边训练,对违纪者从严处理!战场上胆敢畏战不前者,贪生逃走者,杀之!”

    “喏!”辛毗也知道,这是最好的办法。

    最值得庆幸的是,这年头人命真的很不值钱,能够轻而易举地补充兵源。饶是如此,辛毗心里还是有点没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