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7章 不同的态度

    郏县的的大门缓缓开启,显然他们已经意识到外面来的是官兵,而不是黄巾贼。

    那么久才开门,本身就有种耐人寻味的意思。若是真的欢迎,只怕早早就该开门迎接他们进去,尤其随着大门开启,最先出来的不是县令,而是县尉,及他麾下的士卒!

    “感谢各位前来襄助,却不知道各位是那部分的兄弟?”县尉拱了拱手,看样子以前也是一个混过军队的,只是下放到了这里当县尉。

    “某乃右中郎将朱儁麾下,校尉李明,奉命前来征讨这些黄巾散兵!幸不辱命,郏县外三千黄巾散兵,已经尽数伏诛!”李明拱了拱手。

    “原来是朱将军麾下,难怪如此骁勇善战!”那校尉闻言,顿时态度也放开了不少,“各位远道而来,也应该是兵马劳顿,若不嫌弃,不妨进入郏县休息一宿?”

    “甚好!”李明看了看天色,已经快要到天黑时分,继续赶路也不现实。

    “只是郏县狭小,只怕……”县尉话锋一转,为难的看了看李明背后这五百多士卒。

    “按规矩是怎么样的?”李明看向朱勇。

    “按照规矩,外出征战的军旅不得入城,如果需要进入城池,只能是长官进去,其他的留宿在外!”朱勇缓缓说道,这或许不是大汉的规矩,不过可能是朱儁订下的规矩。

    “那就是这样吧!你们三个留在营地,朱勇随我进去!”李明点了点头。

    “怎么可以这样,我也想进去……”张默有点郁闷。

    “这次你们畏首畏尾,算是处罚!当我的兵居然还要分你我彼此,上阵打仗居然还推三阻四的,你觉得真的就能这样算了?”李明回头,狠狠的瞪了两人一眼。

    两人顿时羞愧,当时谁也没想到,李明居然会率先朝着敌人那里杀了过去。这也就算了,至少朱勇还懂得第一时间跟进,他们却是显然慢了一步。

    “喏!”回想自己的丑态,两人自然也不好意思说要进入城池什么的,纷纷应是。

    “情况怎么样了?好点没有?”李明看向辛毗。

    “最开始的时候,有种窒息的感觉,大脑也是一片空白,慢慢的也习惯了!多谢校尉关心,下次属下绝不拖后腿!您有急事,就不多叨扰了!”辛毗拱手。

    经过一场战斗后,辛毗也瞬间成熟了不少,好歹是体会过了战争的残酷和热血。

    “抱歉,我这部下来自辛家堡,今天才刚刚入伍,我还真担心他不适应站场!”李敏这才点了点头,回头朝着县尉告了个罪。

    “哈哈,辛家世代耕读传家,没想到其后生,居然还能被李校尉拐到军中。”那县尉显然是认识辛毗的,看向李明的眼神也高了几分。

    “男儿谁没英雄梦?平时不敢保证,如今军功好得,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李明大笑。

    “善!李校尉,请进!”那县尉大笑,让开一个身位示意李明进去。

    路上得知,这名县尉果然以前是在北地混过,立下不少战功。最后也就当了这个郏县县尉,实际上他也很清楚,自己已经没有办法继续往上爬,才不得不选择下放。

    这是很多军将最无奈的地方,没有背景和出身,说不得校尉或者县尉便是极限。

    “某乃郏县县令范广,阁下便是李校尉?”来到县衙,这个时候身穿官袍的文人带着一帮衙役却是直接走了出来,只是这态度,显然和县尉截然不同。

    “某乃……”李明如同之前介绍一般,打算自我介绍一番。这个县令按说,是他穿越之后,见到的第一个文官,自然也多了几分拘谨。

    “阁下的身份某已知晓!李校尉以五百士卒战胜三千黄巾散兵,着实威猛无比!范某已经派人收拾好了驿站,今晚请将军好好休息。郏县不过是下县,没什么好招待的,一些酒菜还是能拿出来的!”范广说完,却是直接告辞而去,完全不理会李明。

    “我那么不受人待见?”李明有点不爽,范广刚才完全就是社交用语,一点感情都不带。真要说也不是没有,只觉得这股浓浓的不屑算几个意思?

    “这不奇怪!”朱勇低声提醒道,“之前我有说过,不少文人其实根本看不起武将。正所谓乱世武将,治世文人天下承平太久,文人对武将的态度也越来越不屑一顾。武将的地位也随之越来越低。哪怕是区区下县县令,若是对上的是家主,那么说不得还得好好接待,但对付我们,他这样的态度在正常不过!”

    “县令就是这个脾气,还望两位海涵!”县尉此刻也有点尴尬,拱手告罪。

    “说起来,县里的百姓呢?”李明并不打算就这个问题继续深究下去,看得出来那个县令高高在上,和这种人斗气除了自己不舒服外也没有别的意义。

    “黄巾贼刚刚击破,不少百姓还有点畏惧,所以都在家中。”县尉说得有点支吾。

    李明其实是听出来了,说到底还是担心他这五百士卒入城,然后骚扰他们,所以为了避免这种情况,所以干脆躲在家里不敢出来。

    “士卒侵害地方百姓的事情很常见吗?”李明有点不明白,为什么感觉这已经是一种常态,至少百姓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处理办法。

    “你和那些贱民一般见识干嘛?或许会有那么些管不住下半身的士卒,不过大部分的军队都能很好的约束自己。只是近年来,对军队的闲言闲语就没有少过,百姓人云亦云,把我们军人视若虎豹……”朱勇顿时没好气的说道。

    显然,类似的情况并非偶然,在大汉之中百姓对军人的印象几乎都是这样。

    难怪军方反而那么容易抱团取暖,原来在如今的大汉现状下,军人本身再不抱团取暖,还有谁能看得起自己。实际上就算是军旅之中,也分寒门和世家出身的军人,行为习惯也是大大不同。至于对军人的不好印象,还是那些世家子弟出身的军人惹出来的。

    只是人云亦云,以讹传讹,自然也就变成了所有军人都是这样。偏生话语权,永远没办法掌握在寒门的手里,所以就算大多数寒门都坚持了原则,百姓依然会视若虎豹。

    军人的权益被不断的损害,还能指望这样的军队,如何去保家卫国?

    仔细想想,李明为大汉感到悲哀,只是现阶段他,却无理无力去改变什么……但在内心深处,却似乎有一个声音,去让他去试图改变什么。

    说来也是,若是身为一个穿越者,看着如此不公还能默不作声,毫无作为,岂非浪费了这次穿越?本身,自己可不是那种,能忍气吞声,阶级分明的古人!李明暗暗下定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