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3章 拐走少年郎(下)

    中年人虽然拱手行礼,不过态度却是完全没有改变。或者说知晓来者是朝廷的军队后,反而没有了之前的紧张,甚至有点颐指气使的意味。

    随即,却是带着几分藐视的语气说道:“各位远道而来,有失远迎。坞堡简陋,就不招待各位。来人,给王师送去三十石粮食,支援王师讨贼!”

    “x的,当我们是乞丐打发是吧?”杨乐顿时不满,低声抱怨起来。

    “我们又不是过来讨饭的,只是对方如此看轻我等,这也太看不起人了!”张默皱眉。

    “曙光,辛家家主看来对我们没什么好感,想来也不会打算安排家中子弟参军,我们留在这里也只是自讨没趣,不若早早离去……”朱勇显然也看出了这点,低声说道。

    “朝廷的军队就那么不受人待见?”李明有点想不明白。

    “孤军姑且不说,还没有正式编制,别人说不得还把我们当成打秋风的败兵。再说前后才五百人,要对付数千人的黄巾散兵,只怕他也并不看好我们吧?”朱勇苦笑道。

    看了看朱勇的表情,李明几乎已经可以肯定,这种情况算是一种常态。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咽不下去这口气,主要是对方这个态度,让他受不了!

    “辛家主,某乃大汉右中郎将朱儁麾下,别部校尉李明。奉命沿路招募良家子弟入伍,保家卫国,讨伐黄金叛贼。如今路过贵地,敢问府上可有打算建功立业的勇士?”李明却是抬起头来高呼道,凭什么他们看不起自己。

    “辛家耕读传家,从来不打算在军界发展!”中年人眉头一皱,缓缓说道。

    “或许你背后的两位,未必就想着寒窗苦读,坐看华夏大地被黄巾贼祸乱?书生怎么了,书生就该弱不禁风,就该眼看国破家亡,还抱着书本在家中苦读?”李明高呼,“我以前听过一首诗:男儿何不带吴钩,匡扶大汉十三州!请君暂上云台阁,若个书生万户侯!”

    这是唐代诗人李贺所写,南园十三首里面的一首。本意是收取关山五十州,也不是云台阁,而是凌云阁。只是大汉只有十三州,而凌云阁也没有出现,只有著名的云台阁。

    好在李明也没有太蠢照搬,勉强修改了一下。通不通顺无所谓,反正他也知道自己是个武夫,不必在诗词方面有太多的建设。

    “好诗!只是诗体怎是七言?”年幼的少年郎顿时高呼,却是被年长的拉了回去。

    “哦,李某只是一个粗人,没读过什么书,哪里懂得那么多作诗的规矩,即兴而为,献丑献丑!”李明拱手笑了笑,实际上他很清楚,自己已经勾起了少年的兴趣。

    “七言诗体可谓前所未见,不过如果能够发扬的好说不得可以自成一派。更别说这首诗道尽了功名利禄马上取的真谛,乍闻顿时举得热血,的确是好诗!”少年郎顿时点头评足起来,而他的兄长也是微微点头,只是不露声色。

    “辛家家主!大汉的官职才几个?那可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没点保险怎么行?”李明看见少年上钩,顿时趁热打铁,“再说这军中,也需要文官出力。只怕令郎长大之后,也不喜欢别人说,他是一个国家危难之际,只懂得躲在坞堡里的缩头乌龟吧?”

    “我才不是缩头乌龟,我要参军!父亲!”年幼的少年顿时高呼。

    “你才十六岁,参军岂非胡闹!”辛家家主顿时无奈,这幼子到底年轻,受不得激。

    “当年冠军侯入伍的时候入伍才多大?十七岁!当年甘罗拜相才多少岁?十二岁!人生在世,最不能缺的,就是梦想,还有去追逐梦想的勇气!试问当今天下,有什么比军功更好赚的?真要在朝堂里面慢慢熬履历,直至把满腔的热血都给磨平?”李明振臂高呼。

    “爹爹!”少年顿时下定了决心,“出仕为官有大哥就好,孩儿想要上战场!”

    “胡闹!他们只是杂牌军,甚至连正规军都算不上!你真要入伍,我可以安排你进入正规军,不管是卢植麾下,还是皇甫嵩麾下,甚至那朱儁麾下都不成问题,何须要投入他们麾下?更别说,他们打算以五百人,对战黄巾贼数千散兵,这不是送死么?”辛家家主顿时跺脚,对幼子那么容易就被吸引赶到不满。

    同时心中,难免对李明也是非常的不爽,不就是给了他一点脸色,直接把别人的幼子拐走算几个意思?只是如今看着幼子心意已决的样子,顿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好在老大稳重,就算明显露出了感兴趣的表情,却没有进一步的行动。辛家耕读传家,关键已经和袁阀搭上了关系,以后未来本来一片光明,何须要走军旅的路线。

    “如果李某所料不错,阁下应该有别的关系。只是人情越用越少,难道你两个儿子出仕之后就不打算升迁了?再说,白手起家才好,不必受到上官和同僚的掣肘,而且战功得到也更加容易。而且,若是功劳足够,成为正规军还远吗?”李明大笑。

    此刻别说是辛家家主,只说李明身后杨乐和张默,甚至下属的那些军官,也是憋了一口气,打算好好拼一拼。真的能够拼出一个将军来,那绝对也是光宗耀祖的事情。

    “你!好,我算是怕了你了!”辛家家主叹了口气,他在幼子眼中看到了决心。这个幼子的才华其实比他哥哥更好,只是心性也更加不安定,他如今更是发现,这个儿子已经长大了,翅膀长硬了,已经不再听话了。

    仔细一想却也不得不承认,就算和袁阀关系再好,两个儿子能够都出仕?资源有限,官位也只有那么几个,长子肯定是要出仕,幼子只怕……想到这里,辛家家主,也是无奈的认可了李明的那番话。

    一刻钟之后,坞堡大开,少年带着四百家丁加入军中。到底是自家幼子,而且还要在军旅里面拼命,辛家家主自然不会让他受委屈。至少,绝对不会允许他从士卒开始做起!

    李明自然投桃报李,当即任命少年为军侯,位置甚至比张默,以及杨乐还高。只是两人也不好说些什么,少年身边这四百士卒,可是人家的家丁兵,无论是忠诚还是服从,都远胜他们麾下士卒。

    “说起来,你叫什么名字来着?”李明正要任命,才想起来还不知道少年的名字。

    “属下名叫辛毗!属下不仅学习剑术骑术,而且还学习过兵法,以及数算之法,射箭不敢说,也能十箭六中!”辛毗趁机自我介绍了一番。

    李明根本不知道,他就是那个历史上的辛毗,此刻的他,也不过是个十六岁少年。却因为李明的介入,人生显然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转弯。

    “欢迎你入伍,辛军侯!”李明顿时大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