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8章 原来是你啊

    李明把这本功法看完,却是自动得到了提示:“发现更强大的功法混元诀,是否将斗战决替换为混元诀,功法效果可以覆盖,但不可以叠加!”

    这个倒是符合内功修炼的概念,比如某人修炼了武当心法十多年,然后转修九阳神功,原本修炼出来的内力,自然是要精练为九阳真气,而不是互相叠加。

    功法的属性本来各有不同,哪怕是同样阳属性的功法,也会有所不同,转修自然要把一种真气转化为另外一种真气,这样才比较合理。

    李明也没有任何不转修的道理,于是自然是选择确定,修炼体系自然发生了改变:

    混元诀:主流练炁功法,主修后天之气,九层之后可进行九转溯源,凝练先天之炁。每修炼一层,hp50,mp60,武力3,敏捷1,附加技能表现方式—气感。

    “喵的!难怪说斗战决是粗浅的练炁功法,和混元诀相比完全弱爆了啊!”李明看了看混元诀的加成,比较一下斗战决的情况,顿时爆了粗口。

    “虽不知道你自言自语说些什么,混元诀肯定比斗战决厉害的吧?”一旁被忽视的孙坚吐槽道,“或者说扣除最低级的练炁法门外,最低级的功法便是斗战决了!”

    “不管如何,非常感谢孙将军与朱将军的厚爱,李明必然肝脑涂地,死而后已!”李明郑重的行了一礼。

    “其实你也不必要把这门功法看得那么重要……”孙坚反而有点不好意思起来,“毕竟这虽然也算是主流练炁法门,但比起不少独门练炁法来说,其实还是比较低级的存在。不过这是寒门能够在兰台那里,得到的最高级的功法了……”

    顿了顿,继续说道:“而且,你难道不知道朱将军传你这练炁之法背后的意义?”

    “这个……属下不知……”李明顿时被问倒了,毕竟他又不是这个时代的人。

    “果然啊……”孙坚叹了口气,“朝廷不允许练炁之法外传,所以一本都是家族成员之间,或者师徒之间传递。他给了你这本功法,意思就是要收你为徒。若非如此,你觉得区区一个来历不明的小子,他堂堂大汉右中郎将,会那么重视?”

    “您的意思是,朱将军要收我为徒!”李明顿时被这个消息惊喜到不知所措起来。

    “改天见面,记得要执弟子礼哦!”孙坚笑了笑,若非朱儁有这个想法,他本来也打算招揽李明,别的不说,就这个悟性和学习能力,他以后的成就必然不凡。

    “喏!”李明拱手说道。

    孙坚笑了笑离开了,李明却是默默的坐了下来,开始修炼混元诀。打铁还需自身硬,若没有表现出足够的天赋,如何能够让别人赏识自己?李明心里很清楚这点!

    次日起来,李明发现一晚的修炼,混元诀的经验条居然只提升了2,这不由得郁闷起来,按照这个说法,要修炼到第一层,岂非要将近两个月的时间?

    “李军侯,将军有令,让你去清点新兵,并且好好整训!一个时辰后开始拔营!”朱勇这个时候来到他的面前,把军侯的腰牌递给了他。

    “喏!”李明顿时起身领命,并且接过了腰牌。

    作为军侯,可以有一个亲卫队。在这个基础上统御两个屯的士卒,他原本的那个屯交给张默统御,不足的士卒已经补齐,奈何补充进来的都是新兵。

    张默之下,两名什长提拔为队率,又有两名伍长成为了什长,顿时很多人都想起了李明在第一次出战之后说过的话,不由得热血澎湃。很多人更加坚信,只要跟着李明,那么升官发财自然不是梦!有了动力,积极性自然也被最大限度的调度起来!

    “另外一屯的人在哪里?”李明左右看了看。

    “在这里!”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使得不少人转头看了过去。

    却见杨乐带着一屯的士卒,缓缓走了过来。早些时候他直接对袍泽拔刀相向,或许有李明激怒在先,不过按照军法,还是被贬为屯将。今天刚刚接到军令,将他调入李明麾下。

    杨乐纵有千万般不愿,除非他打算直接退役,否则就必须要遵守军令。

    看到是杨乐过来,李明也有点不满,他可以肯定这是朱儁故意的安排。但为什么那么安排,他却想不明白。明明知道两人有间隙,还把杨乐调入他的麾下,这是什么意思?

    “又见面了,李军侯!”杨乐拱了拱手,算是打了招呼,听得出他不情愿,毕竟原本他才是军侯,而李明不过是一个区区屯将。

    “大胆!你既然已经调入军侯麾下,为何姗姗来迟?且有你这样和军侯说话的吗?”张默看不下去,直接上前怒喝道。

    “属下杨乐,参见军侯!”杨乐冷哼一声,拱手再次行礼。

    “好了,以后大家都是一个锅里吃饭的兄弟,客套就免了!”李明将他服气,“以前如何姑且不说,以后大家都是自己人,李某人从来不亏待自己的兄弟!但如果你赌气不听军令,也别怪军法无情便是!”

    杨乐却是没想到李明会说出这样的话来,顿时有点尴尬,臊红着脸回到:“喏!”

    “好了,大家准备准备,还有半个时辰就要出发!另外早些时候的打赌,就算作废,毕竟我可不希望自己的兄弟饿肚子!”李明当即下达命令。

    “赌输了就是赌输了!杨某也不是不讲信用之人,一个月内伙食一半归你们便是!”杨乐却是拒绝了,“军侯无需多言,你真的把赌约作废,那是看不起杨某人!”

    “杨屯将果然好汉,这样就继续吧!”李明拱了拱手,心里暗道这杨乐是条汉子。

    杨乐和张默愿意配合,那整训自然是顺利进行,不能说是完美磨合,不过好歹是没出什么乱子。李明却不知道,朱勇其实就在隐藏在不远处,看着这边的情况。

    “驭下之道还需提高,但至少不是那种斤斤计较之人……家主倒没看错人!”朱勇笑了笑,回去汇报朱儁去了。

    朱儁什么意思,无非是继续考验一下李明的人品。不过现阶段而言,朱勇很满意,那朱儁自然也很满意。如果李明计较杨浪之前的行为,打压或者羞辱他的话,那这样的人本身天赋再高再好,也没有培养的价值。

    “继续观察吧!”朱儁点了点头,示意朱勇继续观察。

    “喏!”朱勇拱了拱手,告辞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