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章 审讯与总结

    前后不过两刻钟的时间,逃窜的流民都抓住了,他们已经饿得不行,抓起来太轻松了。

    李明只是表示只诛恶首,余者免死,几个为首煽动流民造反的家伙就被指正了出来。人性利己,更别说他们本来就没有什么忠诚可言,只能说那几个首恶悲催了。

    “分开审讯,我要知道他们到底是临时起意,还是有谁教他们的!”李明直接把另外一个队率张默找了过来吩咐了一番。

    “喏!”张默虽然才二十二岁,入伍已经两年,敢打敢杀,累功晋升队率。关键是他好学,侦查、刑讯和射击等技巧有机会就学,没机会也想办法偷学。

    张默离开,李明却是有点心痛的看了看自己的装备,皮甲和长枪都损失了1点耐久。这才用了多久,不过杀了二十个流民,又挨了对方的棍棒几下,居然就掉耐久了?

    此刻他真的有点羡慕桃园三兄弟,青龙偃月刀和丈八蛇矛,能用一辈子不损坏!

    难怪前几天在军中看到了十多个铁匠、皮匠和木匠,甚至是医匠。开始还不明白这军队里面,怎么需要这些匠人?当时还以为是制作攻城武器的,后来算是明白了,敢情也附带维修维护一下武器装备什么的。

    也是,一场大战下来,多少装备出问题!如果没有人维护,几场大仗下来,武器最先全部损毁的那一方,岂非就成了待宰羔羊?更别说和胡人的交战,华夏军队和胡人相比,靠的就是优良的装备,若是装备的优势没了,那么岂非要悲催?

    李明的想法更多,那么就是既然在别人那里可以学来武技,那么是否可以在这些匠人那里,学会制作武器,至少学会维护武器的手段?

    不行,回去之后,要好好向他们请教请教!不管如何,尝试一下总没有坏处!

    “屯将,已经问出来了!”张默回来,身上带着点血迹,看来用了点刑。

    “具体是怎么样的?”李明严肃的问道。

    “有三个并不知情,只是受到煽动,觉得与其饿死或者到处流窜,不如疯狂一把。但有两个却曾经和野狼寨的人接触过,说是野狼寨来人,告诉他们汜水镇空虚,如果他们能够攻破,那么自然衣食无忧。这也是投名状,野狼寨的人表示,之后会把他们都吸收到寨子里面。”张默缓缓说道。

    “可知道野狼寨是什么情况?”李明没想到这背后还真有玄机。

    “问了!只知道来人自称野狼寨,寨子就在这里附近的山上,他们也没有去过。”张默显然已经预料到这点,把得到的情报汇报上来。

    “哦?不知道?这下有趣了!”李明冷笑,只是自称,那自然什么可能性都有。可能真的是野狼寨的人,也有可能根本就是黄巾贼的人。那野狼寨有可能在附近的山上,也有可能根本不存在,这里面有太多的未知性。

    “只是几个自称野狼寨的接触他们,他们就能那么乖乖听命?”李明还真不太相信。

    “他们都饿疯了,别说一个虚无缥缈的野狼寨,就算是真的来了个来历不明的人,煽动他们起来造反,说不得都会成为乱民!”张默摇了摇头,百姓的想法他很清楚。

    “立刻派人回去,把战果和审讯出来的结果汇报给将军!死者的遗体就地焚毁,首级带回去报功!所有军官,哪怕是个伍长,都过来开个总结会议!”李明吩咐道。

    “喏!”虽然不知道总结会议是什么,张默也只是忠实的履行命令。

    说真的,最初他对这个屯将,心里其实不是很服气。毕竟如果没有他的出现,自己很有可能就能当上这个屯将!尤其看到他的时候,一个十几岁的公子哥,一看就是混履历的!

    不过真正上了战场,才发现这厮倒是挺有能耐,关键战后还懂得审讯敌人,了解更多的情报。就凭着这点,张默算是初步认可他的能力。

    反正如他这种,出身低微或者出身寒门的存在,升迁本来就不容易,早习惯了……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所有军官已经来到了李明面前。大家的表情都差不多,对这个所谓的总结会议很好奇,有些甚至在下面交头接耳。

    “现在,开始战后总结会议!记住,在我开会的时候,下面不准交头接耳,否则的话杖二十没得商量!”李明看了看下首处的众人,冷声斥责道。

    下面顿时安静了下来,军中可不是闹着玩的,当真是说打就打没有商量。

    “我知道你们好奇,什么是总结会议,为什么要开总结会议?”李明环视了一下众人,“其实很简单,就是我们打了一场仗,打完了,看看哪里做的不好的,哪里做得好的!

    好的自然要不断保持,甚至做得更好!不好的,下次再犯你觉得还说得过去?说难听点,如果因为你们的低级错误,导致士卒阵亡,那么这就不算正常战损,军官要承担责任!”

    顿了顿,继续说道:“或许有人觉得我,有点小题大做了!但是,我既然担任了你们的屯将,你们的长官!那么我就有义务,把你们活生生的带回去!

    我也希望,你们能够有这样的觉悟,因为很多人家里还有父母,还有长辈,甚至还有妻儿!哪怕战死沙场无可避免,但也绝对不要因为不必要的过失,导致他们的阵亡,这不仅是对他们的不负责任,也是你们的失职!”

    很多人低下头来,说真的,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

    “另外,总结会议也有另外的目的!”李明呼了口气,“那就是交流学习!你们大多都是出身寒门,甚至是起于微末之间,本身没有接触过兵法韬略。或许你们认为,自己还是底层军官,说不得什么时候就会战死沙场,所以知不知道兵法韬略并不重要。

    以后呢?我记得其中一个老师就和我说过不想当将军的士卒,不是好士卒!从军的好处也是非常明显的,只要军功足够,必然能够升迁,这比当官熬履历容易多了!你们总有一天,可能会成为将军,这个时候再学习兵法韬略,岂非已经太迟了?

    我本来也是个新兵,你们则都是积年的老卒,对沙场的了解,说不定比我还要熟悉。正因为这样,一个不行就两个,两个不行就三个,我们讨论讨论,研究研究,把不足的地方完善起来,把好的地方做得更好,然后总结归纳起来,这就是属于我们自己的兵法韬略!当然,如果你们本来就打算混吃等死,打算在底层混一辈子的话,当我没说过……”

    “我等愿学!”张默已经没办法淡定,兵法韬略那可是军侯才有资格接触到的。

    “我等愿学!”下面的军官们不傻,顿时也是纷纷响应,不少人呼吸都急促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