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族碾压诸天万界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十九章 猎物与猎人

    突然而来的袭击,醉心奴面色浑然一变,镰刀入手迎敌,纵使真武境但被突来袭击,一时间也失了先机,胳膊被如同利刃的骨刺划破,一抹鲜血迸射而出,但随后调整过来后醉心奴立刻便翻转局势。

    “停手吧!”

    同时陆恒传令,岳灵珊顿时收招。

    “阁下是什么意思?”手持镰刀,眼中流露出一丝阴冷,胳膊上的血迹已经干涸,醉心奴神色不定。

    “试探你的实力罢了,另外联盟一事,不应该展露出你们的诚意吗?”

    见到岳灵珊成功轻伤对面,取得血液陆恒也并没有太多计较了尽管许多的东西他并不知道,但只要有了对方的一滴鲜血,那就能够通过虫巢解析出基因,然后在通过基因提取出记忆。

    记忆,除了在储存在大脑中,同样也会有大脑传递到基因之中,并且伴随着生命体进化的程度越高,基因中蕴藏的记忆便越完整,越难以磨灭。

    “中川州七条灵脉这份诚意可足够了?”早已经有了准备,醉心奴开口说道,同时手中依旧握着镰刀。

    “具体,你前往回阳宗与吾的手下商量吧。”陆恒逐客道。

    七条灵脉,听上去很多,放在前半个月陆恒绝对会很兴奋,但伴随着虫族的强大,以及这几天横扫中川州,七条灵脉只能够算是锦上添花罢了。

    而且对方肯下这样大的本钱,看起来也图谋不小。

    不过对此陆恒也丝毫不在乎,不管是什么人,图谋什么陆恒相信最后的赢家只会是虫族。

    等到确定对方一行人全部都离开了之后,在虫巢基地之中的陆恒派遣工蜂虫到大殿之中,将那鲜血采集运送回虫巢之中,进行对其分解研究。

    “森狱,中原武林?看起来北隅还并不是很强啊,这个世界文明也并非跟我想的那样简单啊。”陆恒的眼睛微微眯了眯,不过却没有丝毫的慌张,或者是其余担忧的情绪,反而是不可抑制的高兴。

    虫族从来都不是星球生物,而是宇宙生物,身为虫族已经注定了不可能在一个星球上面生存下去,当一个星球的资源全部被采集光了之后,虫族就会离开这个星球,朝着宇宙中的其它行星发动新的进攻,无论那个星球究竟有没有文明。

    而现在陆恒脚下的这颗星球,越大资源越丰富约好,这样才能够让虫族变得更加的强大,更快的发展到可以进入星际的等级。

    “不过为首就是一个真武境,还有数个凝神境的随从,这样的势力还真是不小啊。”看着工蜂虫将那血液送入虫巢之中,然后由腔室中肉壁上延伸出一根出手,将其吸纳进去,陆恒心里面感慨着。

    但很快对方究竟有什么样的企图,究竟是什么样的来历,都会在虫族的分解下无所遁形。

    哪怕醉心奴做梦都不会想到,竟然会有直接从一滴鲜血就能够提取记忆的手段。

    坐在虫巢腔室之中的陆恒并没有等待多久,很快那基因之中蕴藏的信息,就已经全部被提取出来了。

    不过仅仅只是记忆而已,关于真武境的基因数列,这些东西还需要由虫巢继续研究才能够用以虫族的进化,但就目前而言陆恒需要的仅仅是对方的记忆罢了。

    “森狱国,中原武林七十年前被灭亡的国度,远离中原武林暗中发展势力,寻求复国的希望?”

    陆恒的眼中露出惊诧的目光,实在是提取到的记忆让陆恒感到十分的惊讶。

    这森狱国,原本是中原武林中的一个大型势力,就如同北隅中的北辰皇朝一样,只不过跟北辰皇朝不同,那森狱国当年太过于霸道,导致整个武林群起攻之,最后寡不敌众导致亡国。

    而后这森狱国卧薪尝胆,将主要的势力从中原武林转移到了北隅之中,慢慢发展寻求能够复国的时机,直到陆恒的虫族将江南州跟中川州的水搅浑,才让对方看见了复国的希望。

    同时让陆恒还有些惊讶的,那就是这个醉心奴实际上并非是森狱的人,他本身就是出身于北隅武林,只不过是后来前往中原武林,无意中被森狱招揽过去,而且他还跟一个人渊源不浅,那就是奕剑门的门主号称玄心剑主的孟惊仙。

    “玄霄,森狱如今的太子?以太子而非帝皇称呼,谨记复国之事?有趣!在这北隅积蓄力量多年,寻此机会希望能征战北隅希望能够扩充领土,成为森狱真正的王?复国?这就是你们的打算吗?不过看起来,你们并不知道你们所找寻的盟友究竟是怎样的存在,对于真正的恐怖,你们一无所知啊!”

    已经差不多了解了的陆恒露出笑容,对方如今希望跟陆恒的虫族联手,付出一大部分的利益借助陆恒的力量帮他们获得北隅土地,但真正等其将北隅统领之后,估计就会想办法将他铲除,甚至准备积攒力量继续进军北隅之外更广阔的土地,如果是一般的情况,即便知道对面的野心,利益面前也难免会踏入其中,最后虽灭了北辰皇朝但却又扶持出了另外一个敌对。

    但这是建立在双方对等的情况下,而如今双方根本不是在同一层次上的文明,而他们所见到的也不过只是虫族的冰山一角而已。

    “既然如此,我很期待,当最后发现自诩猎人的你们,知道自己也是猎物时的表情啊。”将这一件事情放下,陆恒并没有在过多的研究了,而是将注意力放在了那一滴精血上。

    毕竟这是真武境的精血,其中蕴藏的基因对于虫群而言,绝对会有一些帮助,只不过没有一名真武境的尸体,亲自做研究倒是有一点让人失望。

    基因虽然可以通过虫巢分析出来,但生命体的构造也是非常值得研究的存在。

    基因方面的研究有阿巴瑟全权负责,陆恒相信即便不用自己吩咐,阿巴瑟也会将这真武境的基因分解的没有丝毫的秘密可言。

    “不过根据他基因中提取的记忆来看,那蛮荒森林之中还有一处名为禁城的地方,妖兽的聚集地,难道说那些妖兽也拥有如同人类的智慧,创建出文明了吗?”陆恒摸着下巴,坐在腔室的肉椅上思考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