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族碾压诸天万界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十六章 绝不饶你

    “那么你有什么收获吗?阿巴瑟。”

    陆恒看向阿巴瑟开口询问道。

    “这种人非常少数,投入在进化世界之中,数千人但只有寥寥数人展现出了这种表现,而且在此之后他们全部都彻底死亡了,**与精神彻底消亡,通过将他们的身体放入虫巢之中分解,得出了一个惊讶的结论,他们的基因因为那种奇妙的状态而晋升了,但一定时间过后他们的基因又开始退化,这种感觉就如同是一扇门一样,开启了那种状态,大门被打开基因得到进化,精神得到进化,但门关上之后又恢复原样,而这些人就是因为在基因退化时没有挺过去,导致基因崩塌而死亡的。”

    阿巴瑟给予陆恒详细的分析解释,同时阿巴瑟用一种有些狂热的语气接着说道:“这真是一种神奇的表现,跟这个世界的修炼文明不同,修炼是慢慢的将自己的基因进化,然后由基因改变精神,导致个人基因的重组向更高层次的生命进化。而这些人则是直接强行让基因进化,跟虫族的基因汲取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种方法对虫族有用吗?”

    陆恒看向阿巴瑟开口问道。

    “无用,因为虫群不畏死亡,虫族的意志不会动摇。”阿巴瑟斩钉截铁。

    “生命体的精神与基因,真是神奇的存在。”陆恒感慨了一句。

    通过观看阿巴瑟提供的数据情报来看,陆恒能够很明显的看出关键的并不是那些人的基因改变,而是精神的进化然后导致基因的变异,但时间结束之后异变的基因开始进行返祖,承受住了那自然没有多大问题,但如果没有承受住那等待他的便是基因崩溃。

    “阿巴瑟电浆刺蛇的基因能够提取复制出来吗?”陆恒看向阿巴瑟开口问道。

    虫巢晋升到四级之后,虽然刺蛇通过异变可以进化出电浆刺蛇,但很显然如果有属于电浆刺蛇的基因数据,那么虫族完全可以直接让幼虫孵化成为电浆刺蛇,而不是先孵化刺蛇再指望着那小概率的异变。

    听见陆恒的话,阿巴瑟回应:“我与其它的脑虫还在分析,基因的重组提取需要不少的时间。”

    陆恒点了点头表示明白,观看了一下进化世界中的轮回者们之后,陆恒便准备前往自己创造的虚拟世界中看看,离开之前陆恒想了想跟阿巴瑟说道:“如果还有人达到了那种状态,第一时间通知我,另外让虫巢对其**进行强化,尽量让其基因不崩塌,我很想看看这种进化之后,究竟会是怎样的存在。”

    “是,主宰。”阿巴瑟应声。

    目前陆恒自己所创造的虚拟世界之中,已经有差不多几千名投放进去的人了,全部都是在进化世界中被淘汰,然后重置记忆投放进去的人。

    数千人对比陆恒所创造出的虚幻世界,实际上并不多,其中也没有多少让陆恒多惊喜的人。

    “果然想的时候虽然很好,但真正实施起来,还是会让人感觉到失望啊。”

    看着跟自己所想的出入很大的虚幻世界,陆恒不满意的摇了摇头。

    而就在陆恒在虫巢之中玩乐以及关注虫族目前发展情况细节的时候,整个中川州以及北隅的诸多势力都是已经炸开了。

    北隅,或者说中川州以及附近的一些大势力都是在关注着中川州的动静。

    如果是对付普通的一些闲散势力自然不会吸引这么多人的注意力,但陆恒率领的虫群对付的却是北隅最顶尖的北辰皇朝,这就不得不让人在意了。

    而盐城外那铺天盖地的虫群将北辰皇朝派出的向天遣以及三千铁骑尽数诛灭的消息传出去后,更是让所有人都惊骇无比。

    三千先天境的铁骑,再加上不少神宫境的队长,以及身为凝神境中顶尖高手的向天遣,这样庞大的力量竟然被人灭了,这又如何不能够让人震撼,而且当日那铺天盖地的虫兽,一传十十传百,更是让人听的邪乎,同时心里面也十分警惕。

    灭了向天遣以及北辰皇朝的三千铁骑,而且这神秘势力的动作没有丝毫停下,依旧是每天都在率领那几乎无穷尽的妖兽进攻北辰皇朝门下的势力。

    只要不是傻子都明白,对方这是跟北辰皇朝正面对上了。

    短短几天的功夫,北辰皇朝在中川州的势力,几乎已经沦陷了差不多两成左右了。

    然而更让中川州武林中人心惊的,那就是那无比怪异的妖兽,几乎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即便是以操纵妖兽为名的兽王庄都没有这样可怕的能为。

    不过这对于陆恒而言,并不算什么大的事情,毕竟当初选择对付北辰皇朝只是因为陆恒担心涉及到整个北隅的武林势力,会给虫族的发展带来一些阻力。

    但这并不代表陆恒还害怕,如果有人刻意的找死,那陆恒也不会拒绝送他们下地狱去的。

    一日未到的时间,消息已经传遍整个中川州,并且向着整个北隅扩散而去。

    而在北隅奕剑门中,已经出关的孟惊仙听到传来的消息,轻轻点了点头让一脸忐忑的弟子退下。

    门紧紧关上,孟惊仙的脸上露出悲痛的神色,还有无穷的愤恨。

    从最初的苏馨儿还有谢烟客几名杰出弟子消息不见的时候,孟惊仙就担心怕出什么事情,后来孟春秋跟莫罗两人一同出发,孟惊仙这才放下心来,即便没有打听到消息,但孟惊仙却还是没有多在意,毕竟谢烟客等弟子不说了,但孟春秋可是凝神境中顶尖的高手了,再加上奕剑门以及他这个玄心剑主孟惊仙的师弟,就算是碰到真武境的武者,至少也会给一些面子。

    但当孟惊仙收到消息论武会中不见孟春秋,以及江南州,还有中川州的大动静传来,孟惊仙便知道可能孟春秋已经凶多吉少了,但在此之前他还保留着一些希望,可等听闻北辰皇朝派出三千铁骑还有向天遣都全部灭亡在中川州盐城时,他就已经有九成可以肯定自己的师弟,还有自己的爱徒已经遭遇不测了。

    “妖盟!很好,很好……我孟惊仙在江湖上暂隐多年,看来这天下都已经忘记我玄心剑主的名号了!孟惊仙绝不饶你!”

    孟惊仙面色冷冽,随后手一扬,顿时悬挂在墙壁上的一柄白玉长剑发出一阵翁鸣声。

    于此同时,整个奕剑门中,正在练剑,或是修炼,交谈的弟子,一脸惊骇的发现自己手中的长剑,竟然是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似是哀鸣。

    “这是门主……”奕剑门中的几个长老,同时将目光看向奕剑门主峰,那里是孟惊仙所在的地方,只见一道剑光冲天而起,随后消失不见,奕剑门中众人的佩剑也恢复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