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族碾压诸天万界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十一章 正义的使者

    三千铁骑军,最弱的都是先天境的高手,以百人骑为一小队,队长以神宫境为主,三千铁骑队列整齐威严不凡,而最前方的领头者跟身后身穿盔甲的铁骑军又有不同。

    大约中年,珠玉面容,却锁深眉轻愁;一身黑衣,背上碧玉宝剑隐然有光,不凡的气度,超凡修为,此人正是从天都而来的向天遣。

    “中川州如今情况如何?”看了一眼天色,向天遣头也不回开口问道。

    身后将领驱马上前,将沿途探子跟江湖中的一些传闻打听,禀报给向天遣:“已经有第四座镇城被攻陷了,同时被灭门攻陷的还有以九方门一众为首,投靠我朝的江湖宗门。”

    “也就是说,对方主要针对的便是北辰皇朝?”向天遣眼中惊芒一闪,沉声道。

    “如今看来的确如此,除去跟我朝有关的势力,其余的一概未动。”身后将领微微低头。

    “可有大肆杀戮……”向天遣沉默片刻,随后开口问道。

    “反抗者全数被杀。”身后将领如实说道。

    “好,很好。传令下去加快形成,明日之前我要抵达前线。”向天遣瞳孔一缩,垂着的双手骤然攥紧,冷哼一声。

    “是!”

    向天遣虽是北辰皇朝的将军,但他并非是忠诚北辰皇朝,也非是忠诚北辰家,或者说他忠诚的只是他心中的信条,他心中认为的正义。

    进入北辰皇朝只是因为他想要一个舞台,一个能够给他展露胸中抱负的舞台,一个能够让他匡扶正义的舞台而已。

    而同样明面上北隅的统治者,北辰皇朝也需要有人来维持北辰皇朝的名字,缉凶拿恶这种事情北辰皇朝需要有人去做。

    更何况投奔的还是如同向天遣这样一流的凝神境高手。

    江湖之中,每时每刻都有罪恶发生,向天遣也很清楚凭借他一人绝对无法遏制住江湖中所有的恶。

    但他从来没有退缩过,再其听闻中川州遭受不明势力贡献,数日内已经失陷数座镇城,死伤无数的消息后,向天遣便主动请缨调查此事。

    无论那神秘背后的势力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他向天遣绝对不会退缩,这就是属于他的武道意志。

    正与恶,每天都在不停的上演,而他向天遣便是为了匡扶正义,此次一行也是如此,只不过相比于他以前的所作所为而言,这一次面对的神秘对手可能远超于他。

    寂寥沉静的盐城,以往的商贩叫卖声消失不见,虽有进出城门的商队,但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充满了担忧之色。

    只因为这一座盐城,一天前还是属于北辰皇朝掌控的,只不过一天之后,面对那铺天盖地的妖兽攻城便已经陷落了。

    而在这一天的时间,盐城之中,所有的反抗者皆是人头落地,剩下的人都是惶惶不可终日,生怕下一刻屠刀就举到自己的头上。

    其中还有些有点本事的人,都是选择了离开,对于这些人林清与苏馨儿她们也没有去理会。

    毕竟跟江城不同,中川州她们掌管的地方太多了,而且伴随着她们的征伐,还在逐步的扩大。

    更重要的是她们一开始的目标,并不是所谓的城池,而是各种灵脉资源。

    盐城的城主府之中,金亮是一脸兴奋的神色。

    他原本只是江城之中一个普通的文职官员而已,平日里就是负责处理城镇之中的一些税收犯罪等杂事。

    但直到江城被那无数妖兽所占据,城主还有诸葛家以及无数江湖门派,那些在他眼中高高在上的存在,全部死去。

    他以为自己的命运也会如此,但却没有想到投降之后,除了自己吃下了那怪异的虫子,性命完全被掌控之外,他非但没有事情,反而还获得了各种高明的武学功法,以及更大的权利。

    一城之主,他以前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能够做到这一步。

    就算在面对陆恒,林清跟苏馨儿的时候,他就是一条狗,那又有什么关系?

    权利,力量,只要乖乖的听话,他会拥有这一切。

    “大人出事情了,前方探子传来消息,北辰皇朝的军队来了。”

    正在金亮幻想着美好未来的时候,门突然被推了开来,一个长相猥琐的中年人,无比慌张的冲了进来。

    “什么……!”金亮不由得大惊失色,额头上的冷汗不由得冒了出来。

    脚步声,畜生的嘶鸣声,回荡在瑟瑟冷风之中。

    下午接近黄昏的时分,盐城以西的不远处,在天空弥漫的尘埃中,隐约能够看见一些小小的黑点跃出地平线。

    很快那黑点越来越大,形成一片黑压压的存在。

    向天遣率领的三千铁骑,马蹄踏声如雷霆一般,掀起的尘埃遮天蔽日。

    三千铁骑,包括胯下战马,具是整齐无比,气势威猛。

    “城内的情况可打听清楚了?”行军至盐城一里之外停住,向天遣转身问道身旁的人。

    “盐城已被反贼占据,反抗者全数被杀,只剩下普通百姓,商贾,还有投降的世家。”身旁的军士连忙禀报。

    这并不是什么消息,攻占下这些城池之后,并没有封锁,反而是照旧,只要不发生动乱,陆恒也不会主动去管理。

    整个城池的防御力量几乎没有,毕竟真正主要的还是矿脉资源。

    “无论善恶反抗者皆死?”向天遣眼神漠然,看不出心中想的是什么。

    身旁的军士心中一凛:“是!”

    “很好!传令,行军!”

    大军片刻便至盐城之下,城门大闭,城墙上金亮浑身发抖,看着三千铁骑心里面害怕之级。

    三千铁骑,对比他曾见到过,攻打江城时那无穷无尽的妖兽,自然是不值一提,但那也要看是谁面对啊。

    当初那无穷妖兽,自然有其他人去对付,但现在这盐城之中,自己是门清,别说铺天盖地的妖兽了,一点点的防御力量都没有啊,只有他从盐城带来的一些先天境跟两个神宫境的武者。

    “你们便是叛军?是何来历!?”

    并未立刻率兵攻城,看着城墙上的金亮一种,向天遣神色不动,但心中却升起了一丝奇怪,以他的眼力自然能够看得出城墙上的一些人,最强的不过是神宫境而已,而且自己大军已到,那传闻中铺天盖地的妖兽为何不见踪影?

    心中恐怕有埋伏,向天遣开口试探。

    而就在向天遣已经至盐城前的时候,身处江城的陆恒也已经接受到了虫群传递过来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