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族碾压诸天万界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十九章 电浆刺蛇之威

    “什么动静?地下传来的?”伴随着陆恒的念头一动,藏匿在地下的虫群纷纷破土而出。

    伴随着大地的一阵颤抖,无数的迅猛兽跟刺蛇从地下钻了出来,同时天空之中自四面八风无数的飞龙拍打着翅膀将诸葛青玄锁定。

    “这……这些妖兽的目标是我!”

    看着周围数之不尽的妖兽,诸葛青玄顿时面色大变。

    这般大的阵仗,怎么能够让他不明白,对方显然是有预谋的对付他。

    “幕后的朋友,还望给我天都诸葛家一个面子。”看着周围无数的虫群,诸葛青玄不由得心中一颤。

    遮天蔽日的飞龙,还有黑压压一片如同海潮一样的迅猛兽,这种视觉上带来的震撼,绝对不是用言语能够形容的。

    还没有等陆恒指挥虫群进攻,这诸葛青玄的气势就已经弱了三分。

    江城大殿之中,陆恒通过高空之中王虫的监测,听闻诸葛青玄的这话,不由得面露笑容:“诸葛家?跟那孟春秋比起来,这凝神境的武者,还真是让人失望啊。”

    陆恒不由得轻轻摇了摇头,那奕剑门的孟春秋,包括其奕剑门的门下弟子,面对陆恒操纵的虫兽具是战而不退,但眼下这诸葛青玄一看就是贪生怕死之辈。

    虽说这种贪生怕死的人,只要你有足够的力量,就越能够掌控他们,但这种人见的多了,实在是让陆恒有些倒胃口。

    “单纯的以虫群为主力,我倒要看看一个凝神境的武者,能够撑多长的时间。”陆恒看着站在原地戒备,同时不断开口试探的诸葛青玄,伴随着精神灵能的一个念头,顿时无数虫兽便朝其冲杀而去。

    伴随着无数的虫群杀来,心中知道在也无半分的缓和,诸葛青玄拔刀警戒。

    迅猛兽奔腾的声音,宛如闷雷轰鸣,伴随着尘埃扬起,无数的迅猛兽朝着诸葛青玄扑杀而去。

    狰狞如同镰刀一样的利爪,还有那视死如归的气势,让人心生战栗。

    “可恶,实力不强,但数量太多,但你以为只是这些妖兽就留得下诸葛青玄吗?”

    无法可退,只有一战,诸葛青玄长刀在手,终于表现出自己身为凝神境武者的气概,刀手中横转,顿时寒光闪现,身前一丈之内的迅猛兽纷纷被斩成两截。

    刀光斩,人前行,血雾漫天,诸葛青玄竟是在无数迅猛兽之中杀出一条血路。

    一直观察着的陆恒丝毫没有慌张:“光凭借迅猛兽果然是难以对付凝神境的武者,不过也不出乎意料之外,但如果再加上飞龙与刺蛇呢!”

    看着不断挥洒刀光的诸葛青玄,意念一动顿时天空中原本只是徘徊的飞龙与远方观望的刺蛇立刻开始对诸葛青玄发动进攻。

    无数的孢子弹,跟毒液纷纷朝着诸葛青玄疾射而去,铺天盖地甚至将天空中的阳光都给遮盖住了。

    这孢子弹跟毒液的攻击,最让人头痛的不是它有多大的杀伤力,而是这些攻击极具腐蚀性。

    即便是坚硬无比的钢铁,沾染上了毒液跟孢子弹爆裂开来的酸液,同样会立刻被腐蚀成一滩铁水。

    不过对于这些腐蚀性很强的毒液,虫群倒是一点点都不畏惧,它们的基因跟特性完全能够无视这种腐蚀性的毒液,甚至就算在里面洗澡都没有问题。

    很快原本还挥洒自如好不潇洒的诸葛青玄,当被刺蛇跟飞龙也进行锁定攻击的时候,顿时行动的步伐就开始放缓了,如同乌龟一样。

    虽然还在前进,但已经十分缓慢了。

    这种速度想要突围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除非有人跟他里应外合才有一线生机。

    否则的话,他只有被无尽的虫海硬生生的淹没。

    “嗯?手段不错,可惜并不能挽救你。”看着还在做努力的诸葛青玄,带着淡淡的笑容,陆恒吩咐虫群放缓攻击。

    基本上已经能够确定如今的虫群对上凝神境的武者究竟有多强了,那么现在这诸葛青玄也是时候解决了,至于放缓虫群的攻击,并不是陆恒想要放过这诸葛青玄。

    而是陆恒想要更快的解决他。

    伴随着陆恒精神灵能调遣,从刺蛇大军之中,分散出来差不多千头长着肿囊的刺蛇,这些就是变异的电浆刺蛇。

    发展到如今,这电浆刺蛇加上调遣到中川州的,目前江城下的虫族基地之中,电浆刺蛇只有寥寥两万的单位罢了。

    “一千头电浆刺蛇组成的小队,不知道能不能够对付凝神境的武者。”

    伴随着电浆刺蛇身上那肿囊的迅速干瘪,千枚电浆炮从电浆刺蛇的口中喷射而出。

    巨大的电流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一颗电浆球不算什么,但一千颗电浆球同时被喷射而出,那电流在空中迸发出强烈的火花,如同极星一般的光芒迸发。

    电浆与空气迸发出的火花,产生巨大的热浪。

    只是一击也仅仅需要一击而已。

    一千颗电浆炮组成在一起,形成的巨大电浆球朝着一脸惊骇的诸葛青玄轰击而去。

    一声轰然巨响,整个大地都不由发生一阵颤抖,数里外的江城之中的百姓都听见了这一声宛若雷霆霹雳的炸响。

    尘烟四散,爆炸四溅的余波,甚至将周围来不及撤退的迅猛兽给直接撕成了碎片。

    差不多几分钟之后,弥漫在空中的尘埃散去,才显露出被电浆炮轰击过后的场面。

    地上被溶解出了一个巨大的坑洞,旁边尽是被电浆与火花烧焦的土地。

    而在那深坑之中,诸葛青玄身上的衣物已经被分解成灰烬,整个人身上沾满了鲜血,伤口处俨然可见森森白骨,但即便如此诸葛青玄还是强撑着一口气,双眼睁得浑圆,可自己却只能够躺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么大的威力么?一个凝神境的武者在电浆炮的攻击下直接身受重伤,濒临死亡,是他太过轻敌,还是凝神境不过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