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族碾压诸天万界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四章 好,敬你是个汉子

    匍匐在地面,岳卓群等人的心就如同坠入冰窟一样。

    太强了,实在是太强了,强大到他们生不出一点点反抗的心。

    四个神宫境的武者连对方一招都接不下,而且最关键的是他们原本以为站在陆恒身后的那两名女子,只是对方的仆从,并没有多少的实力。

    但就是这两个看似柔弱的女子,却直接将在他们看来强大无比的陈毕玄秒杀。

    这让他们怎么生的起反抗的心理?

    深深低头,岳卓群一句话都不敢说。

    “要杀要剐给个痛快,我成某人若是皱一个眉头,就当我是娘们儿!”

    短暂的沉寂,随后岳卓群身旁的成军,突然站了起来大声道。

    气势如虹,颇有一种舍我其谁的风范。

    尚趴在地上的岳卓群等人将头更低了一些,同时也竖起耳朵准备听陆恒有什么反应。

    正思考着怎么处置岳卓群四人的陆恒,听见这话不由得眉头不由得一挑,手掌一拍:“好,好骨气,好个汉子,你很不错,比起地上还有周围这些脓包有胆色的多。”

    听见陆恒的话,莫说成军了,便是趴在地上的岳卓群等人也是一愣,听着话中的语气,看起来对方很欣赏成军?

    但还没有等他们多想,便听见陆恒接着道:“我看你是一条汉子,你自尽吧!”

    还能这样?这剧本不对啊,不应该是你觉得成军铁骨铮铮,心里面对其生出敬意,然后招揽对方做手下这种剧情的么?

    怎么变成自尽了?

    “自尽?那也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成军怒吼一声,脚尖一踢地上的宽背大刀瞬间入手,随后凌空一斩。

    不过面对成军的这一刀,陆恒只是站在原地,不闪不避缓缓探出右手,随后一声清脆的碎裂声,还带着刀芒的钢刀瞬间蹦碎。

    “何必呢?给你一个自尽的机会还不好好珍惜。”一边叹息着,陆恒一巴掌打在成军的脸上,一阵咔咔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随后一阵闷响声成军的尸体倒在地上。

    “嗯?有人来了?算了,给你们一个自尽的机会,好好把握吧。”站在原地的陆恒感应到有不少的人马正朝着这里赶来,随后看了一眼地上的岳卓群等人打了个哈欠开口道。

    “不,我,不想死!”

    “逃,分开逃啊!”

    岳卓群等人还没有反应,但他们身后的那些早已经被吓破胆的门派弟子,却再也承受不住压力,纷纷大叫着朝着岳家府外逃去。

    “跑?跑得掉么?”

    陆恒看着那些个逃窜的众人,小声自语。

    话音刚刚落下,已经明意的苏馨儿顿时手中出现一枚白玉小剑,随后无数剑气凝结而出,仿佛长了眼睛一样,纷纷朝着逃跑的那些个人追射而去。

    扑通,扑通,一连十余声闷响,整个岳家府充斥着血腥的气味。

    “大……大人,请……请绕了我父亲。”

    就在陆恒准备动手的时候,突然一阵柔弱的声音传来,只见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的人岳灵珊面色煞白,眼中带着恐惧强作镇定向陆恒求情。

    瞧见地上的那些尸体,还有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岳灵珊的身子忍不住的颤抖。

    “哦?我为什么要绕了你父亲呢?”陆恒饶有兴味的看着岳灵珊说道。

    岳卓群这些人杀不杀,实际上对于陆恒而言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跟这些相比陆恒给在意的是带给自己的愉悦感。

    “我……我……”听见陆恒的话,岳灵珊不由得语塞,想要说用自己来换取自己父亲的命,但转念一想自己已经是对方的掌中之物了,又有什么资格谈条件?

    “现在我的心情突然好了,就依你所言,饶他们一命。”陆恒看着眼前快要哭出来的岳灵珊心情突然变好了,再加上精神感知之中,有不少人赶来这里,当下大笑道。

    随后在众人的惊呼声之中,小院的地面突然破开数个大洞,狰狞的飞龙从地洞之中窜出,将地上的三具尸体抓在手中,同时陆恒抱着岳灵珊,跟林清、苏馨儿一同骑上飞龙离开江城。

    虽然轻松的被陆恒碾压,但是不可否认的是那陈毕玄的确是一个神宫境顶尖的高手,至少是目前陆恒碰到过最厉害的人了。

    而且最宝贵的不是他的功法,或者是基因,而是他的记忆,毕竟活了那么久,见识应该也应该广一点,能够给陆恒提供的情报自然也会更多。

    至于另外那个诸葛安跟成军,纯粹是顺便带上而已。

    岳家府的小院之中,看着遍地的尸体,还有血液,回过神来的岳卓群三人打了个寒颤。

    “是她,绝对是那个女魔头,那妖兽我曾见过!”这时候身旁的一个瘦弱中年人,咽了口唾沫眼中尽是恐惧,浑身打颤的说道。

    即便他也是一名神宫境的武者,放在这江南州也算是一流高手了,但方才陆恒等人带来的恐怖,还是让其心惊。

    “你是说那女魔头!”

    岳卓群跟另一人听了后惊呼失声。

    “还好岳兄你那女儿开口,要不然我们恐怕都得交代在这里了。”另一人叹了口气。

    “只是可怜我那女儿,刚刚十六就落入那人的手中,也不知道会造些什么罪。”岳卓群露出伤心的神色。

    “可惜成兄死的真冤枉。”

    另一人叹了口气看着掉落在地上破碎的长刀。

    三人还想说些什么,这时候突然传来一声凄厉哭喊声:“师兄,吾儿!”

    一阵疾风,后院之中突然多出两个中年汉子,一人身穿麻布汗衫背着一柄长刀,裸露在外面的肌肤上面尽是伤痕,另一人则是一个中年儒雅的男子。

    只见那两人看着地上的两个人头,急掠而去失声痛哭。

    诸葛家的家主诸葛正我,刀断西风泊寒波。

    看见抱着头颅痛哭的两人,岳卓群三人顿时认出对方身份。

    “究竟是谁杀了我师兄,又是谁杀了大公子?”

    双手颤抖将陈毕玄的双目抹平,忍不住的杀意,平不了的怒,泊寒波看着岳卓群三人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