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族碾压诸天万界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一章 放开岳姑娘!

    夜,岳家府。

    因为林清的缘故,江南州大多残留的势力都来到了江城之中,而岳卓群昔年在江南州也是有一些名气,虽然后来金盆洗手投身官场,但毕竟曾是江湖中人,跟以前一些交好的门派还是尚有联系。

    而这些门派之中,一部分人便暂住在了岳家府之中。

    往日硕大的岳家府,此时此刻还有一些热闹。

    陆恒带着林清跟苏馨儿翻墙进入院中,刚刚进入院中便听到一阵脚步声跟谈论声,从走廊拐角传来。

    “师兄,那日你是没见着这岳前辈的千金,真是美若天仙啊。”

    “那跟咱们又没什么关系,再过些日子,就是诸葛家那位公子的夫人了。”

    压低着声音,两人一边走一边谈论。

    刚刚过拐角,两人便见到站在原地的陆恒三人,还未出生询问,陆恒就已经出手了,身形一晃陆恒便出现在两人的身前,右手一扬便听见一声闷响,身旁的同伴一颗好大头颅直接被扭了个一百八十度。

    剩下的那人正欲开口,苏馨儿手中冰冷的剑刃已经抵在了他的嘴巴中:“不许声张,否则死。”

    身子颤抖,眼中尽是恐惧,那青年弟子望着被抵在自己嘴中的剑,脸色被吓得煞白,却又不敢点头生怕伤着了自己,只能够疯狂的眨眼示意。

    “带我们去岳家小姐,岳灵珊的住处。”陆恒压低声线,右手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脑袋说道。

    同时示意一旁的苏馨儿收回长剑。

    “是,是,我立刻带你们去。”

    那青年弟子压低了声音,连忙道。

    “自己可想清楚了,若是敢耍花招的话,你这小命可就不保了。”

    跟在那青年后面,陆恒轻笑了一声说道。

    听见陆恒这话,那带路的人身子微微一抖,连忙点头。

    这岳家府十分大,而且因为有大部分门派中人居住在这岳家府之中,沿路上也碰到了其他门派的弟子,不过却都被带路的那人给掩盖过去了。

    七绕八绕,很快那人便带着陆恒三人到了一栋位于宅湖花园的小楼前。

    “那便是岳灵珊的住处,几位前辈……”那青年战战兢兢道。

    不过话还没说完,夜色下一道寒光闪过,苏馨儿手中的剑已经划破了对方的喉咙。

    小楼二层的闺房之中,一名穿着淡蓝色衣衫的少女,正端坐在妆台前面,右手捏着一把梳子将自己的秀发照着镜子梳理整齐。

    “小姐,再过几日便是诸葛公子前来定亲的日子了。”

    身后的丫鬟开口朝着岳灵珊说道。

    听见丫鬟的话,岳灵珊的脸上面无表情,应了一声:“嗯,我知道。”

    现如今整个江城的人都知道了,她岳灵珊被诸葛家的大少爷诸葛安提亲,而且她的父亲也已经同意了。

    嫁到诸葛家去,成为诸葛安的妻子,这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罢了。

    私底下有人传闻,这是岳卓群想要以自己的女儿跟诸葛家联姻,为自己谋得好处,而她岳灵珊就是这其中的一个牺牲品。

    毕竟天生身体孱弱,无法习武,而且还是一个女儿身,除了联姻之外就没有别的用处了。

    没有人理会她的想法,也没有人征求她的想法。

    “红儿,时候不早了,你先下去吧。”想到这里,岳灵珊转身看了一眼身后的丫鬟,开口道。

    “是,小姐。”

    那丫鬟应了一声,随后退了下去。

    退下不到片刻的功夫,便听见一声闷响跟脚步声传来,端坐在妆台的少女有一些奇怪:“红儿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只不过回答她的并不是她的丫鬟,而是一阵清冷的声音:“我可不是你的那小丫鬟。”

    陆恒带着林清与苏馨儿两人踏入房门之中,看见那坐在梳妆台前的少女,不由得眼前一亮。

    一头如瀑布一样的黑色长发披在肩上,肤白如雪,那令人心动的俏脸上,犹带着一些稚气,正符那二八芳龄。

    同时因为天生身体孱弱,让她带着一些病态,但这病态非但没有让人感到讨厌,还更增了她的一丝气质,让人忍不住想要将其拥入怀中好好呵护。

    从美貌而言,眼前的这少女跟苏馨儿还有林清不分上下,但那身上的气质却是让陆恒心中痒痒的。

    “你,你究竟是谁?”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陆恒三人,岳灵珊无比慌张,但她却强作镇定,并没有大喊大叫,而是起身退后了两步来到窗户的旁边。

    “岳灵珊小姐放心好了,只要你安安稳稳,我不会伤害你的;再说就算你叫也没有用,反正在这江城之中没人是我的对手。”

    并没有阻止岳灵珊的小动作,陆恒的嘴角带着笑容,理所当然的说道,而身旁的林清跟苏馨儿两人也是带着淡淡的微笑站在陆恒的身旁一言不发。

    而就在这个时候,小楼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喧哗跟哨声,整个岳家府开始警戒了起来。

    这倒不是陆恒无意暴露了行踪,而是之前杀的人陆恒根本就没有处理,现在应该是被发现了。

    听着外面开始警戒,巡查的声音,陆恒的心一点点都没有波澜,或者说根本不在意。

    “你,你不要过来。”

    岳灵珊的声线开始颤抖,虽然她不愿意自己的婚姻被其他人决定,但是那也总好过被贼人掳走好吧。

    想到这里,岳灵珊突然朝着梳妆台冲去,从抽屉里面取出一把绣花剪刀对准自己的胸口。

    “你这样可是让我更加的感兴趣了呢!”没有等陆恒动手,身旁的苏馨儿抬手,一道无形剑气从指间疾射而出,将其手中的剪刀击断,同时陆恒身影一晃来到岳灵珊的身前,一把将其手中的剪刀夺下,

    “哪里来的贼人,快些放开岳姑娘!”

    刚刚走出阁楼的陆恒耳中传来一阵脚步声,随后便听见一声怒喝跟剑鸣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