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族碾压诸天万界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十九章 不足为虑

    选定了目标之后,陆恒整个人的精神振奋起来,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出去,体验一把这种另类的恶霸生活了。

    带着这种找乐子的心思,陆恒带着苏馨儿进入到地下基地之中,通过虫洞传送至林清所在的地方。

    毕竟虽然同在江南州境内,但若是从流云镇出发的话,少不了几日的赶路功夫,而且更加关键的是陆恒还不认识路。

    大殿之中,坐在高位的林清一脸冷酷,正在给收拢势力中的领头人安排任务,但随后面色一变,眼中露出惊喜,不过随后又被其收敛起来,只见林清冷冷扫视了一眼跪在下方的众人,冷声道:“都起来吧,跟我一同去见主宰大人。”

    随后林清起身,率先朝着殿外后山的方向而去,虫族的分基地就在那里。

    见着林清的动作,下方的一批什么门主,长老的全部跟了上去,但心中却无比震惊。

    林清身后,竟然还有人?那被称作主宰的人究竟是什么来历?他们到底是什么势力的?

    一时之间众人心里面充斥着疑惑,跟震惊。

    对于这些人心里的想法,通过宿体虫林清了解的一清二楚,不过却也没有多话。

    只要不生出对虫族的反抗,背叛,以及对主宰的不敬,这些人想什么她也懒得去管。

    跟随着林清来到后山处,众人恭恭敬敬的低着头站在那里。

    大约过了半柱香的时间,就在众人心里面惊疑不定的时候,只见林清突然单膝跪地:“林清,参见主宰。”

    见到林清这般样子,那身后一众不由得惊了一跳,连忙纷纷双膝跪地,口中不住的称呼。

    开玩笑,能够让林清这个女魔头这样做派,岂是一般的人,他们若是不更卑微一点,这小命恐怕就难保了。

    这些日子里,见识过林清手段的众人,可不会以为林清的心跟外表一样美。

    “做的不错。”陆恒满意的点了点头,夸赞了一声林清。

    从脑虫提取的这么多人的记忆之中,对于在场的大部分人跟势力陆恒心里面都有一个数,不说有多了解,但至少都认识。

    这些势力占据整个江南州的六成左右,虽然江南州并不算大,而且也没有多少实力强大的存在,至多不过神宫境跟北隅其它地区的武林根本不能比。

    但这么短的时间内,林清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错了。

    而且最让陆恒惊讶的是林清在收复这些势力的时候,虽然动用了虫群的力量,但却并非是如同陆恒当初在归元宗一样,直接派遣虫族大军压上,然后横扫碾压一切,而是动用部分虫族的力量,从细节入手。

    这些门派中的弟子,只有少数的一部分被拿来作为典型,全部灭了,外界传闻的也多事夸张的流言,实际上大多数门派中的弟子都保留的不少。

    如果要用游戏属于来说的话,陆恒就属于那种一波流的骷髅海战术,而林清的手段则是属于那种微操作,用最少的消耗换取最大的成果。

    看着匍匐在自己面前的这些人,陆恒对于林清的能力越发满意了,如果换做陆恒的话凭借虫族的力量,虽然能够做到,但陆恒绝对是懒得做,与其算计那么多,还不如直接横推过去,有那算计的时间,还不如多享受享受。

    “好了,让这些人该干嘛干嘛去吧,我还有些事情跟你说。”看了一眼地上瑟瑟发抖的一众人,陆恒大手一挥朝着林清说道。

    “还愣着干什么,没听见主宰大人的话么?”一旁的林清,见到一众人还趴在地上,不由得脸色一沉,呵斥道。

    “是,是,尊主宰大人之命。”受林清一喝,趴在地上的众人这才回过神来,连忙请罪退下。

    片刻功夫,整个后山上面,便只剩下陆恒跟林清与苏馨儿三人了。

    “清儿,成为刀锋女王之后,你的变化可是非常的大啊。”看着林清的脸,陆恒露出一丝笑容。

    容貌并没有多少的变化,但真正改变的是林清身上的气质,成为刀锋女王并且替代陆恒攻伐杀戮,掌控他人生死,这让林清的身上多了一些冷酷,但见到陆恒的时候,林清又会流露出妖媚,两种极端的气质混杂在一起显得格外诱惑。

    如果说以前的林清,只能够打八十分的话,那么现在至少也是九十分起步了。

    “一切皆是主宰大人的恩赐,不过这次前来找清儿,主宰是有什么事情吗?”

    “大事倒是没有,不过就是在流云镇中无趣了,那些个残余势力,不是组成了个什么联盟么?我准备去那里找些乐子。”陆恒一边笑着回答。

    “原来是这样……”林清听了这话恍然大悟。

    “那些势力虽然组成联盟,但他们也知道,凭借他们的实力,就算组成了这联盟面对我们还是不堪一击,所以他们找上了江南州的诸葛家,并且得许下一些利益到诸葛家的助力,暂时安置在江河南段的江城之中,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他们就要主动来犯了呢。”林清也为陆恒禀报着打探到的消息。

    “不过这江南州的诸葛家,不过是顶着一个诸葛家的名头,本身实力也算不了什么根本不足为虑,若是主宰大人想的话,清儿立刻率领虫群大军,将他们全部扫灭。”林清继续说道。

    “直接扫荡,那岂不是少了很多乐子,等实在我感到无趣的时候,再说吧反正也成不了什么气候,而且那里也没有多少可掠夺的资源。”陆恒哈哈大笑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