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族碾压诸天万界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十七章 剧本已成,只等演员发挥

    “我……怎么会在这里?”呻吟了一声,密林之中凌霄晃动着脑袋缓缓睁开眼,刚刚从昏迷中醒来,那一张俊脸上犹带着些许迷茫,但随后脑海之中伴随着无数记忆的碎片,还有一阵眩晕传来。

    杀戮,血腥,凌虐的记忆片段,凌霄原本平静的面容突然变的狰狞起来,但随即又恢复原样。

    “凌霄啊,凌霄,还是太过求成了,幸好这一次福大,并未伤及自身根本。”凌霄检查了一下自身,轻声念道了一声,随后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将一旁的佩剑重新负上,施展轻功朝着商山城的方向而去。

    不过实际上凌霄的一举一动却全部落入了他人的眼中。

    通过植入体内的宿体虫,位于流云镇中的陆恒跟苏馨儿的眼中。

    从当日控制住凌霄到让脑虫完全将其记忆篡改植入,足足花费了两天的时间,还有不少的能量。

    而且为了以防万一,真真假假混插着记忆残片,任谁也不会想到自己的记忆会被更改。

    现在的凌霄已经完全认为自己跟花间派有着血海深仇,自己也不过是卧薪尝胆混入花间派,暗中谋划有朝一日能够复仇。

    更关键的是陆恒还给凌霄配了一些搭档,毕竟卧薪尝胆暗中谋划花间派,总要有一些同盟才能够做到的。

    “这下可就有意思咯。”通过宿体虫,看着凌霄仿佛变了一个人似得模样,陆恒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这种游戏,不仅仅能够娱乐自己,有时候对虫族的发展而言,可是也有不少帮助的。

    兴致勃勃的看了凌霄一会,陆恒就没有再继续关注了,毕竟这凌霄现如今只是赶路回商山城而已,这实在是没有什么好关注的。

    另一面,流云镇数百里外,一队车马停靠在官道延边的驿站。

    随后从马车上面走下来两个负剑青年,正是奕剑门的也林峰跟叶帆二人:“师叔,莫长老,再有两日就能够到目标流云镇了。”

    听着两名弟子的禀报,车内的孟春秋轻轻点了点头,开口问道:“可有打听到馨儿的消息?”

    叶帆跟林峰相视一眼,随后叶帆轻轻摇头:“没有师妹的消息,不过这江南州倒是有另外一件奇怪的事情,近些日子出了一个女魔头,将江南州六成的势力全部收拢覆灭,另外的势力则是联合起来组成了一个同盟,而且好像还跟诸葛家有一些挂钩。”

    “哼,这些干我们奕剑门什么干系,区区江南州有什么值得一提的门派,诸葛家若是天都脚下的诸葛本家,倒是值得一提,但这江南州的诸葛家算什么,这些乱七八糟的消息不用跟我说了。”

    马车内孟春秋冷哼了一声,沉声说道,这些几日的功夫,他心中不详的预感越来越重,好似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一样。

    若是一次两次,他尚且不会在意,但实力达到他这个境界,如此频繁的有这种感觉,实在是让他不得不在意。

    对于自己等人孟春秋倒是不担心,真正让其在意的就是苏馨儿的安危。

    坐在一旁的莫罗听闻孟春秋此言不由得咳嗽了两声:“咳咳,孟长老,虽说如此,不过咱们奕剑门毕竟是名门正派,那女魔头如此猖狂,我们又恰巧到了这江南州,若是我们不做些什么,江湖上难免会传出一些不好听的事情。”

    虽然说他们此番前来江南州,并没有张扬,但既然江南州发生了这样的大事,他们又恰巧在,不管如何总得表达出诚意,否则日后有人发现这江湖上恐怕就会流传出什么不好听的消息。

    这也是为什么哪里有大事情,哪里就有名门正派中弟子身影的原因,跟参与其中的人实力如何没关系,有关系的是背后门派的立场跟态度。

    “我们奕剑门需要那些所谓名利么,不用多管闲事,打听馨儿的消息才是重中之重。”孟春秋眉头一皱,沉声说道。

    若是以往的话,孟春秋或许还会派出一个弟子前往,装装样子。

    但现在他只想赶快打听到苏馨儿的下落,没有人比他更在意苏馨儿对于他师兄到底意味着什么了。

    他师兄孟惊仙,天人之姿,一剑在手打出这玄心剑主如若神话的名头,但这硕大奕剑门数千弟子之中,却没有一人能够入得孟惊仙的法眼。

    直到苏馨儿出现,孟惊仙竟是评价其为天生学剑的奇才,在众人震惊下将其收做入室关门弟子。

    而且苏馨儿也不负众望,虽然是有丹药辅佐,但不过数年便从不懂武艺的女子,一跃而成先天境顶尖的高手。

    望着众人,透过车窗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孟春秋道:“休息一夜,明日一早继续赶路。”

    听见孟春秋的话,叶帆跟林峰两人连忙应了一声,而同为长老的莫罗有些无奈的摸了摸自己的胡须。

    虽然同为长老,但他可是知道孟春秋脾气的,所以在对方说出不要多管闲事之后也就没有开口多说什么了。

    ……

    一座华丽的白玉大殿之中,林清翘着腿背靠在主座上面,听着身前跪在地上的一众人禀报。

    看着地上那些因为恐惧,深深低头的人,林清的眼中流露出一丝快意。

    曾几何时,这些神宫境以前她只能够仰望的存在,现在却不堪一击,只能够在她的威压下瑟瑟发抖。

    而且以前的她,跟现在这些匍匐在她脚下的人何其相像?

    但现在不同了,她已经不再是曾经的林清了,她的身体里面也流淌着虫群的血液了。

    她明白,现在的自己不会被陆恒所抛弃了,因为她也是虫群。

    至于此时此刻的陆恒在干什么,自然是在府内玩乐潇洒了。

    虽然找到了有趣的事情,但还没有进入到正戏之前,陆恒发现果然能够打发时间的东西,还是跟以前一样啊。

    “若是我当了皇帝,一定是一个堪比纣王幽王的昏君。”看着身前美味佳肴,以及陆续进场的戏子歌姬,陆恒不由得自心中感慨,但随后抿了抿嘴唇:“不过我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