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族碾压诸天万界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十五章 应该死不掉吧

    凌霄双眸紧盯着苏馨儿,右手不自觉的探向腰间的长剑:“苏师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恐怕不是那么简单的了,对方究竟是什么来历,苏馨儿究竟被他怎么了。

    “自然是我说的意思了,不过可别称呼我为苏师妹了,现在的我可已经不是奕剑门的人了呢!”苏馨儿脸上露出笑容,手指不断的在陆恒的胸口打转。

    不过苏馨儿跟凌霄虽然谈论,但一旁的侍女却并没有多大的表情,她们是见识过陆恒手段的,对于逃离这里她们根本不报什么希望。

    更何况她们心中也有一丝期盼,期盼如同向林清,向苏馨儿一样,能够被陆恒看中为其强化实力予以重用。

    现如今在陆恒府邸中的这些女子,大多数都是已经认命的了,至于不认命性格刚烈的,自然都是已经全部分解成为虫巢的能量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手摁着剑,凌霄的精神紧绷,双眸死死的盯着陆恒。

    周围的那些女子,凌霄丝毫不在意,行走江湖也有一些年头了,凌霄也见识过不少江湖中的黑暗,就算是一些名门正派又何尝没有一些藏污纳垢的事情。

    虽然江湖上称呼他为‘君子剑’,但可不是真的说他就嫉恶如仇,品如君子。

    见到凌霄的这般模样,陆恒自然也是看出对方的态度了,不由得微微叹了口气:“真是无趣,还以为你更够给我带来一些乐子,算了馨儿出手吧,正好让我看看转化为刀锋女王的战力如何。”陆恒摇摇头心里面刚刚因为苏馨儿的话提起了的游戏兴致不由得变淡了几分,陆恒拍了拍苏馨儿的肩膀。

    “是主宰大人。”

    苏馨儿领命,随后身影如同鬼魅一般,瞬息来到凌霄的身前。

    铿然一声,剑光闪动,随后凌霄与苏馨儿同时后退。

    “你不是苏师妹!你到底是什么人!”相交一招,后退之际,凌霄扫了一眼苏馨儿,不由得脸色大变,惊呼失声。

    天知道他看见了什么!只见苏馨儿的身体上突然多出了如同一层如同战甲一样的坚壳,背后还有一对骨翼,在那骨翼上延伸出六根狰狞的刺枪。

    “我就是苏馨儿啊,不过只是主宰大人有幸让我见识到前所未有的世界罢了。”完全的展开刀锋女王的姿态,苏馨儿突然变得冷漠无比。

    身体衣服在甲壳出现的刹那全部蹦碎,背后的巨大骨翼上面闪烁着淡淡的光芒,如同战甲一样甲壳上的锯齿让此时此刻的苏馨儿显得无比狰狞、妖异。

    大厅之中的两名侍女,见到展露出刀锋女王姿态的苏馨儿不由得露出无比惊惧的神色,若非顾忌陆恒的威势,此刻她们恐怕早已经惊呼出来了。

    不怪她们,实在是刀锋女王形态的苏馨儿太令人震撼了。

    “阁下当真要跟我花间派为敌?”凌霄厉声朝着陆恒喝道,同时望着苏馨儿那匪夷所思的模样,结合方才交手的刹那感受到的实力,心中已有退意“很强,再加上那神秘人,我根本不是敌手,得想办法逃走!”

    听见凌霄的话,陆恒不由得笑出声来,这种话不应该是那种典型的反派人物说的么,比如‘你怎么敢杀我’,‘你真的要跟XX为敌?’这些类似的话。

    “不要杀了他,留他一条性命。”不过陆恒也没有理会凌霄,只是朝着苏馨儿下令。

    不杀凌霄,主要是因为陆恒心里面又想到了一个有趣计划,需要一些实力高强的人来试验而已。

    得到命令的苏馨儿不再留手,背后的骨翼寒光一闪,顿时整个人如同电光一样朝着凌霄冲杀而去。

    虽然被转化为刀锋女王经过虫巢的强化,让其拥有了很强的力量,但其本身是人类的身躯,而且奕剑门的武技,还有功法苏馨儿还是可以使用的。

    “去死吧!”凌霄长啸一声,手中长剑在凄厉破空声中,猛然一斩,顿时一道剑气如同电光一样斩向苏馨儿。

    但面对这电光,苏馨儿却是不闪不避,任由其击中自己。

    砰,噗嗤,一阵爆裂声跟一阵闷响声,苏馨儿身上那紫金色如同战甲的甲壳顿时被剑气击碎,同时右肩被贯穿,迸射出一道血箭。

    但对此苏馨儿却面不改色,长剑斩向凌霄,好似以命换命一般。

    “什么!”

    凌霄大惊失色,原本他心中是抱着自己斩出这一剑,苏馨儿回守防御,然后他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逃离,甚至他连逃跑路线都已经想好了。

    但计划赶不上变化,任由他想破了脑袋也没有想到苏馨儿竟然会不闪不避的这样杀了上来。

    “刀锋女王的基因比起普通虫群的基因,的确要强大许多,虽然有虫巢特别强化的原因,但差距还是有的,而且苏馨儿的战斗力跟林清比起来,好像要更强一点,难道说强化前的资质实力也会影响强化后的实力不成?”

    看着苏馨儿出手的威能,陆恒心里面暗暗盘算着,至于苏馨儿被凌霄的剑气击穿肩膀,对此陆恒一点点都不在意。

    因为刀锋女王的恢复速度可是非常恐怖的,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苏馨儿的右肩已经恢复原样了,若非是地上碎裂的甲壳,任谁也不会想到方才苏馨儿被凌霄的剑气伤及右肩。

    失了逃跑的机会,凌霄已经被苏馨儿拖住了,两人的战斗余波将整个大殿都给拆掉了。

    这般大的动静,镇中的人自然不会不清楚,不过战斗的地点乃是陆恒居住的地方,任由给那些人一百个胆子,他们也是不敢前来的。

    而府邸中的侍女,也都是聚集到了宅院的远处,静静等待着战斗的结束。

    “动用底牌么?不过游戏到此结束了。”

    一直不慌不乱坐在原地的陆恒瞧见凌霄的一个小动作,眼中精光一闪,心中暗道一声。

    只见陆恒骤然暴起,身影如同电光一样瞬息之间来到凌霄的身前,右手抬起,一只手紧紧的抓住凌霄的长剑,同时右脚重重的踢在凌霄的小腹上。

    碰!

    一声闷响,如同皮球一样,凌霄整个人被陆恒一脚踢飞,口中鲜血夹杂着内脏碎片喷射而出,足足撞碎了三堵墙才停了下来。

    来到一堆石头废墟之中,陆恒看了一眼地上昏迷过去生死不知的凌霄,撇了撇嘴:“力度没控制好,不过应该死不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