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族碾压诸天万界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十四章 新的想法

    花间派跟奕剑门的关系虽并不紧密,可同样也并非太差。

    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如同花间派跟奕剑门这等一流的门派势力,自然不可能公开争名夺利,所以就有另外的一种方法了,所谓的弟子交流。

    每年各大门派都会派遣弟子,进行一场美名其曰为交流的活动。

    苏馨儿被奕剑门的门主当代神话的孟惊仙收入关门弟子,这一个消息凌霄怎么可能不知道。

    当日跟随门派中人前往奕剑门的时候,凌霄也曾对苏馨儿有过一面之缘,双方也有一些交谈。

    凌霄对于苏馨儿的印象,便是天之骄女,习剑奇才,但如今这个天之骄女却如同侍女一样在那青年的身旁,这怎么能够不让凌霄震惊。

    “宅院中的那些女子,都是江南州中那些被灭门派的弟子!”心中出现了一个大胆的猜测,凌霄心惊。

    从那些女子身上的武者根基,还有神态来看,显然并不是出自一个地方,同时看上去也并非心甘情愿留在这宅院中的。

    再结合之前在酒楼之中打听到的消息,凌霄不难猜出这些女子的来历。

    但这些都不是让凌霄震惊的,他凌霄也不是出入江湖的雏儿了,江湖中更黑暗的事情,他凌霄都曾经见过,真正让其震惊还是要属苏馨儿,看上去苏馨儿竟然仿佛是心甘情愿的为奴为仆一样。

    若是不曾了解,或许凌霄不会太过惊讶,但正是了解苏馨儿的来历,见到对方这般凌霄才会无比震惊,眼前这人究竟是用了何种手段,竟然将苏馨儿变得如此,奕剑门是否知道这件事情?

    一瞬间凌霄的脑海中闪过无数的念头,同时脚步微微退后,真气暗中提动。

    这个时候什么白玉貂皮这种事情在凌霄的脑中已经丝毫不重要了,甚至现在的凌霄无比后悔,自己为什么会前来这里。

    凌霄选择一直跟随王云等人,没有半路强取豪夺,就是因为他没有把握将王云等人全部击杀,而若是消息传出去且不谈他的名声,至少在凤采铃面前他的形象肯定是会完全崩塌。

    但若是再让他重新选择一次,他一定会老老实实跟着凤采铃在商山城中另外找寻能够替代白玉貂皮的东西,而不是尾随王云来到这里。

    尤其是陆恒,虽然只是漫不经心的坐在那里,甚至眼睛还半眯着,但凌霄却隐约在其身上感受到了一阵无形的威严,还有那股仿佛掌握一切的姿态,更是让凌霄心惊。

    这种气势他只在那些已经成名已久,名震一方的前辈高人身上见到过。

    甚至不仅仅是陆恒,便是再其怀中的苏馨儿都给他一种看不清的感觉。

    “不知这位大人是?”深吸了口气,凌霄抱拳朝着陆恒道。

    不管如何,还是先看看对方的态度吧,也许是自己多想了。

    花间派,不错正好有这方面的想法,就送上门来了。陆恒看着凌霄脸上突然露出一丝笑容心中暗道。

    刚从脑虫那里回来,得知关于这个世界的能量体系,还有修炼功法,并没有什么进展,主要的原因还是可能因为能够提供的数据太少,陆恒还正愁该去哪里弄一些高明的功法,现在眼前就有一个跟奕剑门媲美的花间派弟子送上门来,还真是打瞌睡送枕头。

    至于收拾了凌霄,惹到了背后的花间派,对此陆恒丝毫不在意,反正都已经惹到奕剑门跟北辰皇朝了,再多一个花间派陆恒也并不在意。

    更何况这些个门派,距离自己这里相隔何止数万里?

    等收到了消息,然后决定对付自己,都不知道有对少功夫。

    便如同那奕剑门一样,身为奕剑门门主孟惊仙的亲传弟子苏馨儿,失踪了这么长时间,奕剑门的人还没有到这里。

    更何况跟特意出宗门为兄报仇的苏馨儿不同,凌霄这些人本就是已经离开花间派踏入江湖了,一两个月没有行踪跟消息,实属正常。

    等花间派真正行动的那时候,估计陆恒也早就已经主动朝着这些一流势力下手了。

    而且就算在退一万步,便是花间派现在就派人来对付他又能够如何?

    现如今的虫群大军,除非北辰皇朝跟花间派、奕剑门这种一流势力几家联合起来,否则陆恒丝毫不惧。

    况且就算联合起来,最多不过是将陆恒明面上的势力拔掉,现如今除了陆恒现在所在的主基地,其余的分基地同样也拥有了三级虫巢,因为坑道虫跟虫洞的存在,陆恒完全能够做到打不过就跑,然后重新积蓄力量卷土重来,只要不是倾尽整个北隅的力量,陆恒根本不慌,无论怎样自己都能够发展起来。

    回过神陆恒看着一脸谨慎的凌霄,心里面颇为感到无趣,按照一般故事里面的情节,不应该是少侠的正义感爆发,想要拯救这些可怜的少女与苦海,然后拔剑出手随即被反派虐杀致死么?怎么现在对方那么谨慎?

    精神力链接着苏馨儿,这一番心里想法,陆恒并没有隐瞒,感受到陆恒的想法,苏馨儿在其有些诧异的目光中,娇笑一声朗声道:“久闻凌霄师兄,‘君子剑’的大名,不过现在看起来也是空有其名啊。”

    “这倒是有点意思。”

    陆恒作为虫族主宰,对于身为刀锋女王苏馨儿的想法自然是一清二楚,看着愣在原地的凌霄,露出一丝笑容陆恒突然觉得有点好玩的了。

    看看对方到底是小人,还是真君子,这倒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啊。

    虽然有些遗憾没有体验到故事中那种殴打少年侠客的情节,但这样欣赏对方绝望感觉也不赖啊。

    苏馨儿的一次无意之举,倒是让陆恒突然找到了一个有点意思的玩法,至少现在的陆恒对此很感兴趣,毕竟每日过着酒肉生活虽然很有意思,但若是真有哪一天玩腻了,在这个没有科技娱乐的世界,自己还不能够修炼,那样陆恒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样打发时间才好了。

    若是真君子那就留他一条命,然后让他亲眼见自己做一些罪大恶极的事情,偏偏自己无力反抗。

    若是贪生怕死的小人,那就更简单了。

    听了苏馨儿的话,突然愣在原地的凌霄,还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就在这片刻之间,就已经被陆恒给决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