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族碾压诸天万界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十一章 花间派

    “什么,白玉貂被人买走了?”听见中年汉子的叙说,那温润如玉的青年眼中露出一丝惊愕,还有一丝恼怒:“你分明答应过我,而且我昨日也交付了定金!”

    “这,这位公子……我当真不是故意的啊,我只是一时忘记了,那货物也都是按照正常价格售出的,你看着样行不行,这位公子定金我双倍赔偿。”中年人低声细语的说道。

    眼前的这青年人,气概不凡再加上敢在商山城之中行走马车,显然来头不小,他这样的游商是万万惹不起的。

    “凌师兄算了吧,不要为难他了,虽然以白玉貂皮制成的皮鼓最佳,但也不是没有其余的可以代替。”

    这时候从马车之中,传来一道宛若黄莺一般的声音。

    “放心吧师妹,我想那人应当还没有走远,我们一同追赶上去,说不定能够从对方手中购回。”

    那俊雅青年,想了想开口说道,从这些个商人的口中,他也是知道了对方乃是将这一批妖兽尸体全部购买走了,显然目标并不是白玉貂,只是恰巧而已,他追赶上去付出一些代价,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未尝不能够购回那白玉貂。

    至于眼下这商人,他虽心中有怒,但毕竟这里是商山城,他也不能做的太过,更重要的是这身后的那车之中还有佳人在侧。

    听见那青年的话,车内的女子犹豫了片刻道:“如此劳烦凌师兄了。”

    “无事,师妹我们立刻出发吧。”

    当下那青年便回到马上,一路赶之商山城的城门口,朝着守门的卫兵询问到王云等人离开时走的官道方向,立刻驱马追赶。

    ……

    宽广官道中,押送着的货物位于最后,王云等人驱马行在车队的最前方。

    路途之中,跟王云并列的公孙亮开口道:“宗主咱们……”

    不过话刚刚出口,一旁的王云脸色骤然一变:“你想害死我,还是说你活久了。”

    知道自己说错话的公孙亮,此时此刻也是吓得面色煞白,满目恐惧,口中不停地低语念叨着:“主宰赎罪,主宰赎罪……”

    好半天发现自己还活着,公孙亮这将紧提着的心暂放了下来。

    “还好你只是无意,否则的话……公孙亮,以后说话可要过过脑子。”同样虽然不是自己说错了话,但同样心惊胆战的王云见到公孙亮无事,此时也是舒缓了口气,随后厉声呵斥。

    没有一点点的脾气,公孙亮连连点头,心中没有丝毫的不悦只有后怕,要早知道原本归元宗内被陆恒控制的先天境,算上长老与弟子可有不少,但如今却只有三两个了,那些不听话的例子,如今公孙亮可还是历历在目。

    “请诸位留步!”就在王云呵斥公孙亮的时候,突然一阵呼喊声自众人身后响起,随后便听见一阵破空之声,天空之中一道身影略过商队,落日王云等人前方的大陆正中央。

    王云定睛望去只见拦住众人去路的乃是一个温润如玉的青年,一袭青衫背负长剑好不潇洒。

    不过等看清对方的脸时,王云却是面色微微一变,惊呼道:“花间派凌霄!”

    见对方叫出自己的身份,那名为凌霄的青年脸上露出诧异的神色:“不知阁下是?”

    凌霄看着王云脑海中回忆着,不过却并没有关于对方的消息。

    “在下曾有幸前往新都赤城听闻过一次凤采铃,凤大家的琴鼓,当时凌公子便在场。”王云抱拳道。

    同时心中惊疑对方究竟有什么事情,竟是专程找上了自己一众。

    “原来如此,不过此番在下冒昧,实乃有要事相商……”凌霄恍然,随后微笑叙说关于那白玉貂事情。

    听闻凌霄的话,王云不由得露出为难之色,若是以前的话,凌霄找上自己不要说将这白玉貂给对方,便是将这一车货物交给对方,那王云也是心甘情愿,毕竟这花间派的名头实在太大,归元宗跟其比起来就如同是蝼蚁与大象的区别一般,而且对这白玉貂有需求的还是凤采铃。

    但如今这些货物乃是陆恒所要,自己一干人等的性命,全在陆恒手中莫说将白玉貂给对方了,便是这一批货物中的任何一个都不能够给对方。

    当下王云苦笑一声:“凌公子实在抱歉,若是往日莫说一头白玉貂,便是这车队的货物赠与公子都可,但这些货物都是我家主人命我等前来采购,没有我家主人的命令,除非我等殒命当场,否则这批货物是一个都不能少。”

    听闻这话,凌霄不由得微微一惊,对方既然认识他,知道凤采铃,那便知道他们的能为,但即便如此对方还说出了这样的话,要么对方这口中所谓的主人非等闲势力,要么就是如同王云所言,他的确不敢做主。

    “既然这位先生做不了主,那师兄也莫要为难人家了。”

    这时候马蹄声响起,一辆马车从队伍后方驶来,车子周围还有四名护卫,车内凤采铃柔声说道。

    “但是师妹,你那皮鼓……”凌霄一阵迟疑。

    “白玉貂虽难得,但也并无替代。这位先生多有冒昧还请见谅。”车内凤采铃致歉。

    王云应了一声,随即带着车队继续朝着流云镇的方向前行。

    等到人离开了之后,凌霄不由得微微叹了口气:“师妹虽说如此,但宗门大选即将开始,师妹若是没了那白玉貂制成的皮鼓,胜算至少会落三成。”

    “天命如此,师兄何必介怀,若是不能够胜出,也是我学艺不精。”凤采铃话语之中并无遗憾。

    “这样吧,师妹,我跟着他们,等到时候见了对方的主人,说不定可以说的对方将这白玉貂转让给我们,毕竟这白玉貂对师妹你来说是无价之宝,但对一般的武者而言,并没有多大的价值。”凌霄看着车队,眼中流露出一丝爱慕,随后决定道。

    听见凌霄的话,车内的凤采铃也是迟疑了一下,毕竟这白玉貂对她而言,确实很重要:“有劳凌师兄了……”说完想了想,凤采铃又道:“不过若是对方不愿的话,那凌师兄也不要可以勉强。”

    “放心吧师妹,师兄我自有分寸,你就先回商山城等我的好消息吧。”凌霄面露笑容,随后施展轻功,沿着车队留下的痕迹,尾随与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