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族碾压诸天万界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十章 采购妖兽

    就在陆恒还在流云镇之中,跟以往一样吃喝玩乐,想着法子的找些新奇乐子的时候。

    遵从陆恒命令的林清,已经离开流云镇两天率领着虫族四处攻伐了。

    而选择的势力,大多数是有神宫境武者坐镇的势力。

    毕竟若是势力太过于弱小的话,其拥有的资源也不会太多,攻打还浪费时间。

    所以林清直接选择了一些实力强大的门派跟武林世家进行攻伐。

    对比与归元宗来,这些个势力也不是太弱,但对于转化为刀锋女王的林清而言,这些个势力却如同螳臂当车一样。

    仅仅一天多的功夫,周边的势力都已经被林清清扫一空了,同时虫族之中又多出了数个分基地,进行开采矿脉。

    “真是无趣啊,根本就用不到虫族部队。”

    骑在骏马上,林清双手环胸,淡漠的眼神注视着前方,嘴中低语了一声。

    “大……大人,那些宗门收到消息,全部逃走了。”

    这时候一阵马蹄声响起,前方迎来一个探子,见到林清后连忙下马跪地禀报。

    这几日林清大肆灭门,展现出的可怕实力跟手段,自然是隐瞒不住的。

    大部分的势力在打听到林清的路程之后,都立刻选择了离开暂避风头。

    至于对于自己门派有自信的,这些日子被灭的难道还少么?

    “逃走了么?动作还真是快,既然这样派一部分人去接收矿脉,继续换另外一家。”

    听见探子的来报,林清并没有过多的在意,现如今身为虫族一员的她自然清楚,陆恒让她前来剿灭这些势力,目的并不是杀光那些势力或者收复他们,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他们手中的能量资源。

    人跑了没关系,资源别带走就行了。

    不过虽说如此,林清还是通过精神链接,将这里的消息传递给远在流云镇之中的陆恒。

    宅院的内房之中,陆恒不由得微微皱了皱眉头。

    “主宰大人,怎么了……?”正为陆恒拨着果壳的苏馨儿好奇道。

    “不碍事,不过是一群蚂蚁妄图想要联合起来罢了。”

    陆恒微微一笑给林清下达了指令,随后张口将苏馨儿手中的果肉吃掉。

    虽然并没有打听到详细的情报,不过之前攻打归元宗后,从王云等人的记忆之中,陆恒也了解到了一些武林中的情况。

    想来是那些势力收到了林清大肆攻伐的消息,成立起了联盟。

    不过对此陆恒并不在意,如果是当初刚出试炼林的虫族,面对这些势力的联合,恐怕是灭顶之灾。

    但如今虫族羽翼已成,除非倾尽整个北辰皇朝的力量,以及国土中的武林宗门,否则的话虫族可不是那么容易被打衰败的。

    可是在不知道虫族的底细跟可怕,这些势力能够联合起来吗?

    要知道为了利益内讧,不到种族国家生死存亡的时候,人类这个种族可不会那么轻易的放下利益与成见联合在一起的,无论是怎样的世界。

    ……

    商山城,位于北辰皇朝的西北方位,距离陆恒目前所在的州地足足有三日的路程。

    同时这商山城也是北辰皇朝之中最大的商业城池,上至凝神境的武者,下至后天境的武者,都能够在这里看见身影。

    王云带领着一行人马来到商山城之中,朝着守护在门口的守卫展现出神宫境的实力,免去跟其余普通商队排队的命运进入到城池之中。

    这商山城他也并非是第一次来了,进入到其中之后,轻车熟路的朝着贩卖妖兽的区域而去。

    虽然此处距离流云镇已经近乎万里之遥了,但王云却丝毫没有逃离的想法,或者说他根本不敢。

    到了城北专门贩卖妖兽的区域,王云立刻组织着手下开始采购妖兽。

    妖兽的血肉,对于武者而言,乃是大补之物,尤其是对于修炼外门功夫的人,这妖兽肉更是每餐必不可少的存在。

    而一些强大的妖兽,身上的骨皮利齿爪牙,更是打造兵器的好东西。

    没过多久,王云一行人便在周围人诧异的目光之中,开始扫荡各个摊位中贩卖的妖兽,按照他们出来之前陆恒的吩咐,一行人先开始从最强的妖兽开始购买,一直到最弱的最常见的妖兽,统统被王云一行人买下。

    因为妖兽的尸体太多,王云等人还在商山城之中,雇佣了一个小商队负责将货物送回流云镇。

    等到王云等人离开之后,剩下的商队不由得纷纷交谈起来:“你们说那些人买那么多妖兽尸体到底是为了什么?”

    “谁知道呢,他们买,咱们卖就行了,这种事情少还是打听点好。”其中的一个人,点着今天的收获,笑着回应道。

    剩下的人纷纷笑着附和道。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中年汉子突然脸色一变,拍了一下大腿:“糟了!”

    “老张怎么了?”一旁的众人纷纷将目光投向那中年汉子。

    只见其苦笑一声:“方才一时兴奋,却是忘记那批货里面,有一只白玉貂已经有人预定了,如今一同卖出去了。”

    “可是昨日那位付了定金的公子哥?”其中的同行,有些有印象的开口询问道。

    “就是了,追回货物恐是不现实了,只能将这定金双倍返还给那公子哥了。”那中年汉子叹了口气。

    “若是这样还好,但那位公子气质出众,这来历恐怕不浅,而且还是老张你失信在先,恐怕……”

    周围的人顿时将同情的目光看向那汉子。

    就在众人说着的时候,突然一阵马蹄声响起,只见正中的道路上,一辆马车行驶而来,为首坐在马车前的则是一名俊雅青衫,面带微笑的青年,眉间一点朱砂闪烁流华,一身青衫端坐车前,静若处子,点尘不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