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族碾压诸天万界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章 主角?

    就在这个时候,森林周围的跳虫,立刻分作各个小队,从四面八方朝着他们围拢过去。

    等快要接近的时候,突然加快速度,一往无前的冲了过去。

    无数跳虫接近之后,立刻朝其扑去,尖锐如同镰刀的爪牙,狰狞的外壳,让人心中发憷。

    前方的跳虫大军接近,后面的没办法立刻近身,只见它们猛地跳了起来,从空中扑向众人。

    若是正常的两军人类交战的话,这样从空中扑过去,简直是自寻死路,毕竟在空中无法借力,无异于将自己的身体全部暴露在外面了。

    但这对于防御力强大,且悍不畏死的跳虫或者说是虫族而言,这根本就是最正常的攻击手段了。

    之前只有一百只跳虫,再加上陆恒以试探为主,有纳兰锋从旁照应一时之间倒是没有多大的危险。

    但现在虫群数量增多,纳兰锋一时之间可没有空去管他们了,不过因为陆恒下了一个活捉的命令,一时之间他们倒是还能支撑一会。

    “除去那青年其他人且不说实力,光是这心态就崩了根本不足为虑。”通过虫群的视角,陆恒在虫巢之中冷眼旁观。

    不过随后注意到人群中的林清跟肖剑二人时,陆恒眼中不由惊咦了一声:“咦,有点意思!”

    只见一身血污的林清手持长剑,奋力杀虫,一只只外表狰狞的跳虫,再其长剑之下瞬间被斩成两截。

    而在她的身后,还护着一个面色有些苍白的少年人。

    “异世界的软饭小白脸么?不,不对,有些古怪!”

    陆恒先是饶有兴味的看了一会,但随即脸色却是凝重起来,眉头紧紧皱住。

    毫无疑问这群人之中,实力最强的是那青年人了,举手投足之间手中三尺青锋挥洒出道道剑芒,将扑向其的跳虫纷纷斩成两截。

    不一会的功夫,他的身前跳虫的尸体已经堆得如同小山一样高了。

    但陆恒所注意到的那两人,准确的来说是将那少年护在身后的美人,死在她手中的虫兽却丝毫不比那青年少。

    不过这并不是陆恒注意的重点,只因为陆恒发现有好几次那少女都是面色煞白,显然是体内的能量快要消耗干净的缘故。

    但每到了那个时候其身后的那少年,右手都会不自觉的扣住左手食指上的一枚灰色戒指。

    随后那少女便仿佛吃了大补丸一样,完全恢复。

    “身边有个护其安全的美女,随身携带戒指,外加还有一个想要谋害性命的长辈师兄,有点意思!”

    看着那面色煞白,眼中隐约露出一丝恐惧之色,紧紧跟在少女背后的少年,陆恒心中暗道一声。

    按照一般的小说来看,这种人**不离十就是主角了,要么那枚戒指里面藏了个老爷爷,要么那戒指里面就有什么上古功法,或者其本身是一个能够助其攀登顶峰的宝贝。

    就在陆恒浮想联翩的时候,人群之中纳兰锋看着一个个悍不畏死扑来的虫兽,心中暗道:“这些个虫兽无穷无尽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再这样下去恐怕虫兽没杀光,我的真气就消耗干劲了,不能够再这样下去了,尽快脱身至于那些人,让他们死在这里好了,至于林清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鼎炉所不好找,但总比将小命搭载着要好。”

    心中打定主意,纳兰锋已经萌生退意。

    同时肖剑与林清也靠拢在一起小声交谈。

    “清妹,次数不多了,再这样下去,我们恐怕真要死在这里了。”

    肖剑压低声音,看了一眼其他弟子,那些人虽然没有他那戒指宝贝,不过因为在陆恒特别的吩咐关照下,那些人虽然险象环生,但实际上却并没有多少危险,压力反而比他们要轻许多。

    “找机会突围,先前这些怪兽袭击,纳兰锋刻意疏漏不怀好意,恐怕他现在也已经有退意了。”

    比起旁人一边应对虫兽,一边暗中观察纳兰锋动向的林清也已经发现了其小动作,低声说道。

    “想要脱战,哪有那么容易,速战速决!刺蛇开始进行攻击!”

    借助跳虫的视角,看着那名为肖剑的少年再一次为林清恢复能量,以及纳兰锋等人的小动作,虫巢里的陆恒意识到了什么,冷哼一声随即通过精神力下令。

    按照陆恒想法是准备将他们活捉,然后饲养在虫巢之中,等虫巢积累到足够多的能量,将虫巢升级到三级,然后生产处宿体虫植入到他们的体内,达到控制他们的效果,打入人类社会文明之中打探需要的情报,伺机壮大发展虫族。

    只要生命特征还有,断胳膊断腿的都是小事情,等到虫巢升级到三级,进行植入宿体虫之后,进行对人体的改造,植入虫族基因到时候断肢重生只是小事情而已。

    哪怕被人削成了人棍,只要还没有死,那就能够救活过来。

    一声令下,原本伺机而待的刺蛇大军瞬间开始进攻。

    而其主要的目标就是纳兰锋跟肖剑他们双方。

    一队队的刺蛇,排列在跳虫的后方,对着肖剑还有纳兰锋双方喷射出如同箭矢一样的腐蚀毒液。

    这是刺蛇的攻击手段之一,将体内的腐蚀毒液如同利箭一样喷射出去,这种攻击手段比起骨刺而言攻击力要逊色不少,这也是因为陆恒下了活捉的命令,刺蛇才采取了这种攻击手段。

    毒液落在树枝,还有地面,顿时发出一阵‘滋滋’的声音,随即白色的雾气升起。

    这种毒液落到人的身上,虽然不会致死,但至少也会掉一层皮。

    但这些毒液对于跳虫而言,却是一点点都没有危险,任由这些毒液落在自己身上的坚壳上。

    这毒液主要是针对肖剑跟林清,还有纳兰锋三人,至于其他人都已经被无数跳虫包围了,只是将其包围住,却并没有取起性命。

    “啊!这……这些怪物。”

    看见了漫天的毒液箭矢,人群之中一个人惊呼道,露出绝望的神色。

    “纳兰师兄,救命……师兄救命啊!”

    “师兄,救我们啊!”

    本来无穷无尽的跳虫他们已经无法应对了,更何况还有这铺天盖地的毒液?

    “闭嘴!”

    见到这样的场景,纳兰锋的脸色也是一变,同时看了一眼周围身边的众人,咬了咬牙从怀中取出一枚拳头大小的剑令,凌空一抛顿时剑令化作飞灰,自周身浮现出一个金黄色的椭圆护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