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族碾压诸天万界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章 最初的展开虫族基地

    没房,没车,一切都是那么的平凡。

    陆恒一直以为自己以后的生活,都会这样的平凡下去,货款买一辆车,买一套房,然后在亲戚的介绍下,认识一个陌生的女生,然后尝试着交往,最后结婚,生子,老去,死亡。

    然而现实是,他穿越了,就在此时此刻,他完成了无数地球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穿越,而且还是肉身穿越。

    只不过穿越的地方不是那么的令人愉悦就是了。

    陆恒穿越到的地方是一处峡谷,幽深的峡谷,周围都是通天的峭壁,而他本人则是在最下面。

    没有想象中的通流,这里仿佛就是一片死地。

    坐在峡谷中一块光滑的石头上面,陆恒抬头看着天空。

    他很确定,自己是穿越到异世界了。

    之所以如此的肯定,那就是因为,你见过天空有三个月亮的世界么?

    一轮银白色的月亮,同时在它的周围还围绕着两颗略小的月亮。

    “异界啊!”坐在石头上面,陆恒呆呆的呢喃道,同时右手不由自主的抓紧,手心里的一块琥珀。

    婴儿拳头大小的琥珀,里面还有一个黑色的生物。

    陆恒他并不知道琥珀里面的那黑色生物究竟是什么东西。

    他只知道,这个琥珀是除了身上的衣服之外,他唯一从地球带过来的财产。

    而且自己的穿越很可能就是因为这一块琥珀的原因,之前在地球上还未穿越的时候,陆恒在乡下的土地里面发现了这一枚琥珀,只不过他刚刚捡了起来,手心就被划破一道口子,然后还没有等他回过神来,再次睁开眼的时候,他就来到这一处世界了。

    除了身上的衣服之外,他唯一的财产,就是手中的这一块琥珀了。

    而且穿越来了之后,他发现自己手心的伤口,同样也消失不见了。

    身上的衣服自然不会是导致他穿越的东西,很显然唯一可能让他穿越的就是手中的这一块琥珀了。

    这块琥珀,就是他唯一的财产,唯一的依靠。

    这是他在异界安身立命的保障,否则的话,且不说这个世界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世界,他连这个峡谷都没有办法出去。

    因为在这一段时间之中,他已经查看过这个峡谷的情况了,除了一条活水就再也没有其它的存在了。

    而活水不过是从峡谷的岩石细缝中流入的,根本不足以让他从其中出去。

    唯一出去的办法,那就是从峭壁攀爬到顶端。

    可是这峡谷距离上方,放眼望去,恐怕足足有三四百米的距离,这样的一个距离,让他去攀爬,那还不如直接找块石头撞死,还省的轻松。

    所以手中的这一枚琥珀,可以说是他唯一能够指望的东西了。

    只不过最大的问题,那就是这一枚琥珀,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能够给他带来什么帮助?

    看着手中的琥珀,陆恒满心费解。

    拳头大小的琥珀,里面包裹着一只黑色的生物。

    像虫子,但又不像,陆恒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生物,但是直觉却告诉他,这绝对不会是一般的虫子。

    “将琥珀砸碎么?”陆恒低下头,注视着手中的琥珀,用右手揉了揉自己有些酸痛的脖子,低声自愈道。

    滴血,念咒,磕头,他能够想到的方法,基本已经都用过了,但是却毫无反应。

    不过就在陆恒刚刚说完的瞬间,手中的那琥珀突然发生了异变。

    只见那金黄色的外壳,突然开始崩裂,随后陆恒的眼睛突然睁得浑圆。

    他看见了什么?

    在动,琥珀里的那黑色虫子活过来了!

    砰!

    一声闷响,陆恒手中的琥珀突然炸开,里面的那虫子脱离琥珀之后,突然变得巨大无比,随后尖锐的口气猛然咬住陆恒的手腕。

    脑海传来一阵眩晕,身上的力气突然消失,陆恒整个人一软,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失去了意识瘫倒在地。

    不知道过了多久,陆恒悠悠醒来,月亮还在天上,不过肚子里传来的饥饿感却是让陆恒有一个猜测,可能并不是过去了一时半会,而是一天或者更久?

    同时陆恒也发现自己的变化,身上的衣服消失不见,整个人赤条条的躺在石头上面。

    看起来虽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陆恒本能的却感觉,自己好像发生了什么改变,但是却又说不上来。

    “咔嚓,咔嚓,咔嚓!”

    一阵清脆的响声响起,陆恒转过头朝着声源看去,只见一只形状怪异巨大的黑色虫子,正在他旁边撕咬着石头。

    坚硬的石头被它的口器,咬住顿时四分五裂。

    同时一看到那形状怪异的虫子,陆恒的脑袋中仿佛被打开了一道大门,无数的信息,瞬间涌入他的脑海之中。

    庞大的信息风暴涌入到脑海之中,让陆恒的脑袋疼痛无比,但他却只是闷哼了一声,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那巨大的怪异黑虫,露出欣喜若狂的神色。

    “虫族,这是虫族!”陆恒嗓子里传出嘶哑的声音。

    虫族,宇宙之中最可怕的一个种族,没有人知道这个种族是从何而来,又是如何诞生的。

    人们只知道这个种族会大片的吞噬一个个生机勃勃的星球,它们的存在就是吞噬,掠夺,进化。

    它们拥有着智慧,且没有私心,没有恐惧,超强的繁殖能力,以及环境适应能力,让它们成为宇宙中最可怕的种族。

    而现在陆恒也清楚自己究竟遭遇到什么了,自己容纳了虫族之中主宰的意识。

    现在的自己就是虫族的主宰。

    虫族与主宰,永远的紧密相连。

    只要虫族还有一只虫子,那么主宰就不会死亡。

    而虫族主宰不死,那么虫族就不会灭亡。

    这就是宇宙中最可怕的种族。

    “进化!”

    脑海中已经接收了关于虫族一切信息的陆恒,压住心中的狂喜,看着眼前黑色虫子下令。

    接收到命令,黑虫快速的朝着峡谷中央的一块空地去。

    崖下的峡谷之中,范围极大,足足有前世三四个足球场那么大,跟着黑虫跑了两三百米左右,只见黑虫突然停住脚步,随后陆恒只感觉到仿佛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体内被抽走了一样,整个人突然感觉到一阵虚弱。

    不过对此陆恒并没有太过在意,因为他清楚,这是因为自己现在拥有的能量太少,而想要黑虫进化成为虫族最开始的存在‘工蜂’是需要付出一点能量的。

    至于付出的这一点能量,等到工蜂孵化出虫后之后,很快就能够补充回来。

    黑色的虫子匍匐在地面上,随后它突然开始变化,就仿佛吃撑了一样,它的身体突然臌胀了起来,随后从锋锐的口气中,喷出黑色的虫液。

    进化成为工蜂之后在陆恒的命令下,它的整个身子蜷缩成为一团,随后变成了一个肉球。

    上面布满了粘液,看上去十分的恶心,如果是以前的陆恒,不说被恶心的呕吐,但绝对也会有一点心理阴影。

    可现在已经成为虫族主宰的陆恒却一点点不适都没有,反而对于这个虫卵感觉到无比的亲近。

    这是虫族归来的第一个基地,这也是他作为虫族主宰崛起的基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