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族碾压诸天万界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一十一章 戏码

    “弃剑另修,你的本领的确超凡了,但想要对付孟某,还远远不够。”剑一横,逼退醉心奴,眼中旁观那无数虫群,孟惊仙心中暗惊。

    难不成今日就要栽在这里了?看着那无数的虫群,还有眼前三名真武境的高手,甚至是还有可能隐藏在暗中的高手,孟惊仙心里面已经有一些着急了。

    听闻孟惊仙的话,醉心奴刚刚想要开口,便听见一道银铃般的笑声传来:“师尊的剑法果然是厉害呢,不过再厉害,跟主人为敌,也只能够劳烦师尊将自己的性命献出了。”

    在孟惊仙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神色之中,化身刀锋女王的苏馨儿自飞龙上一跃而下。

    轰隆一声,人落在地上,激荡起一阵尘埃,庞大的冲击力让地面出现无数裂痕。

    如同盔甲一样的角质层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寒芒,身后的骨翼完全张开,狰狞的骨刺来回摇曳。

    邪魅,诡异,狂放的姿态,尽管身上的气质,甚至是形态,外貌都有所改变,但孟惊仙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对方就是自己曾经那个视为己出,甚至当做女儿一样培养的弟子。

    “你……你是馨儿,你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

    饶是孟惊仙乃是真武境的强者,游历过天下见多识广,但却也没有想过苏馨儿竟然会变成这副模样,他一直以为苏馨儿应该早就已经遇害了才对。

    “不,不对,你不是馨儿!”但很快孟惊仙便压下了自己心头的震惊,瞳孔微缩沉声道。

    对于孟惊仙的话,苏馨儿只是展颜一笑:“是与不是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你插翅难逃了!”

    话语落下,手中持剑杀向孟惊仙。

    由阿巴瑟转化为的杀戮兵器,体内植入了虫族的基因,彻底将其改造成虫族,他们更加倾向于使用自己的身体去战斗。

    但如同苏馨儿还有林清,跟岳灵珊三个被转化为刀锋女王的同时,还保留了一些特性,所以对比其它而言,她们还保留着使用原本武技以及兵器的习惯,哪怕她们原本修炼功法所产生的真气,已经被虫巢强化的能量而取代了。

    “一起联手,你应当没有意见吧。”嫣然一笑,苏馨儿将目光看向一旁的醉心奴。

    “当然没有,不过我要亲手割下他的脑袋。”舌尖轻轻舔了一口脸颊上沾染的鲜血,醉心奴双手抓着镰刀,发出病态的笑声。

    高等的战力还在纠缠,双方战况胶着,不过相比于醉心奴,另一面对上北辰胤的玄霄可就要嚣张猖狂多了,看着前来助阵的林清,面色一沉玄霄枪回转沉声而喝:“谁要你们插手的,此人我会亲手杀死。”

    此番话一说出口,北辰胤不由动容:“不得不承认,你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对手,一个合格的武者!”

    身在江城下的陆恒,一直通过精神灵能观察战场,察觉到玄霄这里的动静,陆恒的嘴角不由得微微翘起,武者的荣誉丢不下的脸面吗?当真是可笑啊!

    “林清不用去管他,先帮其他人解决战斗,不用抓活的了,生死勿论!”就在林清皱眉的时候,陆恒的命令与吩咐在林清的心中响起。

    得到了陆恒的命令,看都没有看玄霄一眼,立刻转身朝着另一面陷入鏖战的易天而去。

    纵然易天是真武境的高手,但面临数个凝神境,尤其是凝神境中都算是顶尖的武者围攻,一时之间也是难分上下。

    而如同李牧跟苏白等人,则是率领虫群朝着那最后的数千残存者杀去。

    宛如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样,原本还苦苦挣扎的军队,面对如同杀戮机器一般的李牧等人,再也难以抵挡。

    瞬间的接触,随后便是溃败,死亡。

    伴随着最后一人的头颅飞起,随后被无数的迅猛兽一拥而上,三万大军至此尽数泯灭。

    而另一面有了苏馨儿等人的帮助,原本还是焦灼的战况,瞬间得到了改变。

    首先败亡的便是负责对付易天的那一众凝神境的武者,本身即便易天是真武境的高手,但人数占据优势,他们一开始还能够跟其打的不相上下,但很快等林清跟岳灵珊她们加入战局之后,这一股平衡就被瞬间打破了。

    鲜血,残肢,头颅,有人分担压力的情况下,仅仅只用了一盏茶不到的时间,易天就将眼前的一众人解决了。

    于此同时另一面,由醉心奴跟苏馨儿对付的孟惊仙也开始呈现出败势了。

    纵使苏馨儿比起真武境的强者而言还差了一些,但身为刀锋女王,承载着虫族的基因,无论是强大的恢复能力,还是精神灵能都足以让她跟真武境的高手交手了。

    如果对方不是如同孟惊仙这样的顶尖高手,而是刚刚踏入真武境的武者,陆恒相信如同苏馨儿她们这些刀锋女王都绝对会有一战之力。

    默然无言,唯有手中白玉剑,一身剑意直冲云霄,但却依旧无法改变,慢慢穷尽的真气。

    力逐渐弱,速逐渐慢,伤逐渐多。

    再次的黑白身影交错,身上再添一道伤痕。

    “痛吗?身上的伤处痛吗?但你可知道,你此时此刻的痛,却比不上我当年心中之痛的一丝一毫。”伸出舌尖,醉心奴将镰刀上的鲜血舔干净,原本俊美的面容充满了病态的笑容。

    “放心,你会是我的,生是我的,死也是我的!只要我醉心奴想要得到的,就一定要得到,得不到,那就毁灭!”猩红的眼眸,挥舞的镰刀,如同疯魔一样,醉心奴再一次杀向孟惊仙。

    远在万里之外的江城虫巢之中,靠在柔软的虫巢肉床上面,陆恒嘴角带着笑容,借助虫群的视角观察着这一出大戏:“还真是让人兴奋的戏码啊,果然跟自己特意筹备剧本不同,还是这种演员自发的戏曲更让人满意,尤其是演员的实力不差。”

    不过欣赏归欣赏,有趣归有趣,现在的陆恒可没有多大的兴趣看他们激战个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