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宠不够:青梅撩上瘾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89章 脱衣、灌药

    完全出乎时湛预料的事情出现,时间只过了一个小时,已完成居然清醒了!

    “阿湛”

    一开口才知她的嗓音嘶哑到喊话几乎听不清。

    在她背后游走的手转变方向抓住她的手掌,将她缠着左手腕的手拉开,而他像是逃离一般站起来。

    言未希在朦胧的视线中看到那抹高大而熟悉的背影,嘴唇一张一张,发出能够听到的声音,全是“阿湛”两个字。

    她心里的执念有多深?

    孤身穿越荆棘丛是为他,丢弃尊严是为他,狼狈淋雨是为他,多少次因叛逆老太太而受到体罚是为他,背弃任务也是为他!

    然而在她眼中,那个身影渐渐走远,她伸手想要拉住,可她没有力气,她张口想要喊住,可她发不出声音。

    原本以为流尽的眼泪跟水提岸崩塌一样,泪水涌现湿润脸颊,“不要,不要走。”

    他没走,不一会儿就端着一杯水重新走进房间内。

    她亲眼看到他打开一包蓝色的药,药颗粒倾斜倒入水中,如流沙一样再水中打转片刻,最后化开晕散成浅黄色。

    时湛兑了一包不知道是什么的药在水中,递到她面前,直接说:“喝下。”

    如果两人现在的关系处境不是这种,就算给她一杯毒药她也会毫不犹豫的喝下,但在这种时候,她异常敏感的抗拒。

    她很难发出声音,就不断摇头表示不愿意。

    然而时湛并没打算将就她的想法,端着水杯一步一步朝她走过去。

    言未希心里慌张的后退,她不知道水里是什么药,但直觉告诉她不能喝下。

    然而时湛并没有打断遵从她的个人意愿,还一步一步向前,坐在床边,向她递出那杯药。

    “如果你聪明一点,就喝下它。”

    “不不要。”

    时湛忽然按着她的胳膊,将她身体固定,强行要给她灌药。

    言未希神经紧绷的伸手,猛然用力将杯子往外推出去,水杯倾倒,药水几乎洒出一半。

    时湛的脸色变得很难看,眼神更加暗沉。

    “我不不喝。”言未希不断摇头,不断后退,抵住墙壁,就转而向右,差点身体向后跌倒。

    幸亏时湛眼疾手快的伸手将她抓住,拉回床上。

    他好像很嫌弃一样松开她,立马将脑袋转过去。

    言未希紧张的攥着被子,没看到他在转身后,眉宇间浮现的那抹深深地痛楚。

    就在言未希快要松口气的时候,时湛摇头将水杯里面的药喝下一大口,忽然转身,强行将她整个身体固定在床上,然后深深地吻下去。

    言未希蓦然瞪大眼睛,药水清润红唇,从舌头流入喉咙。

    她清晰地感觉到还未完全清醒的意识又在逐渐消逝,连睁开眼皮都成了一中十分费力的难事。

    “阿湛,求求你,不要”

    她艰难的伸手想要触碰到他。

    他这次没躲,而是亲眼看着言未希那只想要牵住她的手,从他手背擦过,滑落在柔软的床上,砸出一个凹陷地。

    她的眼睛,沉沉闭上。

    男人修长的手指擦过嘴角药滴,在她额头落下一个轻柔的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