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宠不够:青梅撩上瘾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88章 言未希身上的红痕

    给言未希喂下的药效不长,约莫两个小时。

    他却不知,这两年,闻老太太对言未希的身体调理多么重视,这药效怕是等不到两个小时就会在她体内消散。

    若非多日心情郁郁,且连续淋雨不知爱惜身体,她也不会晕倒在墓地外。

    时湛打电话要了一套女装,各种尺寸都回答得仔细,因为刚才的触碰足以他精确地了解到她的身体。

    手指玩转手机,目光细细的描绘床上人儿的模样,他的脸上难得浮现悠然神情。

    等崭新的衣裙到手中,感冒药剂也已经冲兑好。

    用勺子舀着喂进言未希的口中,她却很不给面子的将药都吐出来,棕色的液体从唇角滑落到脖颈,甚至滴到白色的干净浴巾上。

    没办法喂药?

    并不。

    端着药碗倾斜往自己嘴里倒了一口,低头覆在她的唇上,虽有药液渗出,但大部分的药已经灌入她的口中。

    一口一哭,重复着这个动作,他眼中的无奈全是包容。

    连生病都这么任性,昏睡了也要搞出事情,药不喝,要怎么养好身体。

    “嘟嘟嘟嘟”

    放在桌上的手机发出震动声,在安静的卧室显得无比清晰,见是r的来电,他手指在屏幕上一点,直接挂断。

    r坚持不懈的拨打着电话,惹得时湛心中不快,但最后也不耐烦的接通。

    “湛,你的时间不多了。”又学习两年的r对中文了解更加深入,连说起华语的音线都发生变化。

    “我知道!”他故意压低声线,听起来有些沉。

    r像个管事婆,处处念叨,“别怪我多嘴,你可千万忍住,不要去找她。”

    时湛好似并不领情,冷冷道了一声:“少管闲事!”

    不耐挂断电话,扯了扯衣服领口,他莫名的脾气爆炸起来。

    打开新衣裙扔在床上,时湛将言未希抱起来坐着,手指轻点便解开裹在她娇躯上的浴巾,将符合她尺寸的衣裙给她画上,动作轻柔得根本不想只懂暴力的时湛。

    今年流行的新款,腰部往上一点有一片菱形的镂空状,刚好露出小面积的肌肤,修身的衣裙将人妙曼的身形衬托得更加完美。

    手指在裸露的肌肤外摩挲,极其精准的视线捕捉到不寻常的地方。

    他微眯眼,意外的看见背后往下一点的位置,有许多不明显的红痕,若不仔细看,一定发现不了。

    原本舒展的眉头又凝聚成峰,手指在肌肤上感受那些痕迹,常年在受伤的他怎么会不知道那是伤口留下的疤痕。

    尽管浅到几乎看不见,但他无比肯定,她曾受过伤,且这些细入丝线的红痕蜿蜒向上,被衣裙遮挡的地方肯定还有!

    利索的将穿好的衣裙拉链解开,让她整个背部裸露在外,果然发现背后有着这样的痕迹,而且数量不少!

    他的手指按在她的背部,眼神专注的盯着这些痕迹。

    忽然,感觉到一只微凉的手向后恰好抓住了他垂在床上的手腕,抓得挺紧。

    那原本应该昏睡的人儿,眼睛逐渐打开一条缝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