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宠不够:青梅撩上瘾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84章 墓地中遇到时湛

    姓时时落霜。

    言未希误打误撞找到了白湛的母亲,然而在她面前的,是一座清冷寂寥的坟墓。

    好像,已经很久没有人来。

    这些墓地年代已久,扫墓人推了推老花眼镜,哑着嗓子问:“小姑娘,你要找的是不是这人?”

    “我我能去看看吗?”她内心已经慌乱。

    扫墓人和蔼的笑,“当然可以。”

    言未希跟随扫墓人走进墓园,扫墓人很随和,也很健谈,“这里的人呐都摆脱了俗世苦难,但他们常年在这里多么孤寂,有亲人肯找来,也是好的。”

    言未希面对这样的一个老人,几乎忘记自己的任务。

    而且现在还有另外一件牵引她心的事。

    “最近多雨,眼看这天乌黑黑的,怕是大雨将至,咱们走快些吧,赶紧去认人吧。”

    墓碑上都刻了死者名字和立碑人的名字,头顶乌云压过来时,言未希终于在扫墓人的带领下找到那块墓碑。

    时落霜之墓。

    立碑者姓名:时湛。

    言未希深吸一紧,此刻没有任何疑惑的肯定这是时湛母亲的坟墓。

    他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谈起父母,曾经幼稚的她根本无心探查这些,如今误打误撞寻找到的却是坟墓。

    “言小姐,你要找的是这个女士吗?”

    “是我想知道,这已经立了多少年?”

    “死者逝世已有十年以上。”

    头顶有小颗的雨滴砸下来,言未希清楚听到自己牙齿打颤的声音,每次下雨,于她而言都会发生不好的事。

    “言小姐既然已经找到墓碑,先回去避避雨吧。”

    “我想将那束花送来。”

    扫墓人看惯了世人的悲伤,只能安慰一句:“死者已矣,唉。”

    言未希向扫墓人借了伞,左手捧着一束素净的白菊花,撑伞走进淋漓的雨中。

    很奇怪,当你坚定一心去做某件事情的时候,那便什么都不怕。

    就好像她孤零零一个人走在阴气重重的墓园,也坦然自若,目的地只有一个。

    下大的雨如同形成一道又一道重叠紧密的雨帘,当她凭借记忆寻找到时落霜墓地时,发现墓地上忽然多出一捧鲜艳的红玫瑰。

    她惊奇的瞪大眼,谁会赠予故者一束鲜艳的红玫瑰。

    记得言家那个单独修建的玫瑰园,是母亲闻钰最喜欢的。

    在记忆中,她向父亲寻问为什么要种这么多玫瑰?父亲说那是为母亲所种。于是她又跑去向母亲要答案,母亲说那是她最喜欢的花,还有她最好的朋友,也喜欢。

    时落霜,也喜欢玫瑰花。

    是谁来了!

    在这短短十分钟之内,是谁来见祭奠过时落霜?

    她扭头往后看,犀利的捕捉到一摸缥缈黑影出现又隐没。

    “阿湛”

    再也不敢有丝毫犹豫,撑着雨伞往前跑,雨伞逆风受阻,便弃了雨伞追出去。

    扫墓人刚穿上雨衣准备出门收点东西,就见那道白色倩影匆匆跑过,“哎哎哎,言小姐,发生什么事了?”

    “大叔,出口,出口在哪儿?”

    “那边。”

    她提着素白的裙子继续跑,昨夜狼狈淋雨却追不上的场景在脑海中闪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