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宠不够:青梅撩上瘾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74章 因为,我不是时湛

    “阿湛,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

    言未希紧紧的将他抱住,脑袋蹭蹭蹭上他的胸。

    或许醉酒是好的,这样她就感觉不到此刻对方那僵硬的身躯。

    言未希又是哭又是笑的,醉醺醺的她不知道怎么去表达自己内心的欢喜,蹭着蹭着脸蛋就皱起痕迹,“呕”

    身子歪到旁边,再也憋不住将那些喝进肚子里的酒全部吐出来,连站起来找厕所的力气都没有。

    时湛眉头紧锁,看她难受的模样,竟冷冷站在一旁,等她吐完了,还是冷眼旁观。

    她不时抬头瞥旁边的人影,那只手一直拽着他的一根手指头,好像这样做就能将他束缚在身边,再也跑不掉一样。一会儿又开始摇头,“不对,一定是我喝醉了,才产生幻觉。”

    “你觉得这是幻觉?”

    清冷孤傲的声音如此清晰,刺激着言未希的大脑神思。

    她扬头,咬牙,还是难以置信,“你是阿湛吗?”

    “你觉得是,便是,你觉得不是,便不是。”

    “不能这样随便。”

    “嗯?”

    “你比阿湛高就一点点!”

    “”

    “你比阿湛看起来要要气场不同!”她的舌头差点打结。

    刚才要说的那句话分明就是“要气场强大一些”,可她本意不愿意承认“别人”会比她喜欢的阿湛好。

    “那我不是他。”

    “不对不对!你为什么不是!为什么为什么不是!”她好像被那句话刺激到,一下子变得有些暴躁。

    可那人却不骄不躁,顺着她的话又说:“那我是他。”

    “那你恨我吗?”天知道她问出这句话需要多大的勇气,大概是借着酒精麻痹神经的时间壮胆,才问得如此直接。

    那人倒是立即反问:“你认为我应该恨你?”

    由始至终,不管她怎么心情激动,对方都没有表露出除了冷漠以外的任何一种表情。

    她低头看着交握的双手。

    或许不该说时交握,分明就是她强行拽着人家,对面没有任何留恋,一丝情意都找不到。

    大概是觉得自己此刻太狼狈,言未希微微松开手,那人的手指便划过她的手心,远远离开

    “不是想喝酒?”又是一杯酒递到面前,是那双曾经抱过她的,沉稳有力的大手递过来的。

    这次她望了他一眼,见对面神情一层不变的冷漠,竟然毫不推辞的接过酒杯往嘴里灌。

    递过来的第一杯酒很酸,第二杯酒很甜,第三杯酒很苦,第四杯酒狠辣,她喝完就忍不住想吐,手掌捂着嘴,再难受也往自己里面咽。

    难受又委屈,眼角又开始涌现珠光闪闪的泪花。

    饮下第五杯之后,那人终于不再递酒杯了。

    她却不依不饶,将还没开动的酒杯端起来,一仰头就要往嘴里灌,那只送酒的手却阻止了她的行为。

    “傻。”

    又骂她!

    这次不但骂她,还霸道的将她手中的酒抢走,专门抢她嘴边的肉!

    她不甘心的又从桌子上拿了一杯酒。

    “你干什么抢我的!”

    “因为,我不是时湛。”

    “啪”这次酒杯摔地竟然随声裂开一条无法接缝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