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宠不够:青梅撩上瘾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46章 她早就知道未婚夫是时湛

    没有太多时间给她耽搁,她用被子将自己裹着,心一横,将绳子绑在屋子里,自己顺着墙壁爬下去,下面多有空,她并不知晓,用竿子试探,刚好能到底部。

    跳下去的时候,脑袋完全钻进被子里,听到四周响起的撕拉声。

    如果是肌肤被荆棘刮伤,简直不敢相信会有多疼。

    拉开一丝小缝隙,只能借助手机的手电筒光亮在荆棘丛里寻找,杂草丛生的地方,想要找到一条项链跟大海捞针一样困难。

    而且她裹着厚重的被子也很难在荆棘丛里穿梭。

    每走一步,被子就会被撕裂。

    怎么都找不到,如果东西掉进下面,她伸手在地上去翻。

    “嘶”手背刮出一条血痕。

    她没有想过退缩,她一定要将东西找回来!

    “到底在哪儿”

    被打的时候她没哭,被骂的时候她没哭,这会儿找不着项链,跟挖她心一样难受。

    从她知事后一直戴着项链,原本以为是长辈给她的礼物,直到妈咪试图用未婚夫当借口阻止她和时湛在一起的时候才知晓,原来这是“白湛”送给她的信物。

    那时她甚至想过要扔掉,可很快发现时湛与白家之间的联系,并且得知母亲好友时落霜的全名。

    虽然一直以来没有人正面解答她的疑惑,可她又不是傻子,那么明显的一些事情,答案早就在心里明了

    被子撕破了,她就用手去拉住那些荆棘,小心翼翼的拨开,身体还是无可避免的被刮伤。

    不能喊疼!

    言未希将手电筒从左到右照射,她睁大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看漏了某一点。

    眼前忽然闪过一缕折射的光

    她抬头看见,一条银色的链子挂在荆棘枝丫上!

    太好了!

    用被子裹住手,伸出去想要抓住,发现差了一段距离。

    她欣然向前,没看清脚下,一脚踩空往下掉。

    被子裹紧被压在荆棘丛中,等她努力地爬上去站稳,刚才还看见的项链已经不见了踪影。

    她一下子就慌了!

    “到底去哪儿了”

    手机手电筒的灯光灭了又打开,灭了又打开,她开始重复的念着,“阿湛,对不起”

    用手在扒开荆棘,去抓开地上肮脏的杂草,看不清楚的地方就用手去摸去抓,一次又一次被扎上,手心手背糊满了血。

    很疼的,真的很疼的,可即便是刮破流血也没有让她退缩。

    “项链,不能丢的”

    因为不熟悉地形,再次踢到土地坎上,膝盖受伤。

    庆幸的是,在这个视角,她终于又看见项链的链子!

    但在密集的荆棘丛中,可以平安穿过去的几率为0

    无法拨开那密集的荆棘,裹着被子也无法穿过去,她只能伸出没有任何保护的手,扎进那满是刺的地方。

    尖锐的刺头扎进她的手背,划开她的血管,鲜红的血不断往外流。

    她仍是咬牙,义无反顾的伸手向前。

    终于摸到了链子!

    那一刻她觉得,就算是把自己弄得伤痕累累也值得。

    在她几乎喜极而泣的时候,头顶一道强烈的光线照射下来。

    “言未希,你倒是胆子大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