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宠不够:青梅撩上瘾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07章 时湛,我喜欢欧阳槿

    “小兔子,你让开,我怕误伤。”时湛眉头皱得很紧,对她保护欧阳槿的姿势,很!不!满!

    可言未希这次选择跟他作对,“欧阳槿是我朋友,你要跟他打架,我不允许。”

    “你是脑子进水吗?他明显对你图谋不轨,朋友都是鬼扯!”有两只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欧阳槿对言未希感情不同吧。

    他要是放任他俩作朋友,那真是脑子进水。

    言未希不认同他的话,还在反驳的同时踩他一脚,“什么图谋不轨,都是你自己自大自私才这么认为吧。”

    时湛将她排开的手臂抓住,往下一压,咬了咬牙,“小兔子,你非要这时候跟我闹?”

    “我在就事论事,明明是你一根筋,只知道用蛮力。”言未希不给面子的甩开他的手。

    这一举动激怒了时湛,时湛大声朝她一吼,“你在指责我的错?”

    “对!”言未希捂着耳朵,嫌弃似的往后退了两步,与欧阳槿并位同站。

    “你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要跟我作对?”

    “他不是无关紧要的人,他是我朋友!”言未希坚持这样说。

    时湛举起手,从来没有人敢这么跟他对峙还安然无恙的。

    唯独这个他宠爱的女孩,他下不了手,只能动口。

    “他问你喜不喜欢他,这意思你还不明白?”

    “这和交朋友有什么必然联系吗?”

    “你又不喜欢他,交什么鬼朋友!”

    “谁说我不喜欢了!”

    这句话仿佛让整个世界都变得安静。

    三个人的位置仿佛形成一个三角,两两一条线,互相牵连,却都无法在一起。

    “你喜欢他?你有胆子再说一遍?”时湛拽起她的手,将她扯到跟前。

    言未希同样望着他,表情倔强,嘴唇张了又合却说不出口。

    时湛越发用力,手劲越大,伤口裂开越严重,白纱布几乎全被染成血色。

    鲜血刺眼。

    欧阳槿不知死活的想要将她和时湛分开,“时湛,你没看见她很难受吗!你别伤害她!”

    时湛仿佛没有听见,只专注的盯着言未希,威胁道:“小兔子,现在认错还来得及。”

    她咬着嘴唇将头撇开,意外看见远处有人盯着这个方向。

    该死的闻家。

    “我说的就是事实。”她再次将毫无畏惧的目光与他的视线对上。

    “你自大狂妄不讲理,**独裁又霸道,没有同情心怜爱心,不温柔不体贴,做事我行我素强行要求别人按照你的意愿去做。”

    他不可置否一声轻呵,反讥讽,“你倒是了解我!”

    “可欧阳槿跟你不一样!他勤奋上进,懂得尊重别人。”

    “所以你移情别恋喜欢上他?”

    “我根本就没有喜欢过你,哪里来的移情别恋。”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一句话,仿佛用尽了力气,“一切都是,你的自以为是而已!”

    “咚!”

    他重重一拳挥出去

    “啊!”

    言未希锁骨出遭受重重一击。

    时湛咬牙切齿,脸上布满阴霾。

    “言未希,你有种!居然躲开!”

    手指骨节捏的“咯咯”作响。

    她以为他会伤害她,所以躲开,反倒受了一拳,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