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宠不够:青梅撩上瘾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92章 南妈说:白湛肩头有伤疤

    言未希欣喜的问道:“那南妈你一定知道白湛是谁了?”

    南管家低头轻轻摇头,“不不,我不知道。”

    表现得这么明显的失态,怎么可能不知道。

    言未希假装不知道,抓着南管家的手轻轻摇摇,“南妈,你就告诉我吧,我莫名其妙跑出一个未婚夫,我都害怕死了。”

    明明三年前就闻钰就说过未婚夫的存在,但好像南妈并不知情,好奇怪。

    南管家从不怀疑言未希是在套她的话,连忙轻拍她的背安抚道:“小姐别害怕”

    南管家只记得,十二年前自己接的那个代表绝路的电话

    从此以后再也没有见过闻钰的好友时落霜,再也没又得到过时落霜与她儿子白湛的消息。

    当年电话里传来的那个声音给她留下的心理阴影实在是太大。

    这么多年来,南管家每每听到刺耳的车声,都会忍不住哆嗦。

    南管家反问:“小姐的未婚夫出现了吗?”

    言未希摇头。

    闻钰找到时湛的事情,并且知晓时湛真实身份的人,不超过五个,南管家也不知情。

    言未希压根就不知道当年发生的意外,现在也不能确定自己未婚夫是谁,闻钰在强行阻止她和时湛来往,又重提白湛,所以她不得寻找答案。

    言未希继续追问:“南妈,你之前说知道,可后来又说不知道,我都快被绕晕了,你就告诉我你知道的好不好?”

    南管家脸上浮现出为难之色,可最后也经不住言未希睁着那大眼睛露出可怜巴巴的眼神哀求,只得说:“小姐的未婚夫是夫人在你小时候就订下的,那时候夫人的好友带着儿子来拜访,你们特别投缘,即时是相处几天,感情也好得很。”

    南管家对当初的事情记忆深刻,因为那场可怕的意外,仿佛将那段时间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定格在南管家的记忆中,恐怖的、美好的,全都记得清清楚楚。

    言未希听得很认真。

    南管家说:“那个湛少爷当时十分喜欢小姐,记得当时小姐还扑进南妈怀里告状,说湛少爷咬了你”

    南管家说到这里忽然不好意思讲下去。

    当初小孩玩闹不在意,可如今都长大了,说出来恐怕不好意思。

    但言未希偏偏就是想知道当初的所有事情,南管家欲言又止,她就越是好奇得想要追问到底,“咬了我?他咬我干什么?”

    “也不是咬,就是小孩子玩亲亲”

    “”言未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该死的,这样的未婚夫,妈咪居然会喜欢!”

    玩玩亲亲她曾经被一个小屁孩占过便宜?靠!欺负她小时候没有反抗的能力吗?

    看言未希的表情,是对那个未婚夫十分抗拒。

    南管家对当年的小男孩也是喜欢得很,可舍不得让小姐误会,连忙提起另一件事情补救,“小姐别误会,湛少爷对小姐很好的,甚至在危险的时候不顾自己安危都要救小姐,在肩头留下眼中的伤疤,也是可怜。”

    言未希一愣,“等等南妈你说,肩头留下疤痕?”